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情难自禁
    ——

    “报告!报告!九爷,紧急情况啊!”

    “说!”男子对隐藏在耳朵里的微型耳机里发出的有点慌乱的声音显然很不满意。

    “聂夜女人和他的小叔子一起进了一个房间!而且两个人到现在为止还待在里面没有出来!中间还有一个女人敲过门,留下了两杯水!报告完毕!”一个穿着聂家佣人的衣服的男子,在走廊里一边擦着东西一边小声地向他的老大汇报。

    “什么女人?!”

    “目前还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汇报?!对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影响?!”男子对他这个一向啰哩啰嗦的手下甚是烦恼。

    “那两杯水里都下了迷情药!我亲眼所见!估计里面两人有事啦!老大,我们要不要提前行动!报告完毕!”

    “哦?有意思!再等等吧!”男子听到这个汇报后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看一场好戏再走也不迟嘛!”

    ——

    房间内。

    当聂风的手掌触碰到她的后背时,张朵朵的身体竟觉得很舒服,男性身上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男人结实的胸膛离自己越来越近,张朵朵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聂风,不要!”张朵朵强忍着身体的渴望,想要喝止他可惜已经迟了。

    男人已经把她的拉链拉下去了。

    如玉般光洁的肌肤显露在眼前,男人觉得越发的灼热,不够!不够!还是不够!像是走着一股魔力驱使他向前一般,聂青伸出手掌轻抚着张朵朵的后背,一股柔软传入掌心,焦灼不安的心脏像是得到些许安抚一样,竟有点舒服,这种感觉让人着迷。

    而张朵朵,男人一遍又一遍的轻抚,身体的难受竟也消退了一些。可是,越是舒服了一些,身体却越是想要得更多!此时这个男人就像是万物的磁场一样,具有无比的吸引力,可以吸走一切,包括张朵朵此时身体的灵魂!她知道身上的药物在男人触碰她的那一刻起,已经开始药物的极致作用了,她的身体好想把一切都交给眼前这个男人!身体像火烧般灼热难受,只有这个男人在给她抚触时带来一点舒服!

    男人此刻的身体变化与她一样,同样的灼热难受,只有这个女人的柔软能给他带来一点缓解,给他身体带来一点清凉!可是,那一点点的清凉远远不够,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一下子便让他沦陷了。

    聂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本来从小他就是有什么情绪都是不能控制的人,现在他更是根本无法掌控自己。这感觉很难受,但是与女人的肌肤接触带来的愉悦却又是很奇妙。

    他感觉自己像是着了魔一般,他想要得更多!双手不知不觉中准备要褪去张朵朵的衣服。

    “嫂子,我帮你好吗?”聂风喉咙里低哑的雄性声音,并伴着粗喘的呼吸声。

    这些男性的气息像是一下子点燃了导火线一般,张朵朵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身体已有了强烈的反应。不够!远远不够!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解药,她的身体极度的需要他来灭火!而且是现在!马上!立刻!

    还没等不到聂风脱去她的衣服,她的身体开始蠕动起来,本来全身软绵绵的,不知道怎么地伸出了双手一下子勾住了聂风的脖子,然后坐了起来,整个小脸都贴在了聂风的胸膛,男人此起彼伏的胸膛,结实而有力,女人的小手禁不住的来回在他的胸前搓擦,樱桃般的小嘴还时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因得不到解脱而在寻求的呻吟声。

    男人顿时全身满血沸腾,完全失控了,他这一下算是彻底失去了理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眼前这个已经不是他的大嫂了,而是无法抗拒诱惑力十足的女人!

    他一把抱起了张朵朵,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双腿上。

    女人一下子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双手双腿都缠在了聂风的身上。

    男人一下子抱住了她!好柔软!好诱人的气味!这一刻,他只想让这个女人成为“他的女人”!

    “哼”男人在女人身体的渴望中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低吟。

    ——

    另一边,方菲儿牵着聂家夫人方盈莹的手在二楼的走廊里慢慢地边走着边聊着天,而走廊前方不远处便是张朵朵和聂青待在里面的房间。

    “菲儿啊,姑姑要是有你这样的儿媳妇就好咯,人又漂亮又有本事,又乖巧懂事!要是哪个男人娶到你,那一家人该多高兴啊!”方盈莹开心地说道,她真是看自己的这个外甥女越来越喜欢了。

    “姑姑,您老是说人家本事,到时候都没有男人敢娶我啦!”方菲儿撒娇道。

    方菲儿望着前方,笑意里带着几分耐人寻味的意味。

    方盈莹是准备出来跟宾客们见面的,本来根本不会经过这里,但是在方菲儿有意无意的带动下,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这里。

    当然,方菲儿是故意的。

    她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方盈莹走过来,目的当然是为了让她看看她家那个大媳妇张朵朵是怎样的不守妇道!

    她可不想自己的小表弟真的和张朵朵发生什么关系,小表弟从小性情纯真,长到二十岁这么大了还是像个小男孩一样,对男女之情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对男女之间的事根本一点都不懂。到时候看到那种情景,大家当然会想到是张朵朵空守闺房三年,寂寞难耐,见到对她这么好的又这么有魅力的小叔子,情难自禁,趁小叔子不懂,勾引自家小叔子。

    聂风毫发无损,得到方家的宠爱会更多。张朵朵身败名裂,聂家嫌弃,聂夜对她更是厌弃至极,谁还会听她解释,而且乔歆然下药的证据她已经掌握在手了。婚约什么的,到时候在事实面前,只能是废纸一张。

    呵呵,想到这些,方菲儿心中不免有种快要按耐不住的喜悦。

    ……

    “噔噔噔……”

    方菲儿看到司马青忽然出现在前面,而且还急匆匆地往房间的方向走去,身后还跟着吴总管,还有聂家的医疗队。

    糟了,不会有什么意外吧。方菲儿心里咯噔了一下。

    “出了什么事吗?怎么这么多人过去那里的?连吴总管都出动。”方盈莹看到这阵仗不禁疑虑。

    “走吧,菲儿,我们也去看看!”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