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八十一自立FLAG的教授
    云风在问出关于“精分”这个问题后,汤姆又是可疑地沉默了许久。

    云风倒不是很惧怕自己精神分裂怎么的,毕竟有汤姆这个灵魂碎成一片又一片的家伙为先例,精分不过是儿科。但是他在听到自己的声音和自己对话也还是觉得有那么一些惊悚,就好像是玩儿c然后遇到了hi一样1,从心里觉得毛毛的有些不舒服。

    你想多了,像你这样的家伙还会有多重人格吗

    但是从喝了那可疑地绿色液体后我现在脑子里总是闪过很多记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记忆,我觉得那又不像是我的幻觉,反而像是被我遗忘掉的什么东西。

    你在某些方面倒是出人意料的敏锐。

    汤姆这么想着,然后四两拨千斤地把话题扯到了火星上那你就慢慢想吧,我想尽早去解决掉下一个魂器。

    对哦,魂器。

    云风的注意力成功地被转移了,马上就开始和汤姆开始了魂器的讨论由于现在是暑假他没办法回到霍格沃兹,而另一个可以拿到的魂器戒指云风觉得危险系数颇高藏在那个冈特家屋的戒指肯定和这个挂坠盒一样难以拿到手,而且还是在别人的家里,比起在求必应室要困难很多。

    既然回不去霍格沃兹,那就去汉格顿。汤姆得轻飘飘,我知道那里的路,在五年级的时候我去过一次。

    你去干嘛了回家省亲

    显然,这句话让汤姆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而在云风那隔着纸张也依然充满了力量的求知眼神之下汤姆在三分钟后缴械投降。

    我去做了一些现在看起来很蠢的事情在寻找自己血缘的时候我来到了我的母亲的家,然后被我名义上的舅舅告知了我的父亲是一个麻瓜。

    他一心想着的拥有斯莱特林血脉的父亲居然只是一个麻瓜,不仅被莫芬给狠狠嘲笑,还明白了他的父亲是被自己的母亲诱惑之后才有了自己

    所以在面对着那一张和自己相似的脸的时候,才五年级的汤姆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要杀人的冲动。

    他自诩身份尊贵,他父亲的存在却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他的体内居然有一半麻瓜的血液,当明白这一点之后他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

    呃所以你就杀了他

    云风实在是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他究竟是在道义的角度谴责他还是在朋友的角度鄙视他呢总觉得自尊心强到汤姆这种程度已经到了病态了在你心里自尊还真是比别人的性命还要贵重啊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你了。

    其实,是因为我抱着太大的希望了,汤姆现在起来却很是冷静,现在仔细一想的话其实我名义上那个父亲除了眼界狭窄一些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好,虽然只是个麻瓜若他有一半巫师的血脉我都不会杀他了。

    你还怪他咯

    所以我才不想告诉你这些事情

    汤姆叹了一口气,他自然知道自己之前做了一些无法原谅的事情但是道歉这种事情他又根开不了口。

    再了,他也不祈求其他人的原谅,他自己做错的事情他自己来偿还就是了。

    你真的不准备给自己的父亲写一封十几英寸的悔过书话我认识的少年怎么不是砍了老爸一只手就是把自己老爸给杀了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病

    别了,现在想起来当时就像是魔怔了一样。

    虽然汤姆现在也不是不会魔怔了,比如之前他和自己的体死磕的时候那架势估计和50年前与自己的父亲一模一样

    那我们下一步就是去汉格顿

    汤姆想了想当时他心口涌动着的那足以燃烧殆尽他离职的冲动,觉得还真是恍然如梦。

    可以。

    云风是照着地图一路来到汉格顿的,这里白了就是乡下,虽然没有伦敦大城市的繁华富饶,但是路上有着高高的灌木树篱,抬头就可以看到澄澈的夏日的蓝天,带着英国特有的乡间风情。

    他穿着非常正经的麻瓜的制服,行走在乡间的路上。在走过一个山坡之后汉格顿就呈现在了云风的面前它是一个坐落于两座山之间的村庄,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地,从高处看起来美丽异常。

    应该写检讨的汤姆在对面的山坡上有没有一座大房子

    云风实在是不想吐槽系统给汤姆起的名字,他朝着对面的山坡看了看,发现那里零零星星地散布着几个房子,还可以看到几颗树木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他所的大房子。而汤姆在问了这么一句话后又补充了一句。

    应该写检讨的汤姆应该是没有了,毕竟里德尔庄园的里面的人都死了。

    这句话里面没有狂傲的姿态,反而给人一种孤独无依的心酸感。云风却丝毫没有被感动,只是在木着脸在心里吐槽了一句“no  zuo  no  die  hy  you  try”

    他以为冈特家就在这一片村庄之中,谁知汤姆却告诉他径直绕过村庄,从一条坑坑洼洼的路来到了一片黑漆漆的森林里面而在这条路的尽头是一个被古树环绕着的、破败到不成样子的屋。

    抵达目的地的云风看了看这个又脏又破没有屋顶的木屋“”

    不要告诉他他的目的地是这个毫无美感完全没有对称性的木屋啊啊啊这样一个地方他连看的都没有汤姆你的舅舅一家人是怎么活下去的啊喂

    应该写检讨的汤姆就是这里,冈特家的老宅。

    云风死鱼眼地看着面前这一切,翻开了日记。

    你们家有猴子血统喜欢爬树

    和猴子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冈特家很穷买不起房而已。

    某些时候你的吐槽也是蛮拼的

    闲话完,云风再不情愿也要进去。然而这个放了魂器的屋很明显不会像它看起来那么破败,虽然云风在外面没有检测到什么怪物的痕迹,但是难不准里面会出现什么让人大吃一惊的东西。

