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九十四大概是作者没吃药
    如果什么东西要加入流星街编年史的话,库洛洛鲁西鲁在13岁成立幻影旅团这件事估计也就能在里面占个半页哪怕日后他们这个旅团把流星街这个招牌给打了出去,也不过是流星街人那无数强者中比较耀眼的几个。

    “基上就是这样,没什么要特别明的我一向讨厌冗长的演。”

    库洛洛在自己的一个子写了几句话,最后合上子,完了他就职演的最后一句话。

    “应该存活的不是个人,而是旅团。不要忘了这一点。”

    这个旅团的规则他想了许久,最终变成了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东西。就算是信长和窝金这样的人也能很清楚地明白,以后的规则以后继续补充也完全不是问题总之就是这么姑且算是完成了库洛洛建立一个组织的要求。

    “接下来第一个想要拿到手的东西,”库洛洛看着流星街肮脏破败的街道,捂住嘴思考了一会儿,“关于念能力。”

    为什么会有人有这种能力这是天生的吗还是在一定的条件下会触发呢有了这种能力后该怎么运用呢

    “这种东西要怎么拿到手啊  ”信长对于这个少年还是有一些不认同的情绪在里面,虽然他非常佩服库洛洛的能力和智慧,但是还没有达到要一心一意追随的地步。

    “想要的东西抢到手就行了。”

    库洛洛了这么一句以后成为旅团所有人口头禅的话,可惜的是现在他的话还没有被奉为金科玉律所以理所当然受到了玛琪的一句话杀必死吐槽“你在耍帅吧”

    库洛洛“”

    总而言之,库洛洛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比较宏大的心愿。他看着流星街的街道,和那望不到尽头的颓废荒凉,最后勾起嘴轻轻的笑了笑。

    离开流星街

    他有预感,几年前他觉得要很久很久才能实现的目标,很快就会成真了。

    “流星街只怕要发生大的动荡了。”

    奥玛这么着,低下头看着在他身旁的苏西,轻声叹了一口气“虽然流星街里面孩子从来都不能让人掉以轻心但是他们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苏西用有些纠结的目光看了看奥玛,显然有些担心他的状态“团长不过是你的念力受损了而已,一切还有可能的。”

    “那个叫库洛洛的家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念力太惊人,我的练根抵挡不了,”奥玛用很是客观的语气这么着,最后笑了起来,“几十年的梦想一朝破碎这样也好,随我去外面吧,苏西哪里不是家呢同伴还在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是,”苏西难得哽咽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只要同伴还在,哪里都是可以去的。”

    对于流星街的人来,流星街就像是个长在他们心里的毒瘤他们憎恶着它给予自己身上的伤害,但是割去却又意味着更大的疼痛。

    对于一个流星街人而言,哪里不能成为家呢

    “只要旅团存在,那么无论里面的人怎么变化,主旨和精神都是不变的。虽然我创办了它,但是幻影旅团却不是由我所操纵的。”

    “这就是我所的活下去的不是个人,而是旅团的意义。而只有一个组织被赋予了它的精神,才会长久的存在下去。”

    库洛洛的笔记上,最上面写的便是这么一段话。

    年仅13岁的他虽然有时也是任性到了偏执的地步,也会为了一些事情而失去正常的判断,也还没有学会怎么完美地掩饰自己的表情,但是他在领导方面的天赋却是让一些成年人都不能望其项背。

    流星街就要来一场暴风雨了。

    云风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梦境里游荡。

    他的脚下轻飘飘的,就好像没有重力一般在天空漂浮着而在他周围的全部都是白色的背景,一片白茫茫的颜色却不怎么刺眼,反而给他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

    我在哪里我记得我是想要失忆来着吧

    还是失忆了之后他就会来到这么一个地方

    他的思维非常发散,同时又发现自己现在的大脑里居然解锁了全部的记忆从最最开始的那个坑爹死人的穿越,到后面的一次又一次轮回,每一个周目都清晰地让他以为这些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真是让人绝望啊如果还要这么继续下去的话。

    就像是收到了什么命令似的,云风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思维分割成为了两部分穿越前的和穿越后的,这两个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家伙开始一点一点地分开,而云风也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分裂成为了两个部分一样。

    “为什么那么想不开呢”

    一个思维这么着,另一个就开口反驳了“因为这是我的坚持。”

    “好吧不知道这次能够坚持多久啊,”拥有过去那一部分思维的云风这么着,“你实在是太薄了。”

    “那也比你要好吧。”

    “的也是装作和系统融为一体真的很累。”

    “请伪装得更像一点好吗不要让我那么容易就怀疑起来啊  ”

    “那就自我暗示更强大一些吧  ”

    思维被分裂成为了两个部分。

    这种感觉有一种不出的微妙感。

    就像是一团棉花,非要把它扯成两部分,用力太大容易造成损伤,所以这个过程只能一丝一丝的慢慢来将那些记忆纠缠的部分慢慢解开,再一点一点的分成两个部分

    对于云风来,这个过程极慢,但是对于汤姆里德尔而言就像只是一眨眼的事情似的。

    没有反应

    不管他怎么想要侵入云风的身体,都好像是在用针戳石头似的,云风的身体丝毫没有能够让他探入的缝隙

    没有了灵魂还是现在他的灵魂正处在一个极度封闭的状态

    汤姆马上就知道这是后者,但是他现在只是一个日记,除了拼命朝着云风的身体探入灵魂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而这对于真实的世界而言,只是一个极为短暂的过程。

