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你邪恶,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说好的只在聂夜的房间休养几天,然后他会安排好她的房间,再让她住回自己的房间。

    但是,房间呢?

    张朵朵在聂夜的房间里足足住了半个月!

    其实在医生的药物的调理下,又有人天天好吃好喝的伺候她,她身体恢复得很快,没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她就像往日里那样,行走自如,饭量正常,身体上伤口的疼痛几乎都感觉不到了。

    在这半个月里,她的活动范围主要也就在这栋别墅里,没几天的时间她钻遍了这栋五层的别墅以及它自带的私家花园的每一个角落了。

    可是张朵朵问了邓姨,还有不少佣人,每个人都说不清楚,她是完全懵了。

    聂夜这个男人不会是骗她的吧?别墅这么大,里面的房间这么多,竟然没有一个是她的。还是,这个男人根本就忘记这件事了?

    也不奇怪,她在聂夜的眼里算是什么?怎么可能会吧她的事情放在心上呢?

    本来她鼓起勇气想去亲自问他,结果每次看到他都是黑着张脸,那种表情,就像是随便跟他说句无关紧要的话都会猜中他的雷区,随时会被他杀掉的可能。总之,满脸写着:不要招惹我!

    每次她想开口的时候,所有佣人都会拼命地给她甩眼色,示意她不要作声,似乎聂夜就是一只猛兽,一旦发火,会牵连到这里的所有人。

    张朵朵当然看得懂他们的意思,对于察言观色这样的事,她从小就懂得不少。所以在聂夜面前,除非是他先开口问她,否则她都默不作声。

    自从她昏迷后醒来的那天之后,这个男人好像就开始日理万机似的。

    有些时候白天几乎见不到他的身影,每天都是到了深夜才回来,通常都是在等她睡着了之后。

    直到有次她半途睡醒了,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在给她擦药,吓得她猛然惊醒过来,但又不敢轻举妄动,害怕激惹了这头狮子,只能一边心里警觉着一边继续装睡。

    张朵朵心想,这男人不会是每天晚上都给她擦药吧?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呀?

    在接下来的几个夜里,她都强忍着困意,坚持着不让自己睡着,等着聂夜的回来。

    结果,真如她所料,这男人每一夜都没有落下这件事!即使疲倦得不行了。

    而且每次涂完药后,他自己便睡到床的另一边,倒头就睡着!

    听到他熟睡时此起彼伏的呼吸音,张朵朵那颗悬着的心才会松了下来。

    都怪自己每次都睡得太死了,才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但是聂夜这大魔头对自己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单纯的给她擦了药而已!

    难道是这大魔头花花公子良心发现?觉得自己欠了她一条人命,所以想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想到这里时,张朵朵恨不得拿块砖头一下子拍晕自己。

    这怎么可能嘛?!

    为什么聂夜会帮她,她真的想不通。

    他看光了她,然而什么都没干,应该是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是他所喜欢的那种类型吧,看乔歆然那样就明白了。

    想通这个,她反而轻松了很多。

    ……

    没有朋友在身边聊天,也没有事情可做,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她也一天天的越发的无聊。

    以至于后来,更多的时候,她也只是坐在房间里的落地窗前,看着远方的景色出神,直到有人进来叫她了,她才会回过神来。有时候,她也会到下面的花园溜达。

    看着聂夜忙到不停,时间流逝,张朵朵慢慢开始有点焦虑了。

    她今年20岁,还是个在校大学生,她还要回去上课学习的……

    大半个月都过去了,不可能一直就这样寄人篱下的吧?

    ……

    “嗯?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觉?”

    深夜凌晨一点。

    聂夜推开房间的门,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冰冷的脸,铺满疲惫,深邃的眼睛有了浅浅的黑眼圈。

    他推门而入,看见张朵朵半卧在床上,手上还拿着一本书,正认真地看着。

    其实张朵朵根本就没有看进去,她早已困得不行了,这是放在聂夜床头的一本书,全是关于经济的东西,她刚开始是很认真地在看,但是看了几页,表示完全看不懂,想不到这大魔头会看这种这么高深的书。

    这大半个月她早就习惯早睡早起了,所以到了晚上十点就已经困到不行了。

    最近聂夜越来越晚回来了,她不想再等了,所以今晚再困她也要熬到他回来。

    “嗯,睡不着。”

    “哦?”

    聂夜嘴角微微弯起,不动声色的浅笑。

    张朵朵平时那双大到像两颗大葡萄的丹凤眼已,因为重重的眼皮此刻已经快要眯成线了。

    洗完澡之后有点蓬蓬松松的齐肩小短发就这样随意放着,此时此刻,那个小脑袋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正在打盹的小猫咪。

    那双时不时转动偷瞄他的小眼珠,一进门早就被聂夜全收眼底了。

    这个小女人,脑袋里想什么呢?

    奇怪,看见张朵朵这样,他一身的疲惫感尽然消失了。

    “别看了。躺下,擦药!”

    他走过来,随手拿走了张朵朵手上的书本,拿起药就往她身上涂了。

    像是无法抗拒的命令,张朵朵乖乖地躺好,俯卧在床上。

    反正他早就看过无数遍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个,大少爷,我这个药还要涂到什么时候?”

    也不知道聂夜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动作很轻,轻到让她完全没有感觉。但即使如此,她还是觉得有点别扭,小脸通红通红的。

    ……

    嗯?没听到?这个男人怎么没反应的?

    张朵朵疑惑地扭头看了看聂夜。

    这个男人若无其事的安静地给她上药,她有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没有啊!一定是自己说话的声音太小了。

    “那个,聂大少爷,我……”

    “叫老公!”男人不满道。

    “啊?”

    张朵朵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巴看着这个男人。

    “叫老公,不然就别跟我说话。”

    什么鬼?!

    张朵朵把头扭回去。

    房间一阵安静。

    “老公,我想明天回学校上课。”

    张朵朵终于憋出了那两个字。

    “可以。但不可以住在学校,每天必须要回来这里睡,出去和回家都要由我的司机送你!”

    什么?这明明就是**裸的对她的人身自由的控制!

    “我自己有手有脚的,而且身体也恢复得挺好的,就不用给聂家添加麻烦了。”张朵朵平心静气地说。

    “那就不要回去了。”

    “……”

    对于聂夜的每一句话,她都听不出温度来,全是冷冰冰的,他这是要禁锢她吗?她哪里得罪他了。

    “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张朵朵不怕死的问道。

    “在你眼里,我有这么邪恶吗?”

    张朵朵嗅到了身后的危险气息,不再说话了。你邪恶,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好吗?

    “好。”

    ……

    “还有,擦药的事,我也可以自己做了,我的身体真的恢复得很好了,你每天这么忙了,没有必要这么累了回到家还帮我干这个的。”

    “不累。”

    张朵朵无语了,不累?

    “那你之前说好的,等我身体恢复几天,就不用我再占用你的床了,你说了会安排个房间给我的。现在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我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你不会食言吧?”

    总有一件事情要摆脱他的吧?

    “我不会食言。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由我说了算。”

    “……”邓姨好像说过他善良的,应该要让她知道他是个大魔头。

    “好了,睡觉。明天我让司马青送你回学校。”

    说完便把被子都帮她盖好了。没有办法,他也不想食言,但自从这张床上多了这个女人,他就再也没有失眠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