    他把自己一身的铁装换上,然后走近冈特家的屋。

    迎接他的会是什么劈天盖地的魔咒抑或者是一些幻境不定伏地魔又在湖底下挖了一个湖用来放僵尸也不一定啊

    然而接下来的发生了什么还真是让云风的下巴直接掉进了阴尸湖。

    云风一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从木屋里就传出了一个苍老但是颇有活力的声音。

    “请进。”

    虽然云风和汤姆处在不同的次元,但是他们的表情几乎都是同步地变成了皿

    里面有人是什么情况啊这屋子里还有人住是闹哪样这个人是有多缺房子啊找了这么一个房子住

    云风最开始并没有把这个苍老的声音辨认出来,随机下一秒他就不用分辨了这个人打开了冈特家那扇门扉上钉着死蛇的房门,那双在眼镜后面的宝蓝色的眼眸对云风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云也来这里做客”

    他有着一头花白的头发,白色胡须垂在胸前,看起来睿智又沉稳。

    毫无疑问是正版的邓布利多。

    云风抖了抖自己的嘴唇,最后终于强迫自己开了口。

    “没、没错教授这里风景很不错适合养老我喜欢。”

    日记里的汤姆死鱼眼地切断了和云风的外界联系。

    邓布利多的眼睛在云风手上的日记上扫了过去,然后道“先进来坐吧,这里可真够脏的,我打扫了很久还是乱糟糟的。”

    云风完全是头脑空白的走了进去,然后发现所谓的“脏乱差”还真不是假的木质的房屋几乎被掀了个底朝天,整个房子的内部就剩下了一下用来支撑的柱子是完好的,云风甚至不知道该在哪里下脚,而邓布利多很明显也很喜欢看他为难“云风来这里是因为汤姆吗他告诉了你什么有趣儿的事情吗”

    “呃这里是他的舅舅家所以我过来看看。”云风的大脑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总是会一些格外逗比的回答,事实上他连自己动没动嘴巴都不是很清楚。

    “是吗”

    邓布利多表示我明白了,然后又道“但是偷了莫芬冈特的魔杖,杀死了老汤姆和自己祖父母,还栽赃给莫芬,让他进阿兹卡班的那个凶手也是汤姆没错啊。”

    云风顿时觉得自己和怀里的日记都被邓布利多给一击毙命了,而日记里的汤姆可以毫无反应但是他却还是要面对邓布利多“教授我也没有原谅汤姆做出的这些事情。”

    “不,你已经原谅了,因为你没有经历过。”

    邓布利多这么了,他举起了手上的一枚硕大而且呈现黑色的戒指“你是来找这个东西的对吧我现在已经对汤姆那孩子所逃避死亡的方式有了一些了解了你是想要让他复活吗”

    “不教授,我没这么想过,”云风看着他手上的那个戒指,“这个东西是什么”

    “是诱惑。”

    邓布利多这么了,然后把那格戒指戴在了手上。

    “云,你不能留着那个日记。之前在哈利面前我没能有办法把它拿到手,但是你绝对不可以继续拿着它。”

    云风对于邓布利多戴上那枚戒指的举动感到了略微的疑惑不解,但是他还是马上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教授,我可以保证这个日记没有任何的危害了我保证”

    “他有多危险,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邓布利多的表情一瞬间就严肃了起来,“他操纵人心的领无人可敌,所以我不相信你的承诺。”

    他会攻击自己

    云风马上就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他翻身一跃就把自己的铁剑握在手里,同时闪过了邓布利多的一句“除你武器”

    这完全不像是邓布利多

    云风心下骇然不已,心下闪过了疑惑,而这时汤姆终于上了线应该写检讨的汤姆他被那个魂器给控制了心神,现在非常危险

    卧槽原来您的那句“操纵人心的事无人可敌”是给自己立的fg吗这么快您就被诱惑了啊

    云风知道自己不可能打过邓布利多,于是果断准备选择跑路,但是邓布利多在攻击了他大概几分钟后突然就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停下了攻击,并且身形一晃手上开始冒出了黑烟。

    “抱歉云,这个东西的后劲可是比酒大多了。”

    邓布利多这么低声了一句,云风有些后怕地看了看他那双重新澄澈起来的蓝眼睛,最后终于松了一口气从掩体里走了出来。

    “教授你没事了”

    “没事了,”邓布利多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最后笑了一下,“非常抱歉,云,一想到你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我就有些冲动了。”

    云风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仍然戴在手上的戒指,肚子里话兜兜转转还是问了出来“教授你是一定要把汤姆给杀掉吗”

    邓布利多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最后道

    “不是我要杀死他,而是这个世界的正义已经容不下他了。”

    “个人的爱永远要给正义让步。”邓布利多这么着,手上还冒着黑色的不详的烟雾。

    “而且,不定这份爱也是对方的利用而已。”

    作者有话要1hi这个是c里面的梗,解释起来略复杂,大家可以看作是c里面的恐怖怪谈之类的东西,感兴趣的可以百度hero

    e这个东西恩

    1明天去看病,不知道归期

    2关于夫妻相那篇文,主要是作者发现自己没有双开技能所以决定先搞定这一篇再码另一篇  恩大概福利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