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给你选择(三)
    “大少爷,你真的要一起上去鹤云山庄吗?”

    “你不是说龙九做这么多事情就是想要跟我会一下面吗?”同坐在直升飞机上的聂夜冷冷地回他。聂夜已换掉西装,一身紧身的装束,黑色的夹克外套下,是轮廓分明的健硕的肌肉,王者般的力量霸气侧漏。

    阿七望了望旁边的聂夜,嘴里小声地喃喃道:“自己出发时说是去救人!”

    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他家主子了,明明一点都不紧张,却派了近百名保护组的精英秘密潜入鹤云山庄,并且出动了聂家战斗专用的私人直升飞机以及轿车,这样的规模是他进入聂家后首次所见。

    不是三年都没有去见人家姑娘吗?不是不紧张她吗?怎么一下子让他调动这么多人和装备连夜赶去救人?还以为你不管别人了!害得他急得焦头烂额。

    阿七忍不住在心里猛地吐槽聂夜。

    “怎么?有意见?”

    “没……没有……”难道主子会读心术?阿七不敢再想了,他感觉今晚他们的大少爷比以往更高冷。

    聂夜乘坐的直升飞机直接降落到鹤云山庄里,外面则停靠了两辆他们的车。

    而其他人早已到达,并且开始了他们的埋伏。

    鹤云山庄是龙九在f市的私人住处,山庄建在半山腰上,且建筑面积很大,里面除了一栋超级豪华大别墅之外,还有多个运动场所、泳池、花园等等。

    此时已是半夜了,但豪宅灯火通明,差不多照亮了半个山庄。

    聂夜和阿七的飞机在半空已看到某处黑压压地聚着一簇,直升飞机直接落在了他们的前面。

    这是在别墅的后方,一个大大的花园。

    他们下直升飞机后,就已看到龙九已坐在那里等着聂夜他们了。

    龙九坐在中间,洛言和洛行分别站在他的两旁,而张朵朵则被挨坐在他的身旁。身后则有十个打手,未出手,便觉身手不凡。

    车停到鹤云山庄门口时,张朵朵已被龙九撩得欲火烧身了,但是龙九根本就是纯粹地故意去撩她,让她难受,压根不会救她。“喜欢她”完全是洛家那两兄弟的臆想,更加不会舍身去做她的“解药”。

    停车后,龙九便冷漠地下车了,原先在车里他的火热一下子便恢复降到冰点。

    而张朵朵则被洛行暴力强行拖下车。

    也多亏了这个急刹车,晕车的张朵朵的,胃里像翻云覆海般闹腾着,胸口的闷闷不适感因为洛言的不停飙车和突然的急刹车,一下子重重地重新袭来。

    下车后的张朵朵便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将胃里的东西全呕吐了出来。

    吐到都见血了。

    那个场面,不单只是洛家两兄弟,连龙九都傻眼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聂夜的老婆人长得一般般就算了,还以为会有什么特别之处,竟没想到她真的是很特别,特别差劲。

    当时他们就开始紧张了,埋怨自己是不是抓错了对象,一直担心聂夜不会来,所有人都陪着龙九一直坐在花园里等着,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都不能去看,害怕惊动了对方导致他们不想进来。

    而这一场“令人瞩目”的呕吐,虽然血都被她呕出来了,但呕吐过后她却是有种前所未有过的舒适感,一整夜都处在混沌不清之中的脑袋也苏醒过来了,只有身体仍然痛苦,依旧是软绵绵,完全使不出力气。

    张朵朵听说中了情毒的人意识都会迷乱,现在自己大脑竟如此清醒,大概是因为自己吐的太严重了,把药都吐得差不多吧。

    清醒过来的自己,现在的每一刻都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张朵朵只知道,自己深陷欲火的身体,要么就是找别人解决,要么就靠自己熬过去。熬到药物在身体退效了,她就熬成功了。

    龙九故意让她靠紧自己身边坐着,就是想看到她被他的盛世美颜所诱惑但她得不到的样子。

    张朵朵不断地调整自己,尽量让自己不要恐慌,尽量保持冷静。每一次身体忍不住的时候,她就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低下头狠狠地咬自己的手臂,每一次牙齿都深陷到肉中,如果靠近看,隔着衣服都能看到里面带血的伤痕。

    “久仰大名!聂大少爷,终于等到你来了!”已戴上面具的龙九按耐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平静地对站在他正前方的聂夜说道。再不来,他可能要考虑连夜返回聂家大宅直接去刺杀聂夜了。

    聂夜?没想到他真的来了,张朵朵睁大了双眼看了几次才敢确认真的是她,对聂夜的意外出现张朵朵心中莫名地泛起了一点点喜悦。

    “看来你已经等我很久了?我们认识吗?”聂夜一副到别人家作客的神态,悠然坐到早就为他准备好的椅子,一点也不担心是否隐藏着暗算。

    张朵朵从聂夜说话的语气以及神态中并未感到半点要救她的意思,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瞬间沉默了。算了,自己是他的什么人,别再奢望了,你从来都是只能靠自己的,为什么今日你会这么愚蠢地相信会有人真心紧张过来救你?!

    “我和你,今天是第一次见面。”龙九细细打量着聂夜,颜值比他差一点点,霸气比他输一点,这个男人有什么好?竟然迷倒这么多女人?龙九露出鄙疑的眼神。

    聂夜看出来对方在观察着自己,他们的人已埋伏好准备就绪了,他也没有多少耐心,只想知道龙九的目的。

    “堂堂刀帮少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是潇漓让我过来的。”龙九一把把张朵朵放到了大腿上抱着。

    “潇漓”这个名字像是有毒的一样,阿七听到后,一下子怔住了,心脏都缩得紧紧,五年前那件事之后,聂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不敢再提这个名字。

    他扭头看聂夜,主子的脸已经快黑成炭了,随之散发出来的气场立刻由原来的轻松自在变得充满了杀气。

    洛家两兄弟和龙九后面的打手感受到这杀气后此时已经全都弓在弦上了。

    “哪个潇漓?”

    “潇漓只有一个。”龙九轻笑着在聂夜面前又开始玩弄起张朵朵的脸,话里行间也同样透着满满的杀气。

    嗯?这女人没反应?

    张朵朵已低头咬紧了自己的手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