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六十七日记本一点儿都不萌
    “你是蛇佬腔”

    “你也是蛇佬腔”

    在决斗俱乐部这件事情发生后,云风和哈利私下偷偷摸摸见了一次面,在见面的那一瞬间,这两个孩子马上就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云风在愣了一会儿后,对哈利的“你也是蛇佬腔”表示了否定“我不是蛇佬腔,只是之前偶然在书上学过这么一句话而已。”

    哈利马上就急切地问了一句“那你听不懂蛇话吗”

    云风摇头,哈利顿时就脸色变白了“我还以为这只是个很普通的能力没想到居然是只有斯莱特林继承人才有的特殊天赋”

    云风看哈利左看右看都不像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但是他会蛇语这件事又是板上钉钉,于是云风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事已至此也不要太担心,你就想会一门外语至少也不是一件坏事嗯。”

    他真的找不出任何的词语来安慰这个比他苦多了的救世主,毕竟他是斯莱特林,发生了这种事他也不会被怎么孤立不定还会被他们供奉起来,但是哈利身在格兰芬多的状况就只能用险恶来形容了毕竟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确实是水火不容。

    “谢谢云风,”哈利用蹩脚的发音喊了一声云风的名字,很明显他现在有些颓废,“事实上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家现在看我的眼神都是怀疑和恐惧还有愤怒。”

    他越声音越,最后声音里的沮丧几乎都毫不掩饰了“我去跟贾斯廷解释,结果他们都我要害他,所有的麻瓜出生的学生看到我都绕着走”

    云风想要几句话来安慰一下他,但是哈利却表现出了一些难得的乐观“但是确实比之前要好多了之前他们看到我都恨不得凑到我跟前来让我给他们看看打败黑魔王的标记,现在倒是避之不及了。”

    云风准备开口的安慰全部都咽了回去,最后也只是对哈利了一句“相信以后肯定会好的”。

    差点儿就忘了,这个男孩儿之前曾经度过了十多年的憋屈的人生,但是他到现在还是相信着爱与善良,这些闲言碎语肯定不会把他击垮的。

    那么另一个和他相似的家伙呢

    云风想到沃尔孤儿院那些过往,又想到汤姆在收到霍格沃兹通知书时那脸上的狂喜,在告诉他自己是蛇佬腔时的骄傲,和那些当时被他付诸一笑的豪言壮语。

    也许这就是两个人的不同之处吧。

    云风在那堂课结束后马上就对斯莱特林解释了他会蛇语的原因他是在斯莱特林自习室里的,虽然他这么做了之后很多斯莱特林表示了自己的不信任,但是关于他的闲言碎语的确变少了,大家的关注点基都在哈利身上。

    为什么一个格兰芬多会蛇语他与斯莱特林是不是有血缘关系那么当年与他同为斯莱特林继承人的神秘人为什么要杀了他是不是救世主就是神秘人的一个阴谋

    比起没什么料可扒的云风,哈利的身份很明显更让大家津津乐道,云风知道哈利肯定是能够挺过去这一段的,但是在看到他每次低着头来到格兰芬多餐桌上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心酸。

    时间匆匆流逝,虽然学校里还是有那么一两桩石化的事情发生,但是一回生二回熟,大部分学生在被吓的次数多了之后就变得淡定了不就是又有人变成石头了吗我们学校的画风就是这样的嘛习惯就好

    云风还是跟着主角组混,由于现在哈利会蛇语,所以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对他的态度都微妙了起来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可以开心的事情,但是至少云风和哈利他们一起走在走廊上不会收到来自马尔福的恶意的瞪视了。

    而事情的转机来自于一次偶然。

    当云风确定密室在桃金娘所在的那个女生盥洗室之后,每天都要去一遍然而即使他把厕所所有的地砖和马桶全部检查一遍都是一无所获,还被桃金娘哭哭啼啼地冠以了“喜欢女厕所的死变态”这种简直就是恐怖的名字

    而在一次厕所马桶的瓷砖的时候,女生盥洗室的大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打开了,云风躲在厕所单间里顿时心跳就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要知道这要是被女生发现了“喜欢女厕所的死变态”这个称号绝对会成为他的外号的啊啊啊

    然而让他舒了一口气的是,这个女孩子似乎非常焦急,她急匆匆地从哪里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云风听到了一声非常清脆的风声吹拂过纸张哗啦呼啦的声音,云风还在判断这是不是什么课之类的东西的时候,一个黑色的的影子自他的头顶落了下来

    嗷嗷嗷头被砸中了

    云风被那个女孩子扔的东西一击即中打到了脑袋,顿时感觉到头顶一痛差点儿没大声叫出来但是他随即死命捂住了自己的嘴和脑袋,内流满面地趴在了马桶上,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

