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以后不让你受半点痛苦
    第二天,早上。

    外面的天早已经大亮,穿过窗帘的间隙,透出几缕绚烂的光,晨曦的微光,透过复古式的纱幔照进白色的醉人香床。

    张朵朵感觉自己口干舌燥得难受,本能的伸出一小手在床头柜摸了摸,想找水来喝,没想到,水没有摸到,小手却摸到一堵结实的墙。

    张朵朵还很累很困,根本就不想睁开眼睛。干脆身体转过到对面,又摸了摸,还是没有。

    根本就没有水嘛......

    实在是太困了,张朵朵干脆放弃了水,在迷迷糊糊中又很快的进入梦乡了。

    男人伸手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本来一脸宠溺的看着身边的女人,这小家伙想找什么呢,竟然还转过身去睡了,男人似乎对此有点不满意。

    他强迫性的又将她重新扳回这边,让张朵朵的脸对着自己,似乎只有看着她对着自己,他的心才肯安定下来。

    看着她很快又进入梦乡,男人无可奈何地笑了。

    昨晚他忍不住的要了她一遍又一遍,直到她虚弱的在他身下留着委屈又疼痛的眼泪时,他才心疼的停了下来。

    这女人,昨晚是她的第一次。

    第一次就把她弄得这么痛,还哭了两三次,以后该不会恨死他吧?可是他明明已经对她很轻柔了......

    但是谁让她这么吸引他呢?要知道,他可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迷成这样,他也从来没有跟一个女人一下子有这么多次的......

    以后可怎么办呢?他好像对她已经上瘾了......

    看来他的女人身体太娇弱了,以后可要好好的锻炼锻炼......

    男人再次将女人揽进怀里,看着她好看的睫毛,以及她那睡熟的像瓷娃娃般的小脸,该死,心中一股潮热又升起来了......

    男人低下头,往女人的有点浮肿的嘴唇轻轻的吻了下去......

    “唔......不要了......老公......求求你放过我......”

    女人像是清醒,又像是说着梦话似的,本来安睡着的小脸露出痛苦的面容。

    看来昨晚对她太狠了。

    男人只是轻吻了一下而已,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了。

    “睡吧......老公放过你......”

    男人眼神里透着不忍和心疼,过了一夜,看多她一眼现在还是会再次被撩起火,这女人,可能是个小妖精吧......就是上天派过来迷惑他的吧。

    ......

    中午。

    阳光已从晨曦时的轻柔变成了响午的炽热了。

    然而,怀中的女人还不肯醒来。

    男人有点无奈,但没有办法,要叫醒她了,再怎么累,还是要填饱肚子再睡的。

    他把自己的脸放在女人的头上,直接揉了揉张朵朵的脑袋。

    没有反应......

    “朵朵,起床了......”

    女人只是在他怀里动了动,但仍然没有反应......

    男人苦笑。

    直接伸出他的大手掌,揉了她的双眼......

    “大懒猪!快睁开眼睛......”

    张朵朵终于被他的骚扰吵得不行。

    最讨厌就是人家睡得最舒服的时候被叫醒了!

    张朵朵气得要直接坐起来。

    “嘶......”

    张朵朵疼得直接叫了起来,觉得那个地方撕裂般的痛,然后腰也好痛,肩膀痛,腿痛……

    全身都痛!全身就像被重卡车碾压过一般,现在全身痛得快要散架了!

    她猛然的睁开了眼睛,却正面的迎上了一双正对着她的深邃的大眼睛。

    “大魔头!”

    张朵朵吓得拉紧被子,结果却发现自己的脖颈上被种满了青青紫紫的草莓,身体虚软到极点被眼前这个男人搂在怀里。

    昨晚的一幕幕再次浮现在张朵朵的脑海里......

    她还是不能接受昨晚发生的事,“我们昨晚——”

    “发生了。”不等她问完,聂夜便脱口而出,他的女人竟然叫他......“大魔头”?男人有点不高兴,这个称呼,很明显,他不喜欢。

    张朵朵愣了一愣,全身的疼痛告诉她,这不是在梦里,这是真的!真的发生了!和这个聂大魔头!眼眶瞬间红了,她极力忍住想哭的冲动,但眼泪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她流出来的泪,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觉得心中的委屈,还是真的被欺负得太狠了,还是,太痛了。

    “做我的女人有让你这么委屈吗?”

    昨晚她反抗自己的情景,他记得清清楚楚,现在醒了,竟然哭得这么委屈。昨晚,这小家伙不是还挺享受的吗?

    听到男人的问话后,张朵朵再也忍不住了,你以为谁都想做你的女人的吗?!心中的委屈顿时全爆发出来了!她忍不住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你这混蛋!丧失人性的恶魔!呜......”

    张朵朵愤怒的伸手打他。

    聂夜面色骤变,一把抓住了打向他的小手。

    “嘶——痛!”

    张朵朵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一下子痛得煞白。

    聂夜立即松开了张朵朵的手,脸上的黑云瞬间散开,眼神掠过一丝惊慌。

    不怪她......是他昨晚对她太狠了,明明身体才刚刚恢复,还要休养半年的,男人心中有点后悔。

    “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半点痛苦。”

    他揉了揉那只被他弄疼的小手。他的女人身体太柔弱了,以后他疼爱她的时候一定会更加温柔的对待。

    张朵朵有点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哭声慢慢变小了下来,这个男人在做什么,竟然......竟然连看她的眼神都这么温柔!而且,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男人看着她惊讶的眼神,语气有点尴尬的说道,

    “好了,可以把腿拿开了吗?再不起来的话,你是不是还想被我疼?”

    腿?张朵朵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缠绕在这个男人身上,明明哭着喊着要打流氓,结果......真是实力打自己的脸,张朵朵只能慢慢地挪开自己的双腿,因为双腿之间的部位太......痛了!

    混蛋!都是这个混蛋害的!

    男人也很想继续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但是,慢慢安静下来的女人,白皙的肌肤,全部被男人尽收眼底,他好不容易才灭的火……居然又莫名升了起来,莫名的热!

    “你刚刚才说......”她话未说完,就被男人搂进怀里,抱着她走进了洗手间,而后,又吻住了她的小唇。

    不是说,不会再让她受半点痛苦的吗?!

    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来,他才意犹未尽的离开。

    这个女人举手投足,都能入他的眼,他一看见,就克制不住那股冲动。

    若不是昨晚她哭着叫着喊求饶,估计,后果不堪设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