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五十和老年人讲话最麻烦了
    周围是一片漆黑的背景,四周的墙壁却异常的高,云风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在一个可乐瓶里面的蚂蚁一样,抬起头看只能看到围绕在他四周的一些闪烁着微光的星星点点。

    他头上的生物数量极多,密密麻麻挤满了他的头顶的空间。而云风在抬起头观察了很久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尼克勒斯范伦铁恩,但是由于周围的姓名实在是太多,云风无法估计他离自己的距离。

    “汝即为尼克勒斯范伦铁恩”

    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这么道,听起来颇有道士那种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然而云风实在是无暇欣赏,这么大咧咧暴露于人前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根松懈不下来尤其是这种敌人全部在高处而他一个人处于低处的情况下。

    “我不是”

    “既然汝承认汝为吾所找之人,那么告诉吾九醉的药方在哪里”

    云风大囧,还没问九醉究竟是什么,耳畔就叮的响了一声。

    任务4九醉的药方,奖励钻石套装。

    提示熟练使用g键合成表有惊喜哦

    云风“”

    啥这倒底是啥能不能给他一个明

    大概是云风沉默了许久,那个威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汝不想回答那么便休怪吾无情无义”

    “完、全不知道你在什么  ”

    云风抬起头,即使他看不到头上的每一个人但是他还是努力让自己注视着一个地方“我不是尼克勒斯范伦铁恩,想必各位也是清楚的。”

    “吾不知汝为何在此妄言,”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若不想承受皮肉之苦,速速交出九醉的药方”

    “我的名字叫云风虽然我是个天朝人但是我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恶心的话方式话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七醉求求你们正常的话”

    “放肆”

    这次开口的声音略微稚嫩一些,然而语气却比刚才那个凌厉许多“当日你顶替尼克勒斯范伦铁恩入狱,谁知你竟然偷走了七醉的药方居然还在此狡辩”

    云风下意识就觉得危险,然后他还来不及动一下,刺眼的灯光就好像是利剑一样直直地闪瞎了他的眼。

    眼睛眼睛要瞎了

    云风被闪地一瞬间眼前发白,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后腰被什么人一脚直接踹倒了直接让他脸朝下“啪叽”一下摔倒了地上

    云风“”

    “大胆居然在元老面前放肆”

    后面那个生物力度奇大,云风顿时就听到了自己骨头“咔擦”的响了一声。

    痛痛痛痛腰断了腰断了

    云风连自己的脸都抬不起来,自然看不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元老们的脸,然而他确实听到了上面一阵悉悉的讨论声。半晌后一个大叔音了一句“没错,窝记得就是他咩,长得一模一样不可能会错咩”。

    所以你们到底在什么啦我真的不懂好吗

    “汝以顶替为由潜入监狱,盗走属于尼克勒斯范伦铁恩的药方,证据确凿无可推脱,”那个老人音隔了许久后再度开口,“乖乖交出七醉的药方,否则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没错咩就素他咩我记得他的黑头发和黑眼睛咩”

    云风维持着大字型趴在地上,感觉自己刚才撞到地上的鼻子开始往外流出了某种红色液体。

    他艰难的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但还是悲哀的脸朝下埋在鼻血里,然后虚弱地举起了自己的手。

    “抱、抱歉我失忆了。”

    “尼克勒斯范伦铁恩于6年前入狱,由于咩咩星的造反活动,他被控诉暴政苛邢投入了宇宙监狱然而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他还是一个出色的药剂师。”

    神威这么着,举着平板在上面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弧线然后水果发出了汁液爆裂的声音炸开,五颜六色的液体顿时就铺满了整个屏幕。

    “现在被禁止使用的兴奋剂就是出自他的手,传那种药剂能让人瞬间发挥自己35的力量,但是使用后对身体副作用极大即使如此,这种药还是被黑市炒到了恐怖的价格。”

    阿伏兔这么补充了,看着神威全然无压力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玩儿切水果这种游戏“所以这只羊身价不菲,当时入狱时有无数人提出保释请求,只可惜当时的联盟署长是个硬骨头。”

    尼克勒斯范伦铁恩入狱在当时也是个大新闻,因为传闻他把持着咩咩星的秘密基地,里面全部是恐怖的生化武器和成千上万的金钱真实性不可知,但是阿伏兔认为这就是春雨盯上他的原因。

