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凶残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在人们的想象中,武将都是五大三粗的人物。但谢家上至谢老将军谢夺石,下至谢腾等人,却俱是长身玉立、双眉如柳、眼角含春的俊俏儿郎。

    谢夺石年轻时一副好相貌,娶的也是京城世家的美貌小姐,夫妻恩爱,在京城被传为佳话。两个儿子及女儿谢云,也承继了他们夫妻的好相貌,儿子俊俏,女儿貌美。不想一战下来,两个儿子和女儿俱没了。现下看着相貌酷似儿子的三个孙儿,老人家心头自是沉重。

    因这晚天气闷热,谢夺石睡得不稳,听得谢腩的喊声,翻身而起,扬声道:“是阿腩吗?进来吧!”

    “祖父,大喜事啦!”谢腩贼头贼脑地溜进谢夺石的房里,随手掌起灯,笑嘻嘻地道,“大哥在书房搞一个新来的小厨娘,他们……”

    “你说什么?”谢夺石惊喜道。

    谢腩赶紧把事情的经过添枝加叶地描绘了一遍。照他的描述,就是谢腾见姚蜜样子有几分像谢云,把持不住,连夜带到书房,两人你恩我爱,亲热起来了。

    谢家现下四位爷们儿,没一个正经女眷,几个孙儿不肯娶亲不说,连通房丫头也不纳。谢夺石一直忧心着,偏生他是祖父,不是祖母,于孙媳妇人选一事上也没什么主意,只知道孙儿若喜欢就成了。现下听得谢腾和新来的小厨娘亲近,还半夜里在书房里那啥,不由得喜上眉梢,拍掌道:“干得好!喜欢就下手,正是男儿本色。”

    谢腩眉飞色舞地道:“祖父,咱们快去抓现场去。”

    谢夺石一边套鞋子一边道:“莫急,你大哥的底子好,一下子工夫不会完事的。”

    谢腩虽没有经历过男欢女爱,但军营里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一群最善说混话的汉子聚集的地方。他一下就明白了谢夺石的意思,不由得嘿嘿一笑,竖起大拇指夸道:“还是祖父经验丰富!”

    谢夺石伸手拍了下谢腩的手指,挑着眉道:“这还用说,我可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军。”想当年,战场、情场、野战、床战,我哪样不是威风凛凛?这三个孙儿要是有我当年一半的威风,早让我抱上曾孙了。

    话说谢夺石和谢腩匆匆赶往书房时,惊动了几个守夜的婆子,其中一个婆子赶紧跑去告知孟婉琴带来的孟婆子,孟婆子不顾半夜三更,急忙跑去告诉了孟婉琴身边一个得力的丫头。很快,孟婉琴和顾美雪就知晓了事情的经过。

    顾美雪倒竖着柳眉道:“我早说那三个厨娘是进府来勾引表哥的,果然没猜错。”

    孟婉琴皱着眉头道:“谢府请我来掌管内宅,我可不能容这些厨娘丫头半夜乱跑。”说着便吩咐身边的人,准备赶往书房。见顾美雪也嚷着要跟去,知道拦不住,只得悄嘱几句话,让她跟在自己身后。

    两拨人马往谢腾的书房方向去时,史绣儿和范晴正凑近窗边捅开的小孔朝里看,这一看直看得脸红耳赤、默不作声。呀,姚蜜这是得手了吗?瞧两人在案台上那架势,若不是穿着衣裳,就已经……

    谢腾手足麻痹,和姚蜜拉扯了一下,身子在案台上向后滑,双足一跷,正好卡在姚蜜的臀部上。姚蜜被他用力一扯再一提,双足悬空,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夏天衣衫本来就薄,一时感觉到不对,不由得拼命地扭动着身子挣扎起来,低声求道:“放开我!”

    姚蜜热热的气息喷在颈间,异香暗溢。谢腾调节着自己的气息,好半晌方喘过一口气,喑哑地应道:“放你去害别人吗?”

    那你究竟想怎样啊?姚蜜嗅得谢腾的气息,胸口起伏,一对软绵绵的白兔在谢腾胸前轻颤着。

    这迷香果然厉害!谢腾不由得扯紧姚蜜,左手一伸,在姚蜜的腰上揉了揉,只一瞬间,就察觉自己的身子起了变化。

    谢胜躲在暗处,见得另外两个美貌的小厨娘正扒着窗子偷窥,不由得伸手摸摸鼻子,然后悄无声息地移到史绣儿背后,轻声问道:“好看吗?”

