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恼火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姚蜜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手里抱紧了茶壶不放手。对方是杀敌无数的将军呀,她怎能因为被泼了一脸茶水,一气之下就反泼对方一脸茶水呢?她还没当上人家的祖母呢,现在就以祖母的心思教训对方,会不会过了?

    谢腾抬手抹一把脸,从鼻梁上拈下一片茶叶,夹在手指上一弹,茶叶裹着风声向前飞舞。

    姚蜜话音才落,唇一合,就感觉到一片东西钻进自己的嘴里。她吓了一大跳,忙使劲吐出来,一看,却是一片茶叶。接着眼前一暗,天地旋转,她还没惊叫出来,就发觉自己被谢腾捂住了嘴,扯着领子按倒在案台上,手里的茶壶也被谢腾抢走了。

    谢腾很恼火啊,同一个晚上,他被一个小娘们儿连着迷倒了两次,传出去颜面何存?

    姚蜜惊恐地挣扎了一下,却见谢腾缓缓俯下头,凑近她的唇边,不由得睖睁。他想干什么?轻侮长辈可是大罪啊!

    谢腾双腿压在姚蜜的双腿上,让她动弹不得,左手一翻,捏住她的下巴,令她张开嘴来,右手转动茶壶,把壶嘴捅进姚蜜嘴里,朝姚蜜嘴里一灌。听得“咕嘟咕嘟”的声音,心里嘀咕道:纵使你把迷香丸藏在喉间,这么小半壶茶灌下去,那迷香丸也该融化了,看你还能继续作怪不?

    却说谢胜和谢腩走到半路,不见谢腾跟来,于是停下脚步,相视一笑。谢腩道:“莫不成大哥真瞧中那小厨娘,把她弄进房里去啦?”

    谢胜瞧瞧月色,笑道:“咱们折回去瞧瞧!”

    谢腩马上同意了,两兄弟折回原路,却见井边只有一个铜盆和一方遗落在地上的巾子,却不见谢腾和姚蜜。两人心领神会,笑嘻嘻地赶到谢腾的书房外,见窗内透出灯光,似有说话声。两人也不忙着进去,互相打了个手势,悄无声息地伏到窗外,轻轻捅破了窗纸往里瞧。这一瞧不由得都微张了嘴,有些不敢置信。

    盈盈的烛火下,只见谢腾拗着小厨娘的腰,把她按在案台上,身子半伏在她身上,左手捏着她的下巴,右手执着茶壶,壶嘴捅在小厨娘的嘴里,似乎在喂她喝茶。

    而小厨娘的半边身子倒仰在案台上,乌黑的青丝如瀑布般散开,小俏脸儿红扑扑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湿漉漉地看着谢腾,红润的小嘴唇含着白色的壶嘴,一口一口地吮着,似是挑逗,又似是邀请,饱含无尽的诱惑。

    再看谢腾这厮,半眯着狭长的丹凤眼,嘴唇紧紧抿着,表情似笑非笑,样子邪恶万分,再不是平日那副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骄傲模样。

    不愧是大哥,战场上出奇制胜,情场上一样出手不凡,不落俗套。谢腩双眼发光,正要再看,却被旁边的谢胜扯了扯,立时意识到谢腾耳目灵便,他们再看下去,只怕会被发觉,急忙屏住呼吸,悄悄退后了几步。

    谢胜嘴角含笑,朝谢腩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去禀报祖父。

    一场大战结束,谢腾父母双亡,这一房只剩下他一人,谢老将军谢夺石自然催着谢腾快些成亲,早日生儿育女,也能安慰安慰他父母的在天之灵。偏生谢腾铁石心肠,对一干到将军府献殷勤的女子视而不见,一点儿都没有要成亲的趋势和打算。

    谢夺石心急之下,便叮嘱谢胜和谢腩,嘱咐他们多留意谢腾的动静,若见他对谁家女子多瞧几眼,马上报与他知晓,然后他好帮谢腾纳进房里。

    若是平素,谢胜和谢腩在窗外偷窥,定然瞒不过谢腾,只是谢腾今晚被姚蜜迷倒两次,恼羞成怒之下,却忽略了窗外的动静。这会儿摇摇茶壶,见茶壶空了,才抽出壶嘴,冷笑道:“好了,你再朝我吹吹看!”这么半壶茶下去,纵是你咽喉里藏有再多的迷香丸,也保不住了,看你还说谎!

    另一头,史绣儿睡到半夜,也被热醒了,一摸脖子,全是汗。往旁边摸扇子,也摸了一个空,睁眼一看,没见到姚蜜,忙坐了起来,一转头见范晴也醒了,便笑道:“姚妹妹不见了呢!”

    范晴眼尖,见得屋角的铜盆不见了,笑道:“想必是去打井水洗脸呢!这下人住的地方,窗小门小,不透风,睡得全身是汗。”

    史绣儿点点头,下床套上鞋子道:“咱们也去井边洗洗脸吧,今晚真是闷热。”

    于是,两人穿好衣裳,拿了巾子推门而出。一路说着话,很快便来到井边,却见井边放着一个铜盆,一方湿巾遗在地上,就是不见姚蜜。

    史绣儿先是吓了一跳,然后下意识地趴到井边朝里看,只见井边一个吊桶摇晃着,井面明明灭灭,什么也没瞧见。范晴见史绣儿往井里瞧,早已吓白了脸,尖声喊道:“姚姐姐,姚姐姐,姚蜜!”

