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被看光光
    “难道你想让其他男人给你上药?”

    聂夜对她的抗拒明显不满。

    “……”

    张朵朵无语。

    “把手拿开!”

    他的女人,即使他不愿意碰她,也不容许别人碰他的!

    这个女人那夜竟敢擅作主张地跳入冰湖,难道她认为他没有能力救她吗?!

    那冰湖的冰百年不融化,巨大的冲击力下去,冰湖就是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刀刃组成的冰床!幸好不是在冬季,冰湖中的水还是偏多点,有一定的缓冲力。

    即使在她跳下去的那一瞬间,他已立刻派人下去救她,但冰湖复杂,耗尽了那个夜才最终把她救了上来!

    救上来的时候,身体已一点温度也感受不到了!除了身体的冰冷僵硬,还有满身的伤痕裂口,一道道血口,触目惊心!

    回来后足足抢救了一天一夜,才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也不知说她是命大还是语气好!当初她就不能再等一下吗?!他根本就不需要她做出这样的选择!

    ……

    再这样被他继续擦药,那岂不是全身都被……之前昏迷了不知道也就没办法了,但是现在,现在她是清醒着的呀!

    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她一手抓住聂夜在她身上正给她上药慢慢挪动的手,一手用力抵着男人的身体,企图可以把他推开。

    男人感受到了这满满的抵触,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如同像是被碰触了逆鳞似的,面容瞬间阴云密布,散着嗜血的气息。

    从来没有人敢抵抗他!更加没有女人敢拒绝他!

    这个笨女人!难道不知道你身上的伤有多重吗?!

    “不许再动了!”聂夜厉声呼喝。

    张朵朵被他吓了一跳,不敢再动了。

    “连死都不怕的人,怕什么被人看光身体?”

    聂夜看到她被自己吓到了,换回了轻声细语。

    这句话触再次碰到了张朵朵敏感的神经,她明明就是因为宁死不屈而跳下冰湖!

    “你放开我!我自己来!”

    你说得对,既然死都不怕了,那我为什么要屈服于你的淫威之下!

    看着她在自己的怀抱里不停地挣扎,聂夜无奈苦笑:这跟小猫咪在大老虎的爪下挣扎有什么区别?!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脑袋里想得都是什么,贞洁这东西有这么重要吗?他一向都不在乎这些!况且他根本就没有对她做过任何实质性的事啊!

    聂夜双手一紧,炽热的唇带着毁灭性的狠厉向张朵朵嘟起的小嘴咬下去。

    “唔……”

    张朵朵被他突然袭来的吻吓得浑身绷紧,不敢动弹,一双抵在他胸前的小手也不敢乱动了。

    见怀里的女人安静下来了,男人的吻由刚开始的粗暴用力,慢慢地变得轻柔起来。

    他没想到,她的唇,竟又软又香,就像是一颗熟透的樱桃,诱人采摘一般,身材姣好,抱着柔软得让人不肯放手。

    男人霸道的撬开了她的贝齿,男人的火热在她唇间肆意游走,一下又一下的纠缠着她的小舌。

    张朵朵惊得完全一动不动,她根本就没有和男人真正接触过,这是她的初吻!

    缠绵的吻终于停了下来。

    张朵朵被他吻到浑身酥软,小脸涨得通红。

    停下来的聂夜喉结紧锁。

    他磁性的嗓音略带沙哑:

    “乖,听话,那样才不会让自己受伤。”

    “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你脑袋里胡乱想出来的那些东西。但是要是你敢再乱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绝不是一个吻这么简单了,你会想得到的。”

    男人再次拿起了药帮她涂在伤口上。

    张朵朵乖得就像只小白兔,听话温顺地躺在床上,任由聂夜的摆布。

    要是她再乱动的话,她相信聂夜一定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聂夜身边根本就不缺女人,这样的一个男人,在她昏迷的三天里,又有什么必要对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做那样的事情呢。

    而且,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好不容易才活过来,现在她觉得连呼吸着的空气都是香甜的,她要养好自己的身体,这世上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呢,她不想无端端又死在了聂夜这个大魔头的手上。

    “嘶……”

    ……

    “嘶……”

    “再忍一会,差不多快好了。”

    这句话讲了差不多有十遍了吧?张朵朵通红的小脸已冒出了不少细汗。

    身上的睡裙被脱去后,她就是光溜溜地躺在床上。

    在这个男人面前,光溜溜的,身体的所有被他一览无遗。

    谁让她是他的老婆呢?

    她身上有上百道伤痕,真要靠她自己上药,是不可能的了。这事注定是,不在他面前脱光,就得在别人面前脱光!

    “嘶……怎么还没涂完药啊?”

    张朵朵忍不住吐槽了,实在是太疼了!另一方面,自己一丝不挂的被一个男人看了这么久,心里太受折磨了,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好了,可以了!”

    最后的一处伤口上药后,男人很快便收拾好物品,大手掌动作娴熟地扶起了张朵朵,快速利落地帮她穿好了睡裙,然后再轻轻地扶着她躺好在床上。

    明明刚才还凶猛得如同野兽一样,此刻这个男人的脸上,却又换成了一副仿佛不带一丝人间烟火的冰冷。

    “要想活命,就好好休息,按时吃药打针,乖乖的听话接受治疗,等一下会有医生过来看你的。”

    张朵朵总觉得这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和他对自己说的话有点奇怪。

    “看什么?我的脸有那么的让你着迷吗?”

    那张冰冷绝美的脸突然凑近到距离她仅有一公分。

    “啊?”

    都怪自己想东西想得太入神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双眼盯着聂夜的脸看都没有转移过方向。

    炙热的男性气息越来越重。

    “我……我刚才没有乱动啊,你……你说过的,你不可以说话不算数!”

    张朵朵想到了刚才聂夜强吻她的那一幕。

    男人越靠越近,张朵朵紧张到闭紧了双眼。

    “这几天你先在我房间里住着,等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安排回你自己的房间。”

    “砰。”

    门被轻轻关上了。

    该死!只是看多了这个女人一眼,便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