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九十七商业会谈
    巴托奇亚共和国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国家,由于一个天空竞技场而变成了高手云集的地区。虽然不知道当初建造天空竞技场的人知不知道日后这个建筑会使得这个国家成为格斗家心中的圣地,但是他的行为确实使得这里成为了一个传之地。

    而另一个传之地,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枯枯戮山上之上。

    “我的名字,叫伊尔谜揍敌客,之前写在名片上的那个是假名。”

    坐在前往枯枯戮山的大巴列车上,伊尔谜终于把自己的身份抖了出来。神威叹了一口气做出了一副忧伤的表情,而云风却马上就停止了看风景的动作,一扭头盯着他“什么那居然不是你的真名”

    你居然还真的信了这是真名吗

    连神威都忍不住想要翻个白眼了。

    但是伊尔谜居然也一正经地摇了摇头“嗯。因为父亲过真名不能随便透露,我想了几天才想出了这个名字。”

    云风的嘴角抽了抽“我还以为你的父母审美奇葩呢你自己才是个怪人啊  ”

    枯枯戮山极高,到山顶的时候云风已经感觉到了一些轻微的呼吸不畅了而在看到那扇抬起头才能看完的大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不如团成团滚下山算了。

    “要进去,只能选择推开这扇门。”

    伊尔谜这么着,用巨大的猫瞳看了一眼云风“看吧,我可没有骗你。”

    这扇大门实在是气势恢宏,墙沿上那张牙舞爪张开大口的双龙也是颇为壮观。云风内心胆战心惊地打量着这扇门,问了一句“它多重”

    “这一扇2吨,”伊尔谜指了指最的那一半门,然后依次解释,“外围这个4吨,然后是8吨,第七扇一个128吨。”

    他顿了一下,看着默默扳手指做计算题的云风“提问,这里一共有几扇门”

    “一共是508吨”云风一边听一边算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伊尔谜以手击掌“又是一个思维被局限了的家伙,我弟弟3岁就会无视这些言语上的陷阱了。”

    云风“”

    神威给予了一个“呵呵”的嘲讽笑容,然后看着大门叹息了一句“真是太重了,我没把握能进去呢。”

    “不能从地上挖过去或者从上面翻过去吗”

    伊尔谜看着云风煞有介事地拿出了镐子和梯子,就觉得如果不明一下他估计真的会翻过去“不行,这扇门里面有我们家的宠物,任何不是从大门进来的生物都会被它吃掉的。”

    云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哦这样啊那就是可以在门上开一个洞吧”

    他的行动力简直惊人伊尔谜还没考虑好在门上开一个洞到底算不算作弊这个问题,云风就几镐子下去居然就敲出了一个洞

    伊尔谜“”

    门被敲破了一个洞这么大一块石头也不好找啊,搬上来也要花好多钱的啊。

    他在“出手干掉这个破坏家庭财产的家伙”和“把他们当作客人请进屋”之间思考了几秒,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原因大概是他觉得和神威对上没什么胜算“我来开门,你们就当作是我的客人吧。”

    云风马上就做出了请的姿势“请”

    神威也笑眯眯地做出了请的姿势“谢啦”

    好像是被他们坑了。

    伊尔谜对于自己吃亏倒没有什么感觉父亲也过的时候多被骗几次总比以后骗要好,他伸手推开了三扇门,然后带着云风和神威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首先看到的就是那一头几乎有两个成年人高,皮毛呈红棕色的大狗。它趴在地上好像是在发呆一样,尖利的牙齿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白光,云风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狗实在是被吓了一大跳他身就是猫控,对犬类没什么特别的爱,这么大一只更是让他心中的爱熄灭了“好大。”

    “他的名字叫三毛。”伊尔谜走进摸了摸它的皮毛,一个10多岁的孩子这么面色镇定地和一只大狗在一起的模样实在是诡异得不得了。

    “为什么不叫定春嘛”神威摸着自己的下巴,不知道为什么感叹了一句,“这是我见过的最像定春的动物了”

    所以定春究竟是什么啊为什么你总是给一些奇奇怪怪的动物冠上这个名字啊

    伊尔谜带着两个异世界的人类一路走过前面的庭院来到了正厅,一路上云风看到连一个扫地的血都是厚的让人咋舌,对这个孩子的家实在是有了一些好奇了“你们家是做什么的感觉到处都潜伏着高人啊。”

    身在巴托奇亚共和国却对揍敌客家族毫不了解伊尔谜有了一种“要提高家族知名度”的,他思考了一下自己父亲在接待客人时使用的措辞“我们揍敌客家族,是一个杀手世家零失手零延时,价格公道效率客观,在其他的杀手部门之中口碑也是非常好的。”

    云风“原来你是个杀手啊真是了不起的职业呸这种职业为什么没有被请去喝茶啊你不觉得你用一种推销员的口气夸赞自己的杀人技巧有什么不对吗三观都被歪到哪里去了”