    谢胜耳目灵便,说着话,已是听到书房内谢腾和姚蜜发出的**的呻吟声。他手背一热,知道自己又流鼻血了,不待史绣儿转过头来,已是往旁边一闪,又躲到阴暗处。

    书房内场景火暴,史绣儿脸颊火热,手心全是汗,突觉耳边有动静,耳根发痒,有声音问自己好看不好看,她随口嘘了一声。心道:作死啊,看就看吧,还问?她一嘘完,马上觉得不对,猛地转过身子,看了看后面,一个人影也没有,不禁吓得脸色全变了。她伸手去扯范晴,食指放在嘴唇中间,示意范晴别作声,一面拖了范晴避到另一边,附在范晴耳边问道:“你适才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范晴面红耳赤,谢腾和姚蜜叠在案台上发出那么大的呻吟声,她又不是聋子,当然听到了。

    见范晴垂头不答,史绣儿刚要再问,一抬头,见不远处有灯笼的光亮朝着她们的方向过来了,脸色一变,咬唇道:“快藏起来。”

    两人刚藏好,灯笼的光亮又近了许多,史绣儿分辨了一下,低声道:“像是孟夫人和顾小姐母女。”

    范晴适才被书房里的场景震撼到了,现在还没回过神来,脑袋也晕晕的,一脸茫然道:“大晚上的,她们领着人往这边来干什么?”

    “来捉奸。”史绣儿简略地回答,低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孟夫人是谢将军的岳母,孟小姐是他的妻子呢!瞧瞧这阵势。”

    须知道,厨房里的婆子是最嘴碎的,择菜下厨洗碗,就算忙得不可开交,嘴巴却是不肯闲着的,不是嚼舌根就是嚼豆子。况且,孟婉琴和顾美雪又不是将军府的正经女眷,偏生做出一副当家主母的模样指使下人,府里的一些人早已嘀咕开了。史绣儿和范晴在厨房里待了几日,已是听了许多关于孟婉琴和顾美雪的事,知道顾美雪一心想嫁谢腾,好几次把勾引谢腾的丫头赶出府。上一回甚至和有多年交情的闺密罗小姐翻了脸,原因也是罗小姐半夜埋伏到书房外,想勾引谢腾。

    范晴听得史绣儿的话,好半晌才回过神,悄声道:“孟夫人是谢老将军的外侄女,论起来,顾小姐算是谢将军的表妹。虽如此,她们也没权捉奸吧?”

    史绣儿捏捏范晴的手道:“且看谢将军会不会护着姚妹妹。若他护着姚妹妹,什么孟夫人、顾小姐都得靠边站;若他不护着姚妹妹,那咱们只能站出来了。”

    她们三人一同到将军府,这几晚同睡一房,更是说了许多剖心话,而且也都明白,她们不过是普通少女,想要避免被胡乱配人的悲剧,便要三人联手,同心同力,才有一线生机。现下姚蜜疑似搭上谢腾,适逢孟婉琴和顾美雪来捉奸,她们须助姚蜜渡过难关。

    范晴也明白史绣儿的意思,回捏一下她的手,悄声道:“若姚姐姐能得谢将军青眼,到时拉扯咱们一把,咱们再不济也能配一个身家清白的武将,而不是与人做妾。”

    史绣儿点点头,是的,如果要嫁与他人,怎么也不能当妾,而嫁与谢夺石却另当别论。谢夺石已年老,若是她们三人一同嫁了,自然不可能争宠夺床,生儿育女,嫡庶之分也不必太在意。待谢夺石一去,她们就是将军府最高的长辈,三人联手,还愁没有好日子过?但嫁与年岁相同的男子,却是要生儿育女,过一辈子的,到时生下来的子女有嫡庶之分不说,更有家产争夺、妾侍争宠等事,因此万万做不得小,一定要当正妻,才不会被踩在脚下。

    史绣儿和范晴嘀嘀咕咕时,谢夺石和谢腩正好蹿到躲在阴暗处的谢胜旁边。谢胜还没开口,谢夺石已是比比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又指指越来越近的灯笼光亮。

    谢胜嘴角一咧,忍了笑。哈哈,看样子是顾美雪表妹来捉奸了。

    谢夺石也乐开了怀。呵呵,待会儿顾美雪撞门进去,少不得要吵闹,孙儿也不得不护着小厨娘一些,咱们正好义正词严地进去呵斥,然后息事宁人地建议孙儿把顾美雪和小厨娘一起娶了,皆大欢喜。

    谢腩早发现另一侧有声响,正要探头去查看,却被谢胜拉回,附在他耳边道:“是另外两个小厨娘。”

    “呃!”谢腩搓搓手,好哇,今晚真是太热闹了!

    就这么一刻钟工夫,窗外已是热闹万分、波涛暗涌。而屋内的谢腾手足虽绵软,却也察觉到了什么。他伸手扣住姚蜜的腰,想先行制服她。

    姚蜜伏在谢腾身上,已察觉到谢腾全身热烫,知晓不对劲,脑海里急速转过好几个念头。她若顺势勾引了谢腾,后果会如何?不,她不能。像现下这般情况,若失了身,她也只配给谢腾做妾。她宁愿嫁给谢夺石,也不要当谢腾的妾。

    谢腾喘了一口气,双腿一蹬,借着蹬腿的力道,扯着姚蜜在案台上向后滑动,想滑下案台。刚一动,却见姚蜜猛地一挣,一只手摸到案台边,端起茶壶,凶残朝他的头上砸来。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