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茅房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茅房门外头守着两个小厨娘,而谢胜和谢腩也在附近,若是让这个小厨娘叫出声来,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想到这里,谢腾便一跃下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捂住姚蜜的嘴。

    姚蜜一对上谢腾的眼睛,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她到底是有多么倒霉,才会在同一个晚上出来洗个脸就被吓昏,出来撒泡尿就碰上一个偷窥狂!

    其实这事也怪不得谢腾,他跟随祖父和父亲在外行军打仗多年,吃饭睡觉上厕所等事,都是就近解决的,怎么快速、怎么方便怎么来。待得回京,他们大多数时候也还像从前行军时那样,一内急便就近解决,之前也没出过事,想不到这么一个晚上,便碰上姚蜜两次,而且还两次都这样倒霉。

    姚蜜惊吓之余还未来得及尖叫出来,已被谢腾捂住嘴巴。她反应也算快的,双手往腰上紧紧一抓,已把腰带并裙角衬裤等抓在手里,不让它们滑下膝盖。此刻,她杀人的心都有了。还让不让人活了?连上个茅房都能出事啊!

    史绣儿和范晴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见姚蜜进了茅房之后,便悄无声息的,不由得奇怪,于是扬声问道:“姚蜜,你好了没有?怎么这么久啊?”

    糟糕,如果这个小厨娘不答话,另外两个必定要冲进来查看。谢腾心念急转,已张开手指缝,打算一有不对,手指一拢,便捂实姚蜜的嘴。

    姚蜜那声尖叫被扼杀在喉咙里,待得看清捂她嘴巴的是谢腾,才没有那么惊惶。这个未来的孙儿一晚上被她迷倒三次,最后如果不是她自己失手砸昏了自己,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所以,并没有什么好怕的。但……但是这样子要是教史绣儿和范晴瞧见了,总是……

    先前在书房那样干净、文雅的地方,生个误会倒容易解释,可现下在这污臭的茅房,自己衣带松、裙角翻、衬裤半褪,和谢腾这般挨在一处,就算亲密如史绣儿和范晴,也不能教她们看到了。

    姚蜜一待谢腾张开手指缝,马上对史绣儿和范晴应道:“就好了,马上出来。”

    史绣儿和范晴听得姚蜜应了她们,便不以为意,只笑道:“快些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里面睡着了呢!”

    “系衣带呢!”姚蜜一边应声,一边瞪着谢腾。放开啊!再不放开,我就要喷迷香了。

    别喷别喷,这可是茅房,晕倒在这儿可不是好玩的。谢腾慢慢移开手掌。姚蜜热烫的呼吸吹拂在他的掌间,手掌很快一片湿润。他只觉指腹间湿湿黏黏的。所谓十指连心,这会儿,他感觉自己的心窝处好像也湿湿黏黏的,就像小时候手指粘上了麦芽糖,又腻又甜,总之,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姚蜜待谢腾的手掌松开,这才暗吁一口气,只狠瞪着他。喂,还不走?你不走我怎么系腰带,穿好衬裤?姚蜜心里急,其实更内急,但这会儿怎么敢在这儿脱衬裤撒尿?

    话说谢腾也急。门边站着两个小厨娘,他不能从门那里走。偏这茅房的透气窗又极小,从窗口出去也不行。从屋顶揭瓦出去又怕闹出声响,造成更不好的影响。

    谢腾这么一耽搁,谢胜和谢腩却寻来了。他们见茅房外站着史绣儿和范晴,便很友好地问道:“啊,你们都来上茅房啊?”

    女孩子上茅房是你们能问的吗?史绣儿和范晴脸一红,闭紧嘴不答话。这两人以后虽会成为她们的孙儿,但这么高这么大的孙儿问这些话,总是有点别扭的。

    谢胜见她们不答,轻咳一声,指指旁边的茅房问道:“里面没人吧?”意思是,另外的小厨娘是在你们守着的茅房内,没有进旁边这间吧?要是没有,咱们就要进去检查一下,看看大哥在不在了。

    史绣儿和范晴听得谢胜询问,不由得暗翻白眼。我们又不是看守茅房的婆子,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呢?不过呢,深更半夜的,里面怎么会有人呢?如果有人,总该有个声响吧,听着静悄悄的,就知道没人了,还问?

    “如果没人,我们就进去了!”谢胜和谢腩见史绣儿和范晴依然不答,不由得摸摸头。这是怎么啦?咱们好声好气的,又没得罪她们,她们怎么冷着个脸呢?

