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侍候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一早起床,天气晴朗,空气清新,谢夺石也心旷神怡,笑眯眯地看着姚蜜等人。虽然这三个小厨娘穿了一样的衣裳,俱是红裙绿衣,但还是瞧出不同来了。

    姚蜜身段窈窕,肌肤雪白,两道弯眉,水汪汪的双眼分外勾人。史绣儿身段略高挑,腰细腿长,鼻子挺翘,很是秀气惹人。范晴身段不胖不瘦,双颊略丰,看着娇憨,樱红的小嘴粉嘟嘟的非常诱人。

    谢夺石情不自禁开始感叹,想他年轻那会儿,大魏国和大金国还没有正式开战,那会儿的女子可金贵着,像这三个小厨娘这般模样的,定然早早就被人定下当媳妇了,哪儿还会沦落到避入将军府当丫头?

    姚蜜等人折腾了大半夜,临近天亮才睡着,没睡多久就起床梳洗,由人领到谢夺石的房里,这会儿见谢夺石笑着打量她们,忙福了福,道:“见过老将军!”

    谢夺石摆摆手道:“不用多礼,都坐下吧!”哈,三个小厨娘还没过门,便先到我房里尽孙媳妇的本分,不错不错!

    姚蜜等人在家时原本就是大小姐出身,到将军府不过几天,还没适应奴婢的生活,心里眼里也没把自己当奴婢,一听谢夺石让她们坐下,都笑着道谢,并排在椅子上坐下了。一时还拿眼打量谢夺石,见谢夺石眼角虽有皱纹,但眉毛飞扬,双眼有神,看着一点老态也没有,不由得互相递眼色:瞧,咱们家老爷子神采奕奕,多英武啊!

    昨晚上只匆匆见了一面,看得不清楚,这会儿阳光初绽,她们三人六只眼睛看了再看,都不得不承认,略过谢夺石的年岁不提,他分明就是一个魅力犹存的男子汉。

    “上茶!”谢夺石见姚蜜等人乖乖坐着陪他说话,一时笑容满面,扬声让人上茶。见得一个婆子端了一杯茶上来,放在他的几案前就要退下去,不由得诧异,指指姚蜜等人道,“怎么不给她们上茶?”

    婆子姓孟,也是孟婉琴带来的人。她在外面候了半天了,见姚蜜等人只顾着和谢夺石坐着说话,地也不扫,茶也不倒,帘也不揭,半点丫头的自觉性也没有,胸口早生了闷气。听得谢夺石要茶,她忙端了进来,眼尾扫了一眼姚蜜等人,见她们一副小姐样,端坐着不动,不由得生了气。这是来当丫头服侍人呢,还是来当小姐等别人侍候的啊?

    孟婆子胸头的一口闷气还没吁出,却听谢夺石吩咐她给姚蜜等人上茶,一时差点吐血。好啊,当真是来当小姐,不是来当丫头的。她斜了一眼姚蜜等人,小小的三角眼如尖刀,狠狠地刺向三人,想引起她们的自觉性。谁知她刺了好几眼,那三人依然四平八稳地端坐着,这下她再也忍不住了,出声提醒谢夺石道:“老将军,这三个小厨娘可是丫头,哪有丫头和主人一起端坐着,等人上茶的?”

    三人听得孟婆子的话,这才记起她们现下还不是将军老夫人,这般大模大样地坐着,确实于礼不合,忙都站了起来。姚蜜赔笑道:“老将军,我们这是第一次当丫头,没有经验,等习惯了就好了。要不,我先给您捶捶背?”说着捋起袖子上前,在后面寻了一个美人锤,往谢夺石的肩膀上卖力地捶打着。

    史绣儿也赶紧赔笑道:“老将军有什么要我们张罗的,尽管吩咐。要不,再喝杯茶?”说着吩咐孟婆子道,“再给老爷……嗯,再给老将军上一杯茶。”咳咳,差点亲密地喊成老爷子了。

    孟婆子一听史绣儿的话,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使唤谁呢,使唤谁呢?不过一个小丫头,怎么一副当家主母的做派?猪油蒙心了?

    史绣儿见孟婆子戳着不动,还没意识过来有什么不对,只诧异道:“怎么还不去?”

    孟婆子悲愤了,看向谢夺石。老将军哪,您得为老奴做主啊!老奴随孟夫人进府后就一直兢兢业业地服侍着您,不敢出半分差错,没有功劳也有苦功。现下突然冒出来一个小丫头,居然就要压在老奴的头上了。这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寒了全府老奴的心?

    谢夺石见史绣儿吩咐了孟婆子,孟婆子却看向自己,他也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只扬扬手道:“把前儿罗府送来的好茶沏了,也给姚蜜她们三人各来一杯。”说着询问姚蜜的爱好,笑道,“喜欢什么糕点?也一并吩咐下去。”

    姚蜜马上道:“我要吃绿豆糕、芙蓉糕,还有……”

    孟婆子差点呸出来,待要再提醒谢夺石几句,却见他疑惑地看了看自己,一副“你怎么还不去沏茶”的模样,无奈之下只得走到门口,吩咐一个小丫头去沏茶。

    范晴见姚蜜和史绣儿如此殷勤,怕自己落后了,忙四下张望,寻了一把扇子,走到旁边给谢夺石扇风,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将军,还凉爽吧?”

