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挑衅
    第二天,小房间里,张朵朵一如既往地在清晨的六点半就醒来了。

    伸了个懒腰,没有再赖床,便起床了。

    自从嫁入聂家,搬到这里来住之后,起码每日告别白天的疲倦后,夜晚躺在床上后便可安心地一觉睡到天亮,没人半夜吵醒她了。

    昔日,在张家,从她记事起,只要张婠婠在家,不仅白天各种针对自己,到了晚上还不忘吩咐家里的下人各种捉弄她,十多年来都没睡过好觉。

    所以说,即使这个婚约有毒,好歹她这三年每天都可以睡个美容觉啊,这已足够了。

    如果……如果自己能够继续像现在这样待在聂家,与聂家人只是有个名分关系,但又不相干,这日子还是可以好好过下去的,毕竟,大树下面好乘凉呀。

    张朵朵来到卫生间,现在镜子面前,镜子里的自己,去掉所有化妆后,双眉如同远黛,一对眼睛如同盛着一泓秋水,稍稍动神,便波光潋滟,流转间灿若星辰。鼻梁高挺精致,娇嫩的双唇如同三月的桃花,粉嫩诱人。长款睡衣遮挡下的肌肤如月光下的白雪般白皙光洁,20岁的她正是年华正好,肌肤嫩如初开的白玉兰般细嫩。

    为了方便长期戴着假发,便留了个齐肩的短发,每次戴假发时,一手便可撸起所有头发了,方便至极。现在摘去假发的自己,如墨般的短发慵懒的披散在肩头,更显她那瓜子般的脸庞精致动人。

    “唉,这张脸得祸害多少人呀!”张朵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免感叹道。

    这些年,为了避开她那个霸道的妹妹的更多的折磨,为了自己更好的活着,不得不乔装打扮自己过日子。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张朵朵赶紧地像以往一样为自己化妆了。

    另一个房间里,阳光已撒进窗内了,躺在床上的女人疲倦地转过身,伸出一手在凌乱的床上摸了又摸,却是扑了个空,女人似是不甘心,又转回身去,双眼仍未能睁开,又挪动身体伸手在另一边摸了摸,依旧没找到人。

    乔歆然猛然地睁开了双眼,环顾四周,诺大的房间,除了她本人,竟看不到其他任何人。

    聂夜呢?

    不会吧,昨晚还跟她翻天覆地般**一番,虽然她早就知道聂家大少爷霸道,昨晚一夜她算是体会到了。昨晚他只是接了个电话而已,也不知道什么事,接完电话后的他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满脸黑云,那眼神简直要把人都给杀光似的,吓得她顿时心里直抖擞,根本不敢动弹。想着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睡上聂家大少爷的床,更不要说是做他的女人了。昨晚她也只是抱着期待的心,也没想到进展如此快。但是昨晚聂夜情绪不好后如野兽般凶狠,吓到她根本就不敢动弹,想想都不敢再有下一次了。

    都说聂夜阴晴不定,她乔歆然算是见识过了。

    今早聂夜一下不见了踪影,不会吧,她不会也像其他女人那样,这么快就结束了吧?!

    聂夜是恐怖,但为了得到这样的男人,乔歆然还是觉得没什么可以阻止她继续下去的。

    怎么说聂夜还当着他自己的老婆的面,抱着她进了他的房间。再努力点,少夫人这个位置就是她的了!

    想到这,乔歆然心里的荣耀感再次从心里油然而生,那个丑八怪想做少夫人?!哼,想到她那样子乔歆然便觉得好笑。

    “可怜呀,竟然独守空房三年!”

    花园里。

    张朵朵已化好妆,跟昨晚妆容打扮一致。她搞好一切后首先看了看聂夜的车是否还在,结果就听说今日凌晨,聂夜带着司马青离开了这里,好像不知道赶着去哪里要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情。

    但她看到许管家他们还是处在一级戒备的状态,由此她估计聂夜还可能再回来,所以她也保持着一级戒备的状态。

    其实她可以像往常那样早上出去外面,但是在还没搞清楚聂夜对她的态度之前,张朵朵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擅自离开这里,毕竟自己的老公回来了,她也没有要出去的理由啊。

    但是,想到昨夜聂夜那副尽是轻蔑的模样,自己都想吐了,更加不想正面迎战,想他那种日理万机的男人,最好因为自己的平凡俗气就这样过一晚就把她忘掉吧,然后继续如此相安无事的让她在这房子里住几年,便够了。

    但这房子这么大,想了好久,还是觉得来这花园里容易隐藏自己,毕竟这里树又多花又多园丁又多,要躲起来不让她看见也容易。

    “咦?那个不是昨晚那女人吗?”张朵朵看着打扮得红艳艳的女人慢慢地向她这边走来。

    眼看着乔歆然离自己越来越近,看来躲得了聂夜也还有万千个聂夜身边的女人啊。

    乔歆然从楼上下来后,本来想到处找找聂夜的,聂夜的电话可不是随便能打的,她乔歆然还是知道什么地方不能惹的。

    没办法,她只好在这别墅里到处溜达,没想到在远处便看到了张朵朵。

    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这个又丑又卑微的女人凭什么做聂夜的女人?!这豪宅的女主人也应该换为她乔歆然才配得上!

    “这位不是少夫人吗?怎么自己的老公三年没回家现在见面了你一点都不开心的呀?难道……”,乔歆然看着张朵朵那身一看就低廉的衣着暗讽道,“难道你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就见到大,现在你对他都没感觉啦?”

    什么青梅竹马,今天早上乔歆然早就找了几个下人把事情搞清楚了,不过是婚约所致,三年了聂家的人没来看过她,连自己娘家的人也没来看过她,估计是家里人也嫌弃她,聂家也不满这婚约,只是为了遵守诺言,不好反悔罢了。这女人,连家里的下人都看不起她,真可笑,还想跟她抢聂夜!

    张朵朵没有出声,要是她张朵朵像她乔歆然那般天天想被聂夜“宠幸”的女人,她现在肯定会被惹到内心想只炸毛的公鸡,只可惜她不是。

    张朵朵没有搭理她,继续为那些正开得灿烂的小花。

    “既然不是你对他没感觉,那就是聂少爷对你没感觉咯?!难怪三年都没见面,难道连家用也忘记给啦?难怪少夫人连穿衣服都如此节俭了!”

    “哪里是忘记给家用了,乔小姐,我看呐,我们家少爷怕是忘记了这个夫人吧!”王婶不过是路过而已,也不忘挖苦她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