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被叫大嫂
    聂家大宅的大厅,大气磅礴,f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今晚都在这里云集,当然因为张朵朵平时都不关注这些,也就认出其中两三个吧。

    绅士名媛,杯觥交错,豪门小姐、当红明星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一时交头接耳,一时发出阵阵脆朗的笑声,像是一道绝色美景,不由得时时引起在场来宾的注意。

    当张朵朵挽着聂夜的手出现在门口时,她能感觉到,即使没有人说话,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放在他们身上了,这是聂家大少爷身上自有的光环,她能感觉到女士们的目光都在看着身边这位聂家大少爷,眼里透漏着迷恋的光彩。

    “是聂大少夜?!”

    “好帅啊!”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他跳舞……”

    再矜持的女人在看到帅气到妖孽般程度的男人时也不禁有点惊慌失措。

    然而,一旁的张朵朵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聂大少爷身边那个女人是谁?”

    “听说聂家大少爷已经结婚了,你们知道吗?”

    “我今天也听说了……”

    “从未见过聂大少爷在任何重要场合这么亲密地带着一个女人出席的!”

    “天啊,她不会真的是聂家大少夜的老婆吧?!好丑啊!”

    “不会吧?!她靠什么上位的?不会是耍了手段怀孕了?”

    一片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向张朵朵直面攻来,毫不留情。可是,聂夜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进门没多久就甩开她了。

    张朵朵心想,什么男人啊,自己的老婆都已经被人说三道四了,不用干点什么的吗?!即使真不把她当回事的话,把她领进门了,就这样抛下人,就不担心她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出了什么丢脸的事连累他没有面子吗?

    看着男人的背影越走越远,张朵朵心是彻底凉了。就算是假的夫妻,也不必这么绝情吧,说豪门薄情一点也没错。幸好,她也没有真的想当聂家大少爷的女人,所以对着如此地位高又帅气迷人的男人时,她一点也不觉得他哪里有魅力。

    张朵朵对于这些充满嘲讽的言语其实一点都不感冒,由小到大,受到的人身攻击都不少,这点小攻击算什么。

    张朵朵微含着下巴,虽然不是美人一枚,却是坦坦荡荡,落落大方。

    自己虽然是聂少夫人,但是昨日她已经听得很清楚也问得很清楚了,司马青的意思是今日的安排里,她是什么都不用干的,今晚的生日宴会像派对一样,想跳舞就自己去跳,想找别人聊天就随便聊,想吃东西就随便吃,但要是怕闯祸的话,那最好就什么都别干,差不多的时候会聂夜会带着她见聂夫人,到时要向大家正式宣布他们之间的关系。

    到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张朵朵只能等着,便拿起了一杯水随意在宴会厅里走着,当然,哪个地方较偏僻又少人注意的,她就往那边走。

    ……

    另一边,某个女人在人群中一边优雅地与人交谈着,一边目光时不时在捕捉张朵朵的身影。

    “蠢女人!刚才明明在门口那边的,现在走去哪里了!”方菲儿不满的嘟了嘟嘴。

    其实,张朵朵早就看到方菲儿了,时尚界的宠儿,艳丽非凡的她走在人群中间,本来方家名声就大,又是聂家的亲戚,有谁不会注意到她,有谁不想去巴结她。仿佛今晚这场宴会就是为她和聂夜而设的一样,两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场上的主要焦点,郎才女貌,俊男美女,不知道真相的人,还真的以为他们俩才是真的一对。

    这不是吗?因为无论张朵朵走到哪里都听到这样的声音。

    只是,张朵朵一想到聂夜那副冷漠的脸,感觉哪个女人都只是他的玩物。

    ……

    “朵朵,原来你在这里呀,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阿夜的弟弟,聂风。”方菲儿一手牵着一个男生,一手拿着一瓶红酒笑容亲切地走到张朵朵的面前。

    其实张朵朵一点都不想见到方菲儿,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呆着,晕车的那股不舒服的感觉还没完全消退,张朵朵总觉得心口有点闷闷的。

    “菲儿姐!”

    “你好,聂先生。”

    张朵朵看着这个男生,年纪跟她相仿,估计也就二十出头吧,个子高高,但看上去稍有点瘦弱,不过和聂大魔头不同,他却拥有一副人畜无害又干净帅气的面庞。这个就是聂夜同父异母的弟弟?

    “朵朵,你怎么叫得这么客气呀?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你是风的嫂子,风是就是你的弟弟了,你叫他“风”就好了。”

    “风,快叫大嫂!”方菲儿轻轻拍了一下聂风的脑袋,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不错。

    “这原来就是我哥的老婆呀?!大嫂!你好,以后你叫我阿风就好了。”男生竟有点兴奋,还异常的听话,而且声音听上去纯净爽朗,表情像个未长大的大男孩似的。

    “……诶……”张朵朵感觉有点尴尬,毕竟自己第一次被人这么称呼。而且,我能做你嫂子有多久还不知道呢。

    “来,今天这么高兴,我们一起喝杯吧!”

    说着话时,方菲儿已经让一旁的佣人把她手上的红酒倒了三杯。

    “啊?菲儿姐,我……我……我不会喝酒……”

    “不会吧?朵朵?你作为聂少夫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方菲儿瞪大了眼睛吃惊到刚喝下去的红酒差点都要喷出来了,心里却暗喜起来。

    当然,她故意拉高的声音也成功引起了周围宾客的注意。瞬间,大家都在那里交头接耳的嘀嘀咕咕。

    虽然听不到说什么话,但是张朵朵不用猜也知道了。

    真好笑,她昨天听到的聂家家规里好像并没有说聂家的女人不会喝酒得受什么惩罚,也没听到说聂家的女人非得一定要会喝酒。也不知道这些人有什么好奚落她的。她十二岁那年,因为不会喝酒,愣是被张婠婠灌了两瓶酒后搞得她不醒人事,衣服被撕烂,头发被搞乱,手脚被画上了乱七八糟的纹身,日光日白的被人拖到学校门口被人观光,晚上又被人推去了小树林半醉半醒的在那里过了一夜,从那以后,她背地里天天练酒量,也不知道被她喝了多少酒,早在几年前,她已千杯不醉了。

    只是,她想起司马青昨天跟他说过的话,要想不惹祸就什么都别干啊!

    “这红酒可是我珍藏了很久都舍不得拿出来的呢,就算是不会喝酒的人,喝一小杯也不会醉人的,朵朵,你可不会不愿意赏脸吧?”芳菲儿继续说道,而且真让人换了个小杯过来。

    “大嫂,你就尝一下嘛!这可是好东西!要是你一小杯也喝醉,那,那你放心好了,我保护你!”聂风认真的说道。

    什么嘛,明明就是自己想喝,那双看着红酒的眼睛都闪闪发亮了,张朵朵看着聂风心里暗笑。

    “好吧,我就喝这一小杯,要是我真醉了,你可要信守承诺哦!”

    “一定!我聂风从来说话算数!更何况你是我的大嫂!”

    张朵朵心里虽然不安,可能是架不住聂风的要求,也可能是出于对聂风的信任,喝了那一小杯红酒。心想,司马青也不是什么好人,让人什么都别碰,怎么可能?!我就不信喝个酒会死人,反正有人保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