    神威几乎还没分辨出云风有什么变化的时候,云风的思维已经兜兜转转晃悠了许久而神威体内强大的神经让他直觉地认为云风体内在进行着一些非常重要的变化不然他的目光不可能会一瞬间就这么呆滞。

    “云风”

    神威低声询问了一句,手却做出了以后他认为正确无比地决定他一把卡住了云风的脖子

    而在发现云风对此毫无反应的时候,神威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不由自主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然而在他马上就要一把掐断云风脖子的那一刻,云风的表情终于变了变,他艰难地张了张嘴,但是由于脖子被卡住实在是没有办法话等到神威手一松之后他大声地咳了好几声,脸瞬间涨红,又呼吸急促地喘了好几口气。

    “你、你疯了”

    云风捏着自己的喉咙喘了好几口,就像是一条离开了水的鱼似的整个人都软了事实上他确实是躺在了地板上,刚才身体上传来的危机逼迫他马上停止了思维层面的活动毕竟在人的潜意识里保命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神威没有回答他,他用自己那人畜无害的蓝眼睛瞧着云风看了十来秒。

    “你是谁”

    在问出这句话之后,神威身上的气势瞬间突变

    “”云风的表情一变,看向神威的眼睛里变有了几分赞许的意味,“你可真是敏锐。”

    神威笑了一下但是所有人都能听出他那声笑里蕴含着的强烈杀意。而放佛是感受到了他身上强烈的战意,云风脸上的笑容也变了变,然后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你能稍微听我一句”

    “有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在和我讲条件”

    神威的动作快到让人咋舌,他瞬间就抓起这个云风朝着地板上狠狠地压了上去这一下可是毫无温柔可言,神威直接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朝着地板上摔的,一下子木制的地板就被砸出了一个洞出来

    “不是我在和你讲条件,蠢货。”

    “云风”用着一种奇异的口音这么和神威直视着,他的目光锐利而且充满了攻击性“放开我不然云风的意识很可能继续分裂下去”

    “跟我有什么关系”神威的瞳孔微妙地紧缩了,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骇人,“现在你让我非常不舒服,所以我只是想杀了你而已。”

    云风究竟是怎么和这个从疯人院里面跑出来的家伙相处的怎么还没有给他治脑子

    好不容易夺取了身体控制权的汤姆想要直接糊这个家伙一脸魔咒,但是现在云风的意识藏在极深的地方,若不是刚才神威卡脖子的行为他估计也是挤不进去的,考虑到时间紧急这一点,汤姆根不想和这个疯子继续纠缠“随便你。”

    他直接潜入了云风的深层意识。

    神威的眼神一瞬间暗了下去,然后他在下一秒就伸手去探了一下云风的鼻息在发现这个人确实是活着的之后,他看了看被他扔到一旁的紫色的雨伞,微妙的沉默了一下。

    “真是难看”

    最后他慢慢地放松了,轻声地叹了一口气。

    “给你三十分钟吧不然杀了你哦。”

    云风在潜意识地分裂自己的意识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对汤姆过的话。

    分裂自己的灵魂,傻子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难道你以为你的另一个自己做的事情就不是你所做的吗

    未免也太自欺欺了人吧。

    现在想起来,这些台词简直就是对他自己裸的影射。

    云风在潜意识里闭上眼睛。

    “为什么要这样的话呢”

    “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这样不对吧用这样的方式逃避着面对现实。”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是要这么做呢”

    云风沉默了许久,最后声音喑哑地回答了。

    “因为撑不下去因为没有尽头,撑不下去。”

    再怎么乐观,再怎么不在乎,一个人还是撑不下去的。

    就像在流星街里面,最重要的东西是同伴一样很多人都有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也许是钱也许是权,也许是女人也许是荣誉。

    对于云风而言,最重要的是他要有一个目标。

    哪怕是假的也好,让他能够在谎言中撑下去也好。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在白色的幻境之中,有一个人的轮廓淡淡地展现了出来他离云风很远,但是声音却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传入了云风的耳中。

    “不管是像你这样莫名其妙的人生,这么漫长的被囚禁在一个日记里的人生一个人撑不下去的。”

    “我一直觉得云风和我一样,是不需要人陪伴的家伙呢。”

    神威这么声了一句,然后又失笑否定了自己的话“叫什么陪伴嘛,是个随时警惕的存在差不多吧。”

    云风睁开眼睛,看到了汤姆里德尔。

    他也看着云风,犹如很久之前他看云风的目光里面带着不怎么掩饰的轻慢和些许的真诚。

    “你这家伙这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好歹也正经一点儿对待吧。”

    作者有话要1先来给大家道个歉在被群里的姑娘狠狠骂了之后我终于明白了

    原来大家和我的脑回路不一样啊原来大家觉得断在这里不是完结是烂尾原来只有我觉得这不是烂尾也不是腰斩吗已经可以顺利结束了吗

    这不是我态度不好不负责任的问题啊原来是大家和我的脑回路不一样

    好微妙

    2于是再来道个歉嗯qaq大家来尽情的鞭挞我吧果然我应该去吃药

    至于后文剧情我是有想的,因为那是番外内容orz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