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进家门
    终于到了。

    张朵朵松了一口气,并不是因为脱离了与聂夜一路上没有对话的尴尬气氛,而是终于摆脱了这飙车般的行驶速度对她造成的晕车伤害!

    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张朵朵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开车门走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你的手松开!”

    放在开车门上的手就这样被突然而来的无端的苛斥声怔住了。

    干嘛?不是到了吗?她都看到外面的豪车在门口排成了长龙,这么大阵仗,难道这里还不是聂家大宅吗?

    张朵朵不明所以的看了眼身边这个动不动就冷声喝她的男人,这个富家大公子脸上依旧冷峻无情,张朵朵没有作声,忍住不舒服,安静地坐着,看着窗外。

    此时,张朵朵看到远处有两个保镖逐渐向他们的车靠近,然后恭敬打开车门。

    切,原来不让她自己开车门,是因为要等人过来开门啊,回到家门口下个车也得讲究。也不见怪了,只是她自己好久没享受过这种待遇而已。

    车门打开后,张朵朵动作麻利地下了车。

    “谢谢!”她向给他开车的保镖道了声谢。然后便站在车旁,深呼吸,比在车里好受了很多。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思顾及旁边那个保镖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而另一边,却是不慢不急的,一双长腿下来,那男人一米九挺拔的个子凌厉,穿着当下时装秀最新款的西装,右手修长好看的长指戴着欧美王子嵌钻紫宝石戒指,浑身透着王者的霸气。

    聂家大宅门口早就围满了一排又一排围攻的记者,有人已经认出来了,他就是聂家大少爷。

    张朵朵下车后在透气的时候,环顾了一下四方,像是一片车海,聂家大宅的大门口停满了豪车,更有一辆辆的名车接踵开来。而周边,则是几片小树林,虽然是小树林,但举目望去,都是些参天大树,目测都是些上百年的好树。

    平日里,如果没有没有聂家人的允许,根本就没有人敢进入到这片区域。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朵朵的小手已经被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牵起,直到一股直觉里的来自男性的危险气息向她越来越近时,她才猛然警惕起来,然而却看到她的手已经被挽在他的手臂上。

    “少夫人,这是准备好给你送给聂夫人的礼物。”

    司马青走到一旁,毕恭毕敬地将包装精美的礼物,和女士手提包递给了她。

    “好。”张朵朵看了一眼司马青,看着他对自己总是毕恭毕敬、做事情总是尽心尽力的态度,本来还存有一丝好感的,但现在那一丝好感也全部消失了。

    张朵朵跟着聂夜走动,看着脚下这条红毯,张朵朵也是无语了,明明可以直接把车停在家门口的,硬要把所有的车安排得只能停到几十多米外的地方。

    听说聂家的家族分支较多,家族集团涉及范围庞大,究竟有多少,即使是商圈内之人也没有人能够打探的清楚。娱乐业行业也有涉及,但是生意归生意,族系代代下来,也没有哪个把自己曝光在媒体中,把自己搬上荧幕前,更不会让媒体记者出现在自家门前。

    直到聂夜的父亲把方盈莹娶进门后,也就是聂夜的继母,这个仿佛是墨守成规的规矩就被打破了。方家集团强大,在f市,除了聂家,方家在财力势力上可以排到前三,在娱乐业上,可是巨头,家中不少人还是娱乐界里的名人,包括方菲儿,所以今晚除了各大豪门政界等人物过来,还会有不少当红明星到场。方盈莹年轻时便是知名影星,只是后来嫁入聂家后,便淡出了娱乐圈。反而,聂家却逐渐开始与媒体保持一定的曝光率。

    张朵朵暗暗感叹道,时代在变,哪个豪门望族不会在镜头露个脸?

    当然,张朵朵可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回个家,跟去参加什么颁奖会要走个红毯似的,也不知道身边这个豪门大公子爷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

    本来在他们前面有好几个人在走着,时不时还停下来望向两边记者媒体的镜头。

    张朵朵心想,这下不会真的跟着被上新闻头条和八卦杂志封面吧,虽然自己已成年,但目前的身份还只是个在校大学生,她可不想成为学校里面被热议的对象啊。

    本来只是僵硬地搭在聂夜手臂上的手,变成握紧自己手心的小拳。

    “怎么,家门都还没进就害怕了?”这种又胆小又想当女王的女人,他倒是想看看她究竟是有多想当他的女人。

    嗯?张朵朵抬头看了他一眼,把拳头慢慢松开,这种毫无温度的说话方式她真的觉得很讨厌。怎么,明明自己的拳头都没有碰到他,眼光都没有落到过她的身上,身体也没有在颤抖,这个男人他是怎么知道她紧张了。

    “禁止拍照,都闪开!”司马青命令着,两排训练有素的保镖已将记者拦开。

    本来“咔嚓”声不断,闪光灯不停的两旁,随着他们的过来,一下子都停止了。

    虽然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聂家大少爷挽着个相貌平平的陌生女人往家门走,但没有记者敢提问,偷拍,只是不断地偷偷打量着张朵朵。

    张朵朵松了口气,至少没有被人拍照。

    ……

    “哎哟,哎哎,我的大侄子,又换女朋友啦?哦,不对,这位应该是侄媳妇吧?!长得很标致嘛!你这样很扫大家的兴啊,这来的都是自家朋友嘛,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结婚这么久了今天你终于肯把藏了多年的聂少夫人带回家一家团圆,这么高兴的日子干嘛不让人拍呀?拍!”一位衣着光鲜挺着个大肚腩的中年男性兴致勃勃走过来说到。

    然而,并没有记者敢拿起手中的相机。

    “五叔,今天这么喜庆,预祝你今天玩得开心。失陪了!”说完聂夜便走开了,留下的中年男子笑容也僵住了。

    一进屋内,聂夜就被上流社会人士簇拥了。

    一旁的张朵朵瞬间便被自由放逐了。

    金碧辉煌,华丽高贵,名门望族,这是进到屋内的张朵朵看到里面的场面后的第一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