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日后再家法伺候
    张朵朵本来就全身难受,被她掐住脖子后脸色很快就变得青紫了,然而,因为咬聂风的那一口已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现在的她浑身散架,想挣扎一下都没有力气了,只能任人宰割。

    对于方盈莹突然的出现,司马青也有点意外。

    “聂夫人,请冷静,她是大少爷的女人。”司马青冷静地向方盈莹汇报情况,但却没有要伸手救张朵朵的举动。

    “什么大少爷的女人?!想做聂夜的女人随便抓一把都是!她是什么人!竟然敢碰我的风儿!”

    方盈莹恨不得立刻就掐死张朵朵,她的宝贝儿子可不像聂夜,从小就没有受过半点苦的,更不要是受伤了,就算是少了根毫毛她都不会放过那个人!

    方菲儿看到这情形,心里暗暗作喜,虽然司马青的出现有点搅事,进来也没看到张朵朵躺在聂风的身上,但是,起到效果就好了,姑姑的反应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就好了。

    “聂夫人,她就是跟大少爷有婚约并且结了婚的女人呀,她就是少夫人!夫人,请你松手吧,再不放手的话她快要没命了。”

    司马青看着张朵朵发青的脸继续说道。

    站在一旁的以吴总管为首的一众人听到这话,本来已经缩在一旁不敢作声的,听到司马青说这个女人是聂大少爷的老婆,顿时都吓到了,这事情本来就很糟糕了,还要跟聂大少爷有联系,吴总管心里都有点哆嗦了。

    毕竟始终是身娇肉贵的女人,方盈莹掐住张朵朵脖子的双手很快也就没有力气了,也就松开了。

    “好,我松手!我不亲自动手,我有大把人手!”方盈莹心中的怒火仍然高涨,一副似要杀了张朵朵的怒容。

    被松开的张朵朵完全就像是个布娃娃一样,动弹不了,但又有种死而复生的感觉,因为缺氧而差点窒息的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因为过度惊恐而又有了半点意识:这里究竟是哪里……怎么这么多人……我是不是要死了……解药啊……我要解药……

    她嘴巴在不停地絮念着:解药……

    窒息缺氧的感觉逐渐消退后,浑身欲火焚烧的痛苦在她开始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又重新攻击她的身体。

    她唯一能够指望可以打救她的人只有聂夜和司马青,聂夜,张朵朵从知道自己出事开始脑袋里就没有浮现过这个人,在她的认知里,这个大魔头从不会顾及任何生命。

    虽然她觉得自己是有点奢望,但是她还是相信司马青会帮她的,至少,不会见死不救。

    可是,她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旁边的人好吵啊,究竟在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为什么不理她?!

    其实是她的声音太弱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在说话。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很显然,刚才她被怒火盖住了理智,现在才反应过来司马青说的话。

    “你说这贱人是聂夜的老婆?!”方盈莹的脑袋像是被放了个炸弹似的,“嗡”的一下子便更火了,整个人顿在原地,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夫人,小少爷和少夫人都被人下了迷情药。”司马青神色凝重,心里还是想着得尽快给他们解药,还有就是,在思考着如何向主子汇报这事,因为方盈莹应该不会放过张朵朵,重要的是,有可能就有了机会找到借口跟主子谈条件了。

    “迷情药?!”

    方盈莹这时候才安静下,看着他儿子,再打量了一下张朵朵。她这个聂夫人也不是虚有名头的,迷情药这些东西,她当然知道。她静下来一看两人,便知道司马青没有骗她。

    “哼!呵呵呵……”方盈莹安静下来后又突然放生大笑起来。

    这笑声像是藏了几把刀一样,一阵阵地传入到张朵朵的耳里,即使意识混乱的她,也感觉到这笑声有点毛骨悚然。

    张朵朵努力睁开自己的眼睛,只见发出这恐怖笑声的正是站在她旁边的中年女人,浑身珠光宝气,贵气逼人,虽然上了年纪,但身材仍保持得窈窕有致,似乎没有浓妆艳抹,也能感觉她的美貌,风韵犹存。

    张朵朵感觉这个女人的脸看起来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

    “姑姑,你没事吧?你不要太担心,我看表弟好像也只有这点伤痕而已,好像只是被人咬到的,虽然伤口是有一点点深,不过估计伤口也不会长很久。虽然表弟被人下了迷药,但他是个男的……”方菲儿其实还是很了解方盈莹的,她上前故作安慰方盈莹,实际上是在添油加醋。

    “男的又怎样?!要是这个女的这对我风儿做出了些什么事情,吃亏的当然是我的风儿!而且她还是聂家的大少夫人呢!”

    果然,方菲儿的一番煽情点火立马起了作用。

    “谁这么大胆敢给我儿子下药?!”

    “夫人,事发突然,这件事肯定是要彻查的。但是,当务之急,我觉得还是赶紧为他们解读吧。”司马青可不想在这里没完没了的又不能解决问题,而且宴会才刚刚开始,宴客厅里还有众多的宾客。

    “哼,敢在我们自己地盘害我们聂家的人,而且还是聂家小少爷,除了自己人敢这么做,还有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司马青心中冷笑,果然什么事都要牵连上他主子,想害人的那个是你吧!

    “我看这药根本就是这个小妖精下的吧!我倒是想问问你们家主子,为什么他的女人自己想要快活却要找他的弟弟?!他是怎么管教自己的老婆的!我们聂家可从来没有这么水性杨花、胆大包天的女人!”

    “夫人,外面都是宾客,大家都在等着您出场,要是再不把少爷他们转移去其他地方,到时候有什么任何不好的传言,对整个聂家都会有影响。我们需要尽快查清这件事,不能有多余的之情者。而且,中毒的时间拖得越长,迷情药的解药有可能发挥不了效果。”

    方盈莹看见聂风的脸色也越来越差了,聂家有事她也不会好过。

    “好,救少爷要紧。今天我暂且放过这个小妖精,等她醒了,我再家法伺候,让她知道清清楚楚地知道,教会她怎样守妇道!”

    大家便抬着少爷出去,准备从一条只有他们聂家的人才可以使用的通道,送他们的小少爷回主宅救治。司马青则负责张朵朵。当然,除了司马青,其他人都不敢去管张朵朵。

    本来迷情药这种东西是没有所谓的解药,但是聂家偏偏就是什么都有。

    这个秘密方菲儿是知道的。聂风中下的迷情药你们可以解,哼,但是我下在张朵朵身上的,这可真是聂家都没有解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