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明日有生日宴会
    “哦……哦,好的好的,司马先生,我马上回去换身衣服。”

    说完,张朵朵便起身,这过程还不忘踉跄地跌了一跌后才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失礼了!”张朵朵面露尴尬地瞧了瞧司马青。

    “少夫人,您没事吧?张婶!张婶!”司马青略带担心地叫来了人,但依旧绅士般风范的站在旁边候着。

    张朵朵刚想说不用这么麻烦了,结果张婶便慌慌张张的迅速地跑了过来。

    “司马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吗?”张婶喘着气问。

    “扶少夫人回房间!”

    “啊?”张婶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知觉地叫了出来。

    “人老了耳朵有问题吗?扶少夫人回房间!”司马青已有点烦躁,自己是最不喜欢这种下人了,他有他自己做事的原则,即使自己的主子有一天落难了,他也永远是自己的主子。

    “是的司马先生!我马上扶少夫人回去!”司马青还没说完的时候张婶早已颤抖了。

    “不用了,不用了,不用这么麻烦了,司马先生。”张朵朵看着一旁的张婶,明明是个人肉眼都可以看出这张婶对她张朵朵是满满的嫌弃,但此时此刻却不敢有任何作声,张朵朵心里感受到了一种愉悦感,差点就快要憋不住笑出来了,她想张婶现在的心里肯定是有万匹草泥马在奔腾吧,不知道她日后要如何变本加厉地折磨自己了。但是,张朵朵确实不想别人扶她回去,毕竟自己是装出来的嘛,自己有手有脚的不会回去么,而且她真心不喜欢张婶。

    “呃,少夫人,真的不用吗?”

    “真的不用了,司马先生。”张朵朵微笑着对他说。

    “好吧,那少夫人,我先到客厅等您。”

    “嗯。”说完,张朵朵便自己一步一步地慢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里。

    而张婶早已迫不及待地松开了手站到一旁去了,聂夫人生日每年都会在聂家大宅举宴,只是今年的宴会听说要搞得特别大,大家都知道了,年年都没有叫她张朵朵过去,她才不相信今年她就突然飞上枝头当凤凰呢,说不定还有得她受罪的呢。

    但是,张朵朵背后一直有双匪夷所思的眼睛看着她,这地又不滑,又平平坦坦的,又没有人推她,干嘛好像受伤了似的?!司马青心想,外界以为少爷重女色,其实他知道,少爷根本不重女人的外表,这女人,矫情做作得很啊,难怪聂少不喜欢!

    ……

    年年都有生日,干嘛今年突然叫上她呢?究竟为何,张朵朵也不知道。

    张朵朵想来想去,看来明日聂夫人的生日真的非比寻常,估计连聂家的猫猫狗狗都要严肃对待,不然为什么在这里连下人都敢看不起的她,都要指定必须要到场。

    但是奇了怪,这聂夜明明瞧不起她,完完全全可以直接和她离婚,为什么还要安排她去参加。

    三年了,不问不理,又不离,不给外界一个交代,家族这么庞大,也要在家里有个说法吧。可能真如她所想的那样,这婚约有他聂夜所不能解除的理由吧。

    张朵朵已换过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真的只是换了件干净的白裙子!而已!款式、颜色、大小等等都一样!

    司马青真怀疑她有几套这样的衣服裙子。

    “少夫人,我们开始吧。”等张朵朵下来客厅坐下后,司马青开口说道,桌子上早已为张朵朵准备好了三本书那样厚的资料了。

    “好。”张朵朵虽说也出生在小豪门,世面还是见过的,虽然从小到大,她妹张婠婠时不时就扔本张家家法给她,里面无非就是张婠婠自己专门为了针对她而弄出来的,说白了就是胡闹。但也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聂家,参加个生日宴也得先看三本大厚书呀?!

    “司马先生,这三本是?”张朵朵一脸认真地问。

    “这本是明天生日宴的流程细节,这本是明天参加宴会的名单资料,还有,这本是聂家家规家法。”

    张朵朵看着司马青最后拿起的那本厚10厘米的聂家家规家法时,真心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未见过世面的小妹妹。

    “头发必须留长之及腰,不可擅自剪短,不合礼仪者,杖法处置。”

    张朵朵随便翻开看了一眼,天啊,现在社会已经这么进步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封建的东西啊?!

    辣眼睛啊!辣眼睛啊!张朵朵张开的嘴巴久久不能合上。

    一旁的司马青轻轻地合上了那本家规家法。

    “少夫人,少爷吩咐了我一定要给您讲清楚的,您不用着急,我们先从宴会流程开始讲吧。”

    “明天,……”

    “那个,司马先生,那个杖法是什么意思?”

    司马青大概讲了十分钟后,张朵朵终于反应过来了,只是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对杖法的解读中。

    司马青愣了愣,这女人是完全没有把他刚才所说的听进去吗?仅仅一个杖法,就已经被吓成这样了?!

    司马青苦笑了一下,“就是用木杖杖打。只要少夫人没有违反家规的话,就不必担心惩罚的事了。”

    “……哦。怎么以前没听说过聂家有这样的家法呀?”聂家真的如此恶劣呀,只是怎么以前外界只传过说聂家家规很严,但没想到会这样,而且还有家法这回事。

    “外界?少夫人,这是聂家的家事,与外界无关。”

    “……哦哦,明白了。”

    “少夫人,那我们可以继续吗?”

    “呃,可以可以,您继续吧!”张朵朵回过神来,心里暗暗庆幸,幸好自己现在是一头长长的黑发。

    “少夫人,那我继续讲了,……”

    ……

    三个小时过去后。

    张朵朵肚子开始咕咕叫了,中午饭时间早就到了,见司马青仍然兴致高昂,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节奏,张朵朵终于忍不住了。

    “那个,司马先生,我们是不是要先吃个饭,然后再继续?”

    司马青连时间都没有看一眼,“不好意思,少夫人,少爷说了,如果少夫人没有把这些都听完,午饭不能吃,如果到了晚上还没听完,晚饭也不能吃,不好意思了。”

    看来这聂夜真的想弄死她了,饭都不让吃,干嘛不提前几天过来,也就不用这么赶了!听司马青的意思,就是一定要把这三本东西听完了,她和他才可以休息。不能反抗,唯一的方法,就是坚持下去,让司马青尽快读完这几本东西。

    “好吧,辛苦司马先生了,您继续。”张朵朵喝了口水后,疲惫地坐在那里继续听书。

    ……

    “好了,少夫人,您都了解清楚了吗?有没有什么要问的?”

    张朵朵抬头看了看客厅墙上的钟,晚上九点。

    终于解放了。

    “没有要问的。”张朵朵其实根本就没听进去多少,此刻的她只想快点吃点东西然后快速地爬到自己的床安静地昏睡去。

    “好的,少夫人,那您今晚就早点休息吧,明天要穿的礼服和首饰都放在更衣室了,明早会有人过来为您化妆准备的。”司马青也感觉自己解放了,一个白天不停地读,也是够累了。少爷吩咐了,只需要把所有的这些都讲解一遍,如果少夫人有疑问就解答清楚,至于她能记住多少就不用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