    谢胜和谢腩这两个可怜的娃,跟谢腾一样,小小少年就随父出征,在边关长大,跟女孩子接触不多,回京后又装酷不理人,身边连个丫头也没有,如何知道女孩子会有这么细腻的心思和敏感的想法?所以,一时得罪了人也不知道,还疑惑地瞧瞧史绣儿和范晴,然后推开茅房门,呼的一声,两人就进去了。

    听得谢胜和谢腩的说话声,谢腾的手心直冒汗。这两个兄弟从小跟他一起长大,身手虽不如他,耳力可不差。这要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喊他一声,让另外两个厨娘听见了,那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姚蜜本来打算随便系一把腰带就走人的,反正夜深人静,外面只有史绣儿和范晴,也不怕被别人看到她衣衫不整、衬裤半褪的模样。不想还没系好,就听到谢胜和谢腩的声音,这下不由得暗暗叫苦。天哪,有完没完,这三兄弟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啊!

    谢腾东张西望,寻思着从哪里溜走。姚蜜趁他别过头,手忙脚乱地将腰带系好。没法子,她得忍着内急赶紧溜走,要不,让谢胜和谢腩见到她和谢腾衣衫不整地待在茅房里的样子,传到谢夺石耳里,她就当不成将军老夫人了。

    茅房虽打扫得干净,仍然有一股骚臭味,待得久了,姚蜜就有些受不住,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史绣儿和范晴听得姚蜜的声响,不由得催道:“姚蜜,你到底好了没有?天也不早了,快走吧!”

    “要不,你们先走一步,我随后就来。”姚蜜胡乱地系好腰带,听得史绣儿想要推门瞧她,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别进来,我就好了!”

    史绣儿本来就聪慧,听得姚蜜的声调不对,马上疑心大起。咦?我说姚蜜内急进茅房,怎么半天还没动静呢,敢情是……虽则现下战争结束,天下太平了。但听闻大金国那边常派高手潜入京,想刺杀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谢家祖孙。说书的常会讲到,刺客爱埋伏在茅房,趁人上茅房时,把人挟持了,逼对方带路,摸至主人的房间,一击得手。难道这是……这是真的……

    范晴也看出了史绣儿的神色不对,再一联想,也变了脸色。呜呜,姚蜜肯定被刺客给挟持了。要不,进了茅房半天,怎么一点声响都没有?还不让我们进去。

    谢胜和谢腩见茅房内无人,马上就出来了。一出来,就见史绣儿一面冲他们指了指茅房内,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一面道:“姚蜜,你还好吧?”

    谢胜看她的动作和话语,也起了疑心。另一位厨娘在茅房内被人挟持了?谁这么大胆?找死吗?

    没等史绣儿和范晴再说话,谢胜已朝谢腩比了个手势,示意待贼人出来了,马上包抄救人。一面又朝史绣儿和范晴比画,让她们快走,他自己则一转身便进了另一边的茅房。两间茅房之间只有一墙之隔,近屋顶处有一条大缝,只要悄悄贴着墙爬上去,往缝里一张望,另一间茅房的动静就能一清二楚了。

    谢腩明白了谢胜的意思,故意道:“二哥,天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没准儿大哥早就回房了,亏我们四处找呢。”说着故意走远了几步,然后又悄无声息地走回来,躲在茅房边,顺手接过史绣儿手里的铜盆,做了个随时救人的姿势,打算等贼人出来,他就一铜盆罩到对方的头上,蒙住对方的视线,从对方手中毫发无伤地救出姚蜜。

    史绣儿会意,扬声道:“姚蜜,这儿味道不好,我们到井边等你。”

    “嗯!”姚蜜暗松一口气,听着史绣儿和范晴的声音走远了,下巴朝谢腾歪了歪,示意道:快走啊!

    谢腾却侧耳听了听,听得茅房外有呼吸声,哪儿肯出去?只示意姚蜜先走。

    姚蜜一张俏脸憋得红透了。心下咆哮道:老娘一泡尿憋了半晚,快憋死了,不解决怎么走?

    这会儿,谢胜已屏着呼吸爬上了石墙,往墙缝里一瞧,差点叫出声来。天哪,是大哥在里面。在茅房中偷情,亏大哥想得出来。于是,他悄无声息地爬了下来,出了茅房,贴到谢腩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谢腩待要笑,又忍住了。

    两人悄悄撤走,走到不远处见着史绣儿和范晴,淡淡地道:“里面就姚小姐一个人在,并没外人。想来姚小姐是坏肚子了,你们再等一会儿吧!”

    谢腾终于听得外面没了动静,便轻轻推开门,飞一般跑掉了。姚蜜紧紧关了茅房门,再三检查周围,确认没了动静,这才解了腰带,痛快淋漓了一回。

    谢腾悄悄回了房,看看天也不早了,便打了一盆水洗脸。一低头,怀里有一件东西硌着胸口,掏出来一看,却是那断掉的茶壶嘴。借着酒意,他随手把茶壶嘴含到嘴里,叼着茶壶嘴洗了脸,脱了外衣,准备上床睡觉。忽然一下子又郁闷了。咦?我叼着这茶壶嘴做什么?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