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我有这么让你害怕吗?
    又被这个大魔头欺负了一番!

    现在又被他。抱着进了浴室!

    张朵朵气得终于再次大哭了起来,此刻她恨透了眼前这个男人,更可气的是自己的身体虚弱无力,根本就无法做出半点反抗的事情出来。

    “你......你要干什么?!“

    张朵朵看着他任由她自己嚎啕大哭,却一声不吭的把她抱到了浴缸里,然后他自己又想都没有多想的也把他的大腿伸了进来,孤男寡女,他还不肯放过她吗?

    张朵朵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拼了命的手脚并用地推开他。

    却不知道,两个人现在的力量悬殊到,打在他身上的拳脚,就像是棉花糖砸到石头上。

    聂夜无可奈何,都怪自己刚才没忍住,让她又误会了,他怎么又舍得让她再承受呢?!

    看到她虚弱无力的样子,聂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她有种心痛的感觉。

    再折腾下去,这个女人的身体还撑得下去吗?她难道不知道这样子的抵抗没有半点意义吗?!

    聂夜干脆一把抱紧了张朵朵,她一下子便动弹不了了。

    “这么有力气,难道你不够还想再来一次吗?”

    张朵朵听到他这么说,瞬间不敢动了。这个男人,难道真的是一头野兽来的吗?

    看见怀中的女人不敢动了,聂夜嘴角闪过一丝满意的微笑,

    “乖,别再乱动了。”

    又是这个字眼,张朵朵想起了昨晚他说过的话。

    想到这里,张朵朵的脸“唰”的一下便红透了。

    这一切都被聂夜全看在眼内,昨晚让她承欢的情景,每一幕,女人的表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得赶紧撤离这里,这女人老是容易让他想入非非。

    “唰——”

    “冷——”

    花洒的水猝不及防的冲洒在她的身上,因为水温的问题,有一点凉意,张朵朵本能的脱口而出。

    男人马上关上水,重新调了一下水温。

    暖暖的水冲在身上,顿时让她舒服了很多,紧张和害怕的感觉也被稍稍冲淡了些许。

    “朵朵。”

    她还以为聂夜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因为和他见面这么久他从来都没叫过她的名字或某个称呼,但是从昨晚开始,这个男人就不断地在她耳边这样叫她的名字,这男人心里究竟装着些什么。

    张朵朵没有搭理他,因为自己的名字从他嘴中说出来时,她总感觉怪怪的。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应他,是“嗯”呢,是“诶”呢,还是......应该回个“老公”。

    而且,这个男人竟然在帮她洗澡!赫赫有名的聂家大公子竟然在帮她洗澡!

    难道他不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都是光溜溜的吗!

    自己不仅被他吃......光光,现在还要被他这样**裸的看......光光!

    张朵朵一直低着头不看他,只是自暴自弃的坐在浴缸里任凭他“处理”。

    ......

    “我有这么让你害怕吗?”

    男人见她一直还没有回应,看着她的表情,想起她醒来后看见他条件反射似的叫出的第一声,便是“大魔头”......在这个女人的心目中,他是这么令人害怕的吗?可他感觉她明明就没有这么害怕他的呀......明明从头到尾都敢在反抗他呀。还是,在这个女人的心中,他是很坏,所以要叫他“大魔头”?

    不知不觉中,男人已经帮她清洗后,顺便也把自己洗了一遍澡了,两个人的身体都擦干了。

    男人轻手轻脚的把她抱回床上。

    他拿起了昨晚拿过来的药膏,往女人的某处涂去......

    “啊——啊!你在干什么?!”

    本来还躺在床上自暴自弃的张朵朵,感觉到某处一阵清凉及异样的感觉传上来后,像被针刺到似的连忙坐了起来,夹紧了自己大腿,并缩成了一团。

    “给你涂药!”

    男人坐在床边淡然地回她。

    “涂什么药呀?!你手上拿的药明明就是我受伤后墨医生开的用来治伤的药!你......你干嘛涂我那里?!你变态!”

    她只是身体虚弱了一点而已,但是脑子可没有糊涂,这明明就是**裸的再次欺负她嘛!而且,这大魔头平时就是花花公子一枚,谁知道这些人平时是不是喜欢做些变态的事?!

    “墨医生开的药,是可以治所有部位的。而且,你以为当初被救回来的时候,你那里就没有受伤吗?只是你醒来后伤好了就不知道而已。”

    “......”也不是不知道,其实她自己洗澡的时候,专门认真的对着镜子看了好久,把自己身上的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都看了个遍了。那个位置确实是有几道伤疤,但是可能因为墨医生的药的作用,不仔细看的话,都很难看出伤痕了。难道,在她昏迷的时候,也是他帮忙上的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

    算了,不想了,早就被他看光光了好多遍了。

    但是明明从她醒来开始,就没见在那个地方涂药的呀......

    “那里,不是已经好了吗?”所以确定不是又在欺负她?

    “昨晚伤到的。”

    “还有,以后不可以在我面前说流氓、变态这些话。”

    男人虽然很不满意她用完“流氓”、“大魔头”这些词来形容他之后,刚刚竟然还用上了“变态”这个词,这个女人脑袋里老是想些什么东西啊,但是看在她被自己“伤”得这么重的情况下,今天暂且放过她,再有下次,可不能饶过她了。

    “......”

    “哼!还不都是因为你!”听到这个回答,张朵朵真的很无语,都是他造的孽,还好意思这样说出口,还不让他骂他,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昨晚做出来的事情有多流氓、变态吗?!

    “我自己涂就可以了!”张朵朵伸手想要抢过他手中的药。

    “嘶——”她随便一动,便痛起来了。

    “别逞强。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个地方,是属于我的。”

    男人拿回药,小心翼翼地为她上药,张朵朵只能躺在床上让他帮忙。

    聂夜并没有因为她的生气而不满,反而看着女人生气的小脸,心头莫名其妙的一颤,他的小女人,怎么这么可爱。

    “张朵朵,以后不可以在我面前随便生气,不然,你会后悔的。”

    什么?靠!还不可以生气?!张朵朵望了聂夜一眼,却督见了一双闪着异样情愫的眼睛。

    靠!她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做呀!这男人......什么构造的?而且,到现在,竟体力还这么好?!

    张朵朵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只希望可以尽快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