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夫妻之实
    张朵朵那两只抵在他胸前的小手被他握住了,禁锢在她的头顶上。

    聂夜双眸越发深邃,望着着眼前这个女人,柔软娇嫩,让人心神荡漾。

    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像舞动翅膀的蝴蝶,还有那双干净紧张的眸子,格外的动人心扉。

    她眼神里的惊慌,还有吻住她时,她的生涩和不知所措,都让他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他那颗原本因孤寂而尘封了很久的心,不由得骚动起来。

    女人软软糯糯的身体,似乎他稍稍使点劲就能弄伤。

    之前她受伤过重,只能好好休息静养,每天睡在同一个处,自制力极强的他,日渐堆积到了现在。要是换作其他男人,这个诱人的“猎物”可能早就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前两天,墨以轩已经告诉他,这个女人,身体基本恢复了,日后还需要调养半年,但基本的生活日常活动还是可以进行的。

    其实墨以轩是在暗示他,要履行传宗接代的责任了。

    聂家老夫人一直有意无意的提醒着他这件事,今年他二十九岁了,他是聂家的当家少主,多少人对他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因为“子嗣”这件事,他已经被家族中对他有异议的人提出要他交出少主这个位置。他知道要是再拖下去,反对他的声音会越来越多。

    老人家是他最亲近的人,为这件事,她可是劳心又劳力了不少。

    但是,除非和心爱的女人,其他的女人,他是不会让她们怀孕的。

    他本不想这么着急的逼迫这个女人。

    但是,这个女人今晚竟然擅自搬出他的房间!

    这是在故意挑衅他吗?

    此刻,他的身体里,仿佛有团火在炙热地燃烧着,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今晚,他再也不纵容这个女人。

    聂夜从她的唇上,一直辗转向下吻着,划过她精致的下巴,白皙的脖颈,性感的锁骨。

    “啊……”张朵朵被他吻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被他偷袭式般的一吻,身体便一下子不受控制般的发出一些她不喜欢的声音。

    然而,男人的心一阵酥软,他恨不得现在就要了她。但是,他不想这么急,他想知道这个女人想装到什么时候,他要让她自己扑上来,自己亲手撕破自己的假脸。

    “叫老公。”聂夜一只大手就握住了张朵朵的两个手腕,把它们禁锢在她的小脑袋上,另一只大手掌摸上了张朵朵粉红的双颊,继续说道,“叫老公,我就放过你。”

    什么?!张朵朵已被他欺压得有点思绪混乱了。

    叫声“老公”就会放了她吗?这个男人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她再叫声“老公”?

    “嗯?”男人的嘴唇游走到她的耳边,轻轻地咬了咬,之后,他温柔的唇在她的耳边磨砂着。

    “啊……啊……”张朵朵身体一颤,她明明心里不愿意,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迎合了他!她全身都软瘫了,自己嘴里发出的那些声音让她羞红了脸,她决定闭紧自己的嘴巴。

    男人明显的感觉到女人身体的变化,这个女人,也太容易被人吃了吧?

    “朵朵……不说吗?”

    男人温热的气息掠过她的耳际,这个男人竟然破天荒的叫她“朵朵”?

    这下子张朵朵连心尖都颤了。再这样下去,她就要沦陷了……

    他们见面的第一天,他对她不是满满的讨厌的吗?

    聂夜的从她的脸缓缓而下。

    “啊……啊!”

    原本被她自己关紧的嘴巴忍不住轻轻发出声音,夹带着惊慌。

    男人很满意她的表现,他的手根本就没有停下来,暂且松了手,但不知不觉地又到了她的腰际,引得张朵朵惊叫不停。

    他的大手探入到她的睡裙下。

    他的唇再次贴近到张朵朵的耳畔:“你不说,做到你说……”

    “不……不要!”张朵朵想要挣扎,但哪里敌得过聂夜的力量,她只能像是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兔子,被那只凶猛的野兽狠狠按在利爪之下,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凭蛮力,她哪能逃得过聂夜的掌控?

    “啊!啊……老公!老公!老公!我叫你老公了!”

    在聂夜的手快要伸到她的最后防线时,张朵朵心不甘情不愿的大声喊叫。

    “这样才乖嘛!”男人在她裙底下的手停下来了。

    听他说话的语气,当她是他的宠物吗?!

    “说话算话!你不是说叫你老公就放了我吗?”

    张朵朵忍着委屈的泪水,愤怒地说道。

    男人松开了她小脑袋上方的两只小手。

    张朵朵推了推还压在她身上纹丝不动的男人。

    “我已经放了你,但你是我的女人,三年了,我们也应该要有夫妻之实了……”

    “什么?!……”

    还没等她把话说下去,男人便一把他身上的浴袍解开,包裹着张朵朵娇躯的衣物,一并被他陡然扯落。这些隔着他们的障碍物他早就想撕开了!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想让他放过她!

    身子率先袭来一抹凉意,但霸道的吻一个个地落在她身上

    有个高大有力,肌肉结实的充满蛮力的庞然大物在她的上方,控制住她无法动弹。

    张朵朵只能虚软无力地挂在聂夜的身上……

    “乖,别乱动——”

    张朵朵本能想要阻止男人,却再次被他扼住手腕。

    他咬了咬她的耳垂,滚动的喉结发出低哑的声音:

    “朵朵,乖,听话,放松……只要你够乖,我不会伤害到你的,乖,放松……”

    “啊!啊……不。”

    “啊!好疼……”

    浑身无力的她只能心甘情愿地承受。

    “唔……唔……”张朵朵被他吻得七荤八素,但因为害怕以及疼痛,眼角已溢出了泪珠。

    男人轻轻吻干了她的泪,渐渐放轻了动作。

    白色的醉人香床,他那人神共愤的容颜,那高大挺拔的身材,是个女人都抵抗不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