    果然,有孙媳妇跟没有孙媳妇,这日子完全是两样的。谢夺石指示姚蜜捶左肩,伸手接过史绣儿端过来的茶,在范晴扇来的习习凉风中,舒服地眯了眯眼,感叹道:“自打阿云不在,就没人给我捶过背了。”

    孟婆子吩咐完丫头,回过身来,刚好听见谢夺石的话,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老将军啊,您这样说太不厚道了。您想要人捶背,吩咐一声就得了,何用这般感叹?不知道的,还以为将军府没人服侍您了。

    姚蜜一听谢夺石感叹,便更加卖力地捶打起来。只是她做惯了娇贵小姐,先前虽也帮家里的长辈捶过背,不过只是象征性地捶捶,哪里像现在这样真刀实枪、真用力用心地捶?所以,不一会儿,就累得俏脸霞红,微微喘气。

    谢夺石呷完茶,一放下茶杯就听得身后的呼吸声不对,转头一瞧,不由得笑道:“好啦,不用捶了,看你小脸都红了。过来坐下。”

    “好累啊!”姚蜜马上撒娇道,并且不顾孟婆子的眼色,一屁股坐到谢夺石旁边,还一边伸了手掌给谢夺石看,嘟嘴道,“老将军瞧瞧,虎口都红了,好像还脱皮了。”

    史绣儿一听,马上朝姚蜜递眼色。好样的,干得好!打蛇要随棍上,撒娇也得撒对时机。

    姚蜜这么一撒娇,谢夺石不由得恍神了。谢云小的时候,每回帮他捶背,不过捶几下就累了,也是这般撒娇说话。自己每回都搂了她坐到膝盖上,帮她吹着手指,说道吹吹就好了。现下……

    谢夺石走了神,一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轻轻牵了姚蜜的手,噘起嘴在她的虎口处吹了吹,温柔道:“吹吹就好了!”

    孟婆子看到谢夺石给姚蜜吹手,一对老硬腿差点软掉了,心肝直跳。老天爷啊,这三个是妖精吗?一来就迷得老将军晕乎乎的。她抹抹眼,再抹抹眼,好一会儿才确认,自己崇拜万分的老将军,真的在帮那小妖精吹手。我得告诉孟夫人去,不能让将军府乱了套。孟婆子老眼充血,正想往外跑,一回头,却见谢腾三兄弟站在门槛外。

    谢腾被一个茶壶嘴扰乱了心思,一晚上没睡好。一早起来,用完早饭就匆匆朝谢夺石这边赶来。走到半路,遇见谢胜和谢腩,见他两个在笑,只是那笑一看就不怀好意,于是,没好气地道:“白长了个好模样,一笑就出卖了你们。傻气!”

    大哥这是?谢胜一怔,马上会意,这是欲求不满了。昨夜里他在书房没成事,后来在茅房那污臭的地方,估计也没办成。这火气旺啊!

    谢腩却不怕死,上去拍拍谢腾的肩膀道:“大哥昨晚没睡好吗?那茶壶嘴不好使?说实在的,茶壶嘴再如何,也比不上佳人玉手啊!”

    “胡说什么?”谢腾手一伸,就想抓住谢腩给他来个过肩摔。谢腩这回避得快,一拍完便立马后退几步,嬉笑道:“我听得那三位小厨娘一早就到祖父房里伺候了,且过去看看她们怎么个伺候法?”

    三人说话间,已经到了谢夺石的院落,进了院子,便听得屋里有说笑声。三两步就到了房门外,还没跨进去,就看见这么一幅场景:谢夺石爱怜地牵了姚蜜的小手,轻轻吹着气。姚蜜俏脸酡红,含情脉脉,娇娇地看着谢夺石;史绣儿则在旁边吹着茶,似乎想端了茶去喂谢夺石;范晴正执了扇子帮谢夺石扇着,殷勤万分。

    谢夺石听得声响,抬头见是谢腾等人来了,不由得一挑眉道:“怎么不进来?”真是的,三个孙媳妇这么机灵讨喜,偏生这三个小子一副愣模样。唉,这三个傻小子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开窍,让我抱上曾孙啊?看来我得给他们制造机会才行。

    谢腾一看房里的场景,正待说话,却听得谢夺石道:“腾儿过来,姚蜜的手破皮了,你帮她吹吹。”

    “不用啦!”姚蜜甜丝丝地看了一眼谢夺石。老将军,咱们还没成亲呢!这么快便叫孙儿上来伺候多不好意思啊!

    谢腾见了姚蜜看向谢夺石的眼神,胸间一口郁气翻滚而上,冷冷地瞪了姚蜜一眼,然后把气撒在孟婆子身上,哼道:“我们来半天了,怎么还不沏茶上来?”

    孟婆子心里嘀咕着:原来我就是一个沏茶的。

    孟婆子还没下去,管家已笑着进来了,禀道:“老将军,将军,罗府的罗二爷来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