    而阿伏兔不知道的是,在一年前的时候春雨就开始行动了。

    而这件事全程都是元老会的单独行动,没有让下属的任何一个团知道。原因很简单,就是这只羊手里掌握着一张极为重要的药方九醉。

    这种药相当于强效的鸦片,一旦沾染就会让任何生物无法摆脱,是能够统治宇宙的精神药物也不为过尼克勒斯在监狱里以这种药剂的配方为要挟,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联系上了春雨的高层,要求春雨将他救出并为他庇护所。

    来是一场喜闻乐见的交易,结果把羊带出来后,居然在最后交货的关头出了错。

    尼克勒斯的药方不见了。

    按理这种东西就应该贴身保管或者是用一些绝对不会丢落的方式保存下来,但是尼克勒斯是只可耻的咩咩羊,纸这种东西他看到后就想咬,监狱里管的又严于是他前几年趁着自己的记忆用自己的毛把药方织成了一条羊毛毯。

    可见疯狂科学家总会干一些奇怪的事情,而且尼克勒斯这个科学家还把这条毯子垫在了自己的床上,于是走的时候太兴奋了他忘记了带走

    元老会“我们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把你捞出来,现在你在逗我”

    于是尼克勒斯就把罪名栽到了那个代替他吃牢饭的家伙身上反正当时那个人也只是个无名卒。

    “就素他就素他咩”

    在春雨的总部,尼克勒斯激动地就要从台子上跳下来了“素他偷了我的药方犯人就素他咩”

    云风面瘫着趴在地上,对面前的情况还是一头雾水。

    一脚踩在他腰上的生物猛地加了力度

    “痛痛痛痛”云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然后看到自己的血开始往下掉,“我真的失忆了啊救命”

    “身咩快他的身咩那条毯子他肯定带在身上咩”

    那个绵羊音一直闹闹嚷嚷,云风晕头转向的脑袋就被那个生物按在了地上然后就感觉那个生物开始扯他的衣服拉拉扯扯了半天后掏出了一包云风放在口袋里的纸巾。

    元老会“”

    云风举起了自己的手,口齿不清“我尊的失忆了”

    “大胆竟然如此藐视元老会”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先把他关进监狱好好的审问他”

    “不如直接问他要什么,我们元老会自然能够满足他”

    “我看他不像是在谎的样子,只怕是尼克勒斯有所隐瞒”

    “当初负责这件事的人是谁”

    “今日未到尚在联系之中”

    “”云风。

    一堆老头子在上面不停的吵吵吵吵,而他的腰简直要痛到断了啊基可修

    “先关起来总之先关起来”

    “没错,把他和尼克勒斯一起关起来居然敢欺骗我们”

    “咩”

    第四周目不准确点儿来是一周目,云风在这短短的几十天里就蹲了两次监狱

    而且第二次很明显比第一次更加来势汹汹,云风这么悲桑地想着,看着自己的血条在好几个时后终于回满了十格。

    他艰难地爬了起来,扶着自己刚刚被才断的腰,默默地看了一眼他的隔壁。

    “我是无辜的咩”一只大概只有半人高的物种在他的隔壁不停地跳脚,“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咩咩咩咩”

    “可恶咩为什么会这样啊咩”

    那个的身影蹦跶了好久,见没人理他终于放弃了似的不再跳了,转而在牢房里一圈一圈的走“可恶咩可恶咩可恶咩咩咩”

    云风“”

    糟糕觉得有点儿萌是什么情况

    “那个”云风起来,朝着对方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开口道,“作为一个无辜躺枪的存在,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隔壁牢房静默了半晌。

    “我不知道咩什么都不知道咩”

    “卖萌也没用啦心我揍你啊”

    “快把药方交出来咩”

    “都了我不知道了你这只咩咩咩怎么听不懂呢”

    “无路赛咩把药方绣在毯子上忘记带走又不是我的错咩”

    “卧槽你居然好意思这不是你的错咩呸我干嘛学你的口癖”

    作者有话要1依然手机党电脑还欠着费orz

    2坚持更文一旦倒下就爬不起来了啊基可修我这个懒惰的家伙不能放弃啊基可修

    卧槽但是好想开鬼灯的坑鬼白党没有文看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123言情的文大多是原创主角配西皮,贴吧文太短,鬼白严重不足

    3话我挺想申请限免据能够大量增加读者好厉害的样子,但是好像这样对追文的亲有些不公平唔乃们的看法呢s如果限免要排队的话估计要排到月中旬

    4明天高考的同志加油关注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