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你很想做我的女人?
    “谁给你权利打我的女人?”

    像是苛责的语气,但又似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终究也是个不想安分的女人罢了。今日一看,聂夜眼中对她的厌恶更是连旁人都明白不过了。

    你的女人?我倒是很好奇你的女人究竟是哪位,面前这个女人明明就是小三啊,而且事情没有弄清楚说她打人了就是她打人了吗?聂夜那双眼透露出来的厌恶她张朵朵算是看得一清二楚了,果然豪门子弟都是些好色之徒,听着这两个人一起唱双簧般的栽赃陷害自己,坏了,难不成这聂夜真想把自己踢走然后娶了这妖精?

    张朵朵觉得此刻自己的肚子里憋满了火,但就算无法保住自己这个聂家少夫人这名衔,她也绝对不敢这么傻去质问聂夜,那可是玩命啊,而且是玩她自己的命,虽然没亲眼见到这聂家大少爷动怒,但外面对他的那些传闻也不一定是假的,至少那些平时对她凶得不行的下人见到他后连屁都不敢放,双腿还要瑟瑟发抖,要是他一不开心要整死她也不是没这个可能的。

    保命要紧啊,至少现在还没看到聂夜黑脸呀。

    “聂少爷,我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但是,您看,我满手泥土,哪敢碰脏她干净的脸啊!”张朵朵蹲在地上毕恭毕敬地回答他,她本来就蹲在地上整理这些花草树木,满手是泥,刚才还在拔着草,乔歆然整个脸都干干净净的,她张朵朵有没有打她,显而易见,不言而喻啊。

    乔歆然听到这话时瞬间懵了一下,她看了看张朵朵,那双手都是泥,不仅是手,衣服上,甚至头发上,都沾有泥,有干的,有湿的,一看就知道不是现扑上去的。

    但是乔歆然并没有露出丝毫因为理亏而退缩的意思,反而有几分得意,无论怎样,她都会胜出。

    这种状况下,对与错很重要吗?聂家大少爷常不按常理出牌也是众所周知的,谁对谁错他说的才算,重要的是他从不喜欢别人狡辩。

    更何况,堂堂的聂少夫人,把自己弄成这样,就算你没打我,聂氏家族是何等地位,早就听闻聂氏还有古板严死的家规,现在她这副浑身脏兮兮的模样,哪里配得起聂家少夫人这称号?!不用拖回去受罚就算她命大了。

    一个是美人,一个是丑八怪;一个皮肤白嫩干净妆容精致,另一个衣服老套满身是泥;一个懂礼仪识大体,一个没见过世面乱辩驳。两个女人,相差如此巨大,就像是一个天一个地。只要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选。

    有这想法的不光光是乔歆然,旁边的司马青也是很期待着这场好戏。

    乔歆然默默地走到了聂夜身旁,仍然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亲爱的,我只是想你,起床时看你不在,就自己下来到处看看能不能找到你。”

    乔歆然向聂夜伸出双手,想着聂夜把她拥进怀里。

    然而,聂夜像是没看到她双手似的,坐在花园的大长椅上,像一座温柔的冰山。

    乔歆然见他没反应,只好自己主动地抱了上去。

    张朵朵看到聂夜一副冰山总裁的样子,心里倒是不解:明明为了那个女人在质问自己,干嘛又对人如此冷淡,这两个人昨晚还如胶似膝地缠绵在一起,现在又是怎么了,不会吧,这难道就是豪门子弟间的爱情?简直比她妹妹张婠婠的还要狗血啊。一晚一朝的时间便刷新又刷新了她对自己丈夫的认识了。

    “你想上我的床?”聂夜对张朵朵的回答显然并不在乎,看到这个女人满身的泥,尤其是她那想极力要澄清自己的辩驳,还有她那卑微的姿态,心里早已是不耐烦。但他还是想听听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理由让她敢去想爬上他的床。

    乔歆然抿嘴一笑,果然,谁对谁错对于聂大少爷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所说的话踩到重点了。

    “嗯?有胆子想没胆子去承认吗?”他足足等了十秒钟竟然还没听到这个女人给他回答,本来就没多少的耐心瞬间磨灭,勃然大怒。

    “说,你很想做我的女人吗?”

    花园被清晨温暖的阳光撒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沁人的花香和新翻泥土的气息,然而,从这一刻开始,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让这个空间充入了强大的压迫感。

    所有人的神经霎时间全都绷紧了,目光都齐刷刷地望向张朵朵。司马青满眼焦灼,心里只能祈祷着这垃圾女人可千万不要连累他。

    其实张朵朵开始时以为自己听错了,完全没反应过来,等到聂夜再问一遍时,她算是弄清楚了聂夜究竟在问她什么了,然而抬头一望时,却感觉到自己像是对上了一双令人差点恐惧到连灵魂都在颤抖的猛兽般的眸子。

    张朵朵心里打了个激灵,天啊,这聂夜比那些向她追债的人简直就是凶狠一千倍一万倍啊!但是,她明明就是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还没说啊,可是这要她怎么回答呀,明明她就没说过这话呀,

    “聂……聂少爷,我嫁了过来,定会谨遵聂家家规的,不敢也不会随便有任何想法,我从未说过想要上你的床如此不得体的话呀!”张朵朵恨不得此刻自己能跳入黄河以求自己的清白。

    “不得体?那你是不想做我的女人吗?”俊美如斯的男人,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不得体?呵呵,待在这里三年的女人,他是时候要看看这个女人是有多得体。

    “不是的,不是的,聂少爷,世间有哪个女人不想做你的女人啊!但是关于婚约的事,张家遵守诺言,但也敬重和尊重聂家的意见,结合两个家族的意见,最终一致认同婚约之事。父母是至亲,即使从未见过聂少爷本人,我遵循父母意见,按婚约嫁给聂家,只是我在这里等了三年了也没见到自己的丈夫,哪个新婚女人不心碎?!但是嫁给了少爷,我终身都是少爷的女人!无论少爷待我如何,我整个人和整个心都是少爷您的了!。”张朵朵边说边挤着眼泪动情地说道。说什么都只是借口,原来都只是想跟她离婚然后把她赶出去!要不是因为她现在没地方可住又身无分文,她才不会想见到这阴晴不定的聂家大少爷!更不想做这个处处遭女人妒忌的聂少夫人!

    聂夜倒是平静下来了,怒火逐渐散去,他没想到这又丑又俗气的女人能搬出条条道理地跟他讲话,既回答了他的问题又完美地避开自己的问题。有意思,嫁到聂家的女人都如此,不是吗?!聂夜心里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