    史绣儿被范晴的喊叫声惊吓着了,一时也后怕起来,跟着喊了几声,没有听见姚蜜应声,这下两人慌了,一把丢下手里的巾子,异口同声道:“怎么办?”

    史绣儿定了定神,安慰道:“这可是将军府,姚妹妹又懂得一些功夫,不会出事儿的。应该是贪玩,跑到别的地方纳凉去了。咱们找守夜的婆子问一问。”

    守夜的婆子倒是警醒着,听史绣儿和范晴说姚蜜不见了,眨眨三角眼,奸笑一声道:“姑娘,我悄声跟你们说吧。上个月,顾小姐的一个闺密罗小姐来府里玩,住在府上,半夜里她的丫头找不着她,也是这样满府喊叫,结果出丑了。你们可知道为何?”

    史绣儿和范晴摇了摇头,问道:“为何?”

    婆子瞧了瞧周围没有人,才神神秘秘地附过身去道:“那晚将军在书房里看书信,罗小姐跑去埋伏在书房门外,只为着见将军一面。众人找到她的时候,闹了个大红脸。我要是你们啊,就不会乱嚷嚷,只悄悄跑到将军的书房门外,悄悄把人拉回来就是。”

    史绣儿和范晴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某种东西。是的,她们进了将军府之后,虽未见着谢腾,却已芳心暗萌,心中百般挣扎:要不要先勾引一下谢腾,真不行再攻下谢老将军呢?没准儿她们就入得谢腾的眼呢?没准儿谢腾就好她们这一口呢?只是她们千思万想,想不到姚蜜居然会半夜里单独行动,先她们一步去勾引谢腾。

    谢过守夜的婆子,又塞了一个小荷包,嘱咐她守口之后,史绣儿和范晴理理衣裳,抖抖裙角,挽着手朝谢腾的书房方向走去。若姚蜜能得手,自然不会撇下她们;若姚蜜不能得手,她们就彻底死了这条心,一门心思攻下谢老将军得了。

    姚蜜这会儿又羞又急又气。她不过是因为热醒了,端个盆子出门打井水洗洗脸,怎么会这么倒霉呢?先是被吓昏,接着被打昏,最后被挟持到书房泼残茶、灌冷茶。再看看这谢腾,拗着她的腰,压着她的腿,一副“来吧,你有胆再吹一口”的样子。一瞬间,她胸口憋着的气呼地上升,冲到喉咙口,于是,她半仰起头,猛地嘟起嘴,呼的一下朝谢腾的面门吹去,一口,两口,三口……

    你不是让我吹吗?我就使劲儿吹,吹不晕你不算完。

    谢腾正冷笑地看着姚蜜,见她嘴巴一嘟,不避反迎,俯下头去道:“吹吧,看你还能吹出什么花样?”他话音未落,一股异香扑面而来,接着全身一麻,手足一软,不由得大惊: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小厨娘真的能吹出迷香?

    谢腾未及细想,立时急速扣住姚蜜的手腕,同时一个反转,靠在案台上撑住身子。他这么一扣一转,和姚蜜的位置刚好调了过来,变成他半躺在案台上,姚蜜则半压在他身上。

    天哪,救命啊!姚蜜拼命挣扎着,想挣开谢腾的手,只是谢腾手足虽麻痹,却还有些力道,仍然扯着姚蜜不放,眼里还闪着凶光。

    两人在案台上拉拉扯扯,气息相闻。姚蜜脸如桃花,呼吸急促,又热又烫,呼出的气息喷在谢腾的脸上。谢腾双眼渐渐迷离起来,双腿一张,把姚蜜的半个身子夹住了,右手扯着姚蜜,怎么也不放手。

    眼看着谢腩飞奔去向谢夺石禀报,谢胜小心翼翼地再往窗孔里偷窥,只见谢腾半压着小厨娘,从小厨娘的嘴里抽出茶壶,暧昧地说了一句什么,一副压制自己偏生又情难自制的模样。而小厨娘也大胆,居然半仰起头,凑近谢腾就亲了上去。

    香艳死了!谢胜一颗少年心怦怦直跳,轻轻揉了揉眼,待他揉完再朝里看,情况已发生了变化,变得更香艳了。

    这回换小厨娘拗着谢腾的腰,把谢腾压在案台上,谢腾扣着小厨娘的手,向上动了动腰身,小厨娘欲迎还拒,假装躲了躲,两人在案台上扭来扭去……

    谢胜看得脸红心跳,只觉鼻孔一热,抬手一抹,黏乎乎的,借着月色一瞧,手指上全是血。打仗流血,没想到扒个窗子偷窥也会流血。

    谢胜甩甩手指,随便往衣角上一擦,正要再往里瞧,却听见另一侧有声音,似乎有人来了。他想也不想,只一闪,就躲到了阴暗处。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