    你乱扔什么东西嗷嗷嗷砸中花花草草就算了你砸中我了啊混蛋

    这个女孩子在扔了这个子后马上就跑了,云风趴在马桶上无言地捡起了刚才她扔掉的那个东西。

    那是一的、薄薄的黑色封皮的子,封面破破烂烂而且已经褪色,看得出来是过了一定的年岁,云风把它从湿漉漉的地上捞起来,手上这种不干净的触感让他有些厌恶地想要把它扔掉。

    但是云风姑且耐着性子把这个子翻开了,第一页的角上有人用墨水写了几个字,云风用手擦了擦水迹,发现上面用花式的英语写着模模糊糊的“汤里德尔”。

    云风顿时就有种“卧槽你果然在逗我”的心理感受。

    巫师界的孩子有被教导,陌生魔法书不能随便打开,也许里面有一些非常可怕的黑魔法,但是云风既不知道也不在意,他马上就翻开了这个笔记,然后发现这个子里除了日期什么都没写。

    从年代和姓名推断,这个日记的主人除了汤姆里德尔不作他想。

    云风马上就肯定了,然后把这个日记扔到湿漉漉的地面上发狠用脚踩了好几脚,接着拿着这个笔记从单间里走出来桃金娘还在哭,云风询问道“刚才扔东西的家伙长什么样子你记得吗”

    虽然他的语气平和表情也还算镇定自若,但是他已经快要把手里的笔记给揉烂了。

    “不、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来这里扔东西我这里又不是垃圾桶”桃金娘一脸哭哭啼啼的样子,接着又开始诉她的悲惨境遇了,“大家都嘲笑我,还把垃圾扔这里”

    “校服呢特征”云风继续追问,但是桃金娘已经哭得听不进去云风的问题了。最后云风把这皱巴巴湿漉漉的笔记放在了自己的物品栏里,拧了一下自己校服上的水就跑了出去。

    这个女生盥洗室相当偏僻,除了离之前密室打开的那片墙很近之外大概不会有什么人会在这里,云风拖着自己基全湿的衣服一路上寻寻觅觅了许久还是一无所获。

    那一身湿掉的衣服真的是重到让他觉得喘不过气的程度,最后云风喘着气扶着墙不知道坐到了哪里的椅子上,夏天的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但是云风却觉得自己的手脚被这湿漉漉的一切给弄得手脚冰凉。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他竟然不知道,现在这么一个名字竟然变成了他心里一个无法痊愈的伤口。

    可能是他没有经历过,没有经历过那些被伏地魔统治的时代,也没有经历过他一步步丧失理智变成黑魔王的过程,所以他没有办法像那些人一样恨汤姆恨得那么深但是即使是听邓布利多的描述,他也觉得汤姆里德尔的罪行罄竹难书。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不管他是经历了什么,都不应该是他用来杀人的理由。

    若是更靠前的日子,云风可能会对杀人持无所谓的态度,但是随着世界的清晰和具体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将这一切都当做故事。

    可是若是相见又该如何面对打上一架吗

    云风歇息够了,带着自己湿漉漉的一身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在无视了室友对他的“你是去湖里洗澡了吗还是要锻炼自己的烘干咒”这样的嘲讽,他把自己的魔咒书翻开找到了烘干咒然后把自己的袍子烘干了,接着就拿出来了那个笔记。

    而让云风觉得诧异的是,虽然这个子被扔在水里还被他踩了揉了,在把它擦干之后居然一页纸都没有掉,云风尝试性地想要撕一页下来,但是发现这些看起来脆弱的纸张居然也撕不下来。

    也就是这个里德尔的日记其实大有玄机

    云风果断翻开魔咒书找到了燃烧的咒语,在对着日记念了咒语之后发现它还是完好无损的,然后基就肯定了这个日记肯定是有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既然烧不了撕不了,那么也就是这个日记应该是汤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对吧能够让他这么费尽心思保存下来的一个东西肯定不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只写了日期的日记。

    云风翻开日记,用羽毛笔沾了墨水,想了想,在上面写了一句中文的“我们是**接班人”。

    很奇异的,字迹写上去之后就好像被吸收了一样墨水慢慢的褪色然后消失不见,而下一秒云风就睁大了眼睛。

    你好,你不是英国人吗

    我的名字叫汤姆里德尔。

    是他所熟悉的,花式的英语字体。

    那一瞬间云风心里产生了一种极度的荒谬感,这种强烈的荒谬感让他几乎是控制不住地笑了一下“哈魔法还真是奇妙。”

    发现对方没有回答,日记马上又浮现了一句话你是霍格沃兹的学生吗我不是什么邪恶的魔法只是一个日记而已。

    云风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他在室友“这是个蛇精病”的眼神中把这个日记捡起来摔在地上又狠狠踩了好几脚,等到他终于能够平复自己心情的时候他重新打开了日记,在上面写下了第二句话。

    汤姆,你知道什么叫“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中文

    这次日记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始写字什么

    云风活动了一下的手腕,提笔写得很快。

    落到我手里就是你倒霉

    作者有话要1谢谢酒籍伦的手榴弹鬼白新文已开感兴趣的酷爱去留言

    2嘛果然日更都是梦想啊烟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