    神威进来之后眼睛就一直在发光,在听到云风三观正直的演讲之后摆了摆手“呀你不用太在意啦,他也只能嘴巴上而已那个词语是怎么的嘴炮”

    伊尔谜沉着冷静地点了点头“嗯,我明白的。”

    这个世界全部都是三观不正的家伙,云风默默地把头扭到一边去,表示了自己对于这种三观不正现象的鄙夷。

    伊尔谜的父亲看起来很有男人味,他有一头非常酷炫的银色长发,穿着一件类似于古装的黑色衣服,气质看起来也是淡然不怒自威,实在是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味道。

    他第一眼看了看他的儿子,随即把目光放在神威身上长达十几秒,最后才把目光停在了云风身上“梧桐告诉我你回来了,还带了两个客人,想必就是这两位了。”

    他的声音浑厚低沉,但是并没有给人压抑的感觉看起来不像是个杀手反而像是个威严又不失慈祥的父亲。云风默默地在心里给他点了一个赞,然后道“我们其实是想要借你们家一个人”

    “先坐下吧,”他挥了挥手,“基裘出门了,伊尔谜,你先去把身上的衣服换掉。”

    云风才发现桌子上已经备好了茶茶杯摸起来还是温热的,可是云风刚才对正厅里有人端茶上来没有任何印象。

    好厉害。

    云风笑了笑,觉得自己开始不由自主地有些紧张了起来“虽然才知道啪呸伊尔谜他的职业,但是我前来拜访并不是为了雇人杀人的。”

    他把自己的来意了一遍,伊尔谜的父亲席巴很明显有些吃惊,显然是第一次遇到来他们家找医生的人。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道“霍斯确实是我们家的私人医生,但是揍敌客家只接杀人的生意,而且医生也只负责医治揍敌客家的人。”

    云风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只是”席巴看着云风波澜不惊的脸心里赞叹了一声,“并无斡旋可能你能给我什么作为交换呢”

    伊尔谜那孩子肯定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是他还是选择把这两人带了回来,可见这两人必有值得利用的地方事实上席巴也已经看出来了他们身上特殊的地方。

    那把被惊人的念力包裹住的雨伞,实在是从未见过的技艺。

    如果能够据为己用的话

    “钱”云风把自己的银行卡掏出来。

    好直白。

    席巴给云风的性格下了一个定义,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有了一点儿好感度他也很讨厌在做生意时迂回绕圈半天没有重点的客户,最近都有直接让普通客户填表的意图“由于没有先例,我们也不好定价主要是我们揍敌客家是杀手家族,若是这个门打开了,我实在是担心以后全部都是上山来求治病的家伙了。”

    云风被对方“坚持杀手事业一辈子不动摇”的决心给囧到了“你们也可以开发一些其他服务啊  ”

    “不能乱,”席巴摇了摇头,“我们又杀人又救人,岂不是所谓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吗这样下去揍敌客家的招牌只怕有损伤啊。”

    他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已对

    云风被对方爸爸几乎话给彻底打倒,差点儿怀疑自己三观不正。但是席巴随即马上就开口道“虽然我是生意人,但是有些事情也是要讲原则的这样吧。”

    云风坐直竖身体起耳朵。

    伊尔谜此时刚好换好衣服回来他在家里穿的衣服就看起来正常多了,虽然色调搭配还是有些怪怪的。他一头短发还是湿漉漉的,很明显是刚洗过澡,一来到正厅就听到了自己父亲的声音“这位哥把你的雨伞让我们揍敌客看看”

    果然如此。

    伊尔谜和自己父亲的眼睛遥遥地对上了。

    儿砸这件事干的好老爸给你零花钱。席巴用眼神默默给自己儿子点了赞。

    伊尔谜披着毛巾就吧脑袋扭到一边去了,正好看到云风难得的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好啊。”他回答地极快,并且直接无视了神威瞬间眯起来的瞳孔,自顾自地就做出了决定。

    云风的抢答显然不在席巴的意料之中,他有些没能明白这两人之间谁是领导者但是他马上就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只怕这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孩子反而是有话语权的那个。

    “你没意见吧”云风回答完了之后才看了看神威。

    “有哦,”一直沉默着的神威笑了,“我不同意。”

    呀,我知道我做的是神器但是你这么爱它

    云风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揉着自己太阳穴道“不愿意算了,我再做一把就是了。”

    整个大厅都沉默了好几秒。

    云风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了间歇性的疼痛,他一边摒弃掉大脑里那些黑暗的情绪,一边撑起自己身体起来“用雨伞来交换就行对吧你们谁给我一把新雨伞”

    席巴和自己的儿子对视了一眼。

    这个才是真技术性人才技术要怎么弄到手

    打到签卖身契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1手机没流量电脑菊花转转转

    留言我都是有看的qaq

    2过了今天,我也是个年龄以2开头的女纸了喂

    也是长发及腰能嫁了啊首先

    3好的100章以内完结呢添加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