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四十六好好听人说话是礼貌的前提
    “不可能被这么羞辱了怎么可能还卑躬屈膝地要求对方放过一马”

    监狱长是个有着豹子外形的雄性,那双充满了压迫性的眼睛让下属不出一句话“海盗春雨已经打到了我们的门口居然还让我们和他们谈判动员所有的武力和他们抗衡”

    “但是我们的警备根比不上对方啊监狱长”一个战战兢兢的人形生物抬起头,“总部已经了救援至少要跨越三个黑洞根赶不上春雨已经进来了”

    “废物给我守住”监狱长气得狠狠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认输”

    “轰隆”

    一声炸响从门口响起来,而监狱长还没来得及抬起头来就被断裂的门板给迎面砸了个面对面“”

    他连一句话都不出,直接就被一下子给砸倒在地了。

    从门口踏进一个穿着黑色中华服的少年,他扛着雨伞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在看到监狱长好像是气绝了一下“哎呀”了一声“抱歉”

    “你你你你你是谁”一个管理人员哆哆嗦嗦地抬头问了这么一句,而少年眨了眨眼睛,回答地很快“我是神威,你们的老大是谁”

    就是被你打到昏过去的那个啊血都流了一地了啊你要不要这么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是吗原来是他吗”

    大概是读懂了在场人员的话语,神威摸着下巴看着那个被门板压着已经不出一句话的监狱长,然后伸手指了一下刚才问他话的家伙“那现在老大就是你我要45号犯人。”

    对方战战兢兢,连话都不清了“什、什么”

    “45号犯人,”神威很有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查卷宗肯定是能找到的吧”

    “是是我马上就去找”

    “那谢谢了”

    神威完全无视了地上的一滩血迹,径直走到了一个座位上坐下来,这个时候其他人才发现,他的手上全部是血,脸上也是血迹点点,雨伞拖着从地面上划过留下了一条模模糊糊的红色痕迹。

    “黏糊糊的。”

    他这么抱怨了一句,然后举着自己全部是血的手在座位的椅背上抹了一把。

    好可怕。

    这个人,好像把杀人完全当做了日常的穿衣吃饭一样的活动一样,语气随便表情懒散,但是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后背发凉。

    “救命,这到底要挖多久  ”

    和在场的各位同样苦恼的,还有正在刨土的云风。

    这栋建筑物是建在地上的,所以他往下挖到泥土然后往前挖然后往上挖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由于他是徒手非常耗费时间,而且他的饥饿度要降到3了要人命的

    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云风也不敢往后看,只是一个劲儿往前进。等到眼前的一切全部变成了高清图像之后他才知道原来马赛克图像的好处现在他觉得自己全身都是泥巴而且衣服根就看不下

    “果然c前期就是各种苦兮兮对吧”从上面还可以听到一波又一波的爆炸声,为了缓解自己焦躁不安的内心和肚子,云风开始声地自言自语,“但是我真的很想吐槽系统现在这样还能算是自由度高吗已经越来越束缚玩家了啊挖到石头了  ”

    这种自言自语的模式其实是很羞耻的,云风之前就有过自己跟自己话然后被汤姆君吐槽“你果然是太寂寞了吗需要找个女朋友了吗”,但是寂寞的时候自言自语真的很有用至少云风现在就觉得自己的肚子似乎不那么饿了

    口胡还是饿啊而且在饿的时候挖土简直就是一边增加疲劳一边增加饥饿啊摔‵′︵┻━┻

    云风内流满面地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那幽长又黑暗的道路,顿时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傻逼一样在做无用功。

    “45号45号犯人就在这里”

    外面的喧嚣好像没有进入到神威的耳朵,他只是挑了挑眉看着那个完完全全封闭只有一扇电子门的房间“就是这里了”

    “是”对方颤抖了一下,然后道,“因为刚刚开启了紧急模式,所以现在所有的门都是被锁上的,没有监狱长的密码的话是不能进”

    神威举起雨伞,直接把门给轰了。

    末了还对着那个带路的笑了一下“没有会怎么样”

    “没有什么都没有请进”

    事实上神威根就没有“任务目标要留活口”这种事放在心上,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干脆的直接轰门。所以他在进去这个牢房的时候已经有了“对方已经被打死了”“任务又搞砸了”“阿伏兔会骂”“卖萌”这样一套思维缜密百试不爽的应对方法。然而他在真正进去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的一幕给稍稍惊到了。

    没有人。

    整个牢房安安静静清清爽爽,除了那一扇被他轰到墙上的门,其他的一切井然有序对称分布没有丝毫可以挑剔的地方。

    神威摸着下巴在房间里看了一遍,然后扭头去问已经惊呆了的带路人“咩咩星的生物至少都要半个我这么高吧还是你带错了路了”

    “我我不知道”对方顿时就双膝一软跪地上了,“我真的不知道45号确实是这里在两个时前他还和狱卒通了信”

    他几乎要哭出来了,想到这个少年那恐怖的杀人手段和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恐怖如同一只魔爪攥紧了他的心脏会被杀的绝对会被杀的

    然而闭着眼睛他等了好久却没有等到自己的死期。

    他忐忑地睁开眼睛,发现神威根就没有注意他,在这屋子里来来回回踱步了好几遍。

    “真有趣居然不见了,”神威绕着那张床转了一圈,又跳在那张床上俯瞰了一下房间的结构“东西摆的一丝不苟、整齐度很高是个强迫症吧”

    乃的鞋子没脱啊就这么在床上蹦跶真的没有问题吗

    神威又在房间里转悠了好几回,然而确实是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经的地方除了来该在这里的那个人。

    真的是如同变魔术一样,在这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里消失了。

    神威眯了眯眼,然后跳下了床。

    “带我去听这个犯人最后的通讯你们有录音对吧  ”

    “是是”

    “人不羊不见了”

    阿伏兔诧异的抬起了头,接着毫不惮用最坏的恶意揣度了神威“不会是你一不心失手把它给杀了吧”

    “什么呢阿伏兔”神威睁着自己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闪啊闪,“我怎么会是那样不负责任的人杀了你哦”

    “  我想你一点儿都不萌不如现在每次看到你这个十八岁少年扑闪着大眼睛我就觉得恶心”

    “啧阿伏兔果然是嫉妒了吧”

    “团长请你正经起来,你真的没有杀了它吗”

    神威很快速地摇了摇头“没杀,我进去的时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正如你所在单独的牢房里没有监控,我已经让他们找之前的通讯录音啦”

    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是这座监狱的最高层,原是监狱长的单独办公室。而监狱长那还没有死透的身体还躺在地上,血腥的味道在这个宽敞的房间里慢慢的四散开来,对于夜兔这种种族来实在是有些烦躁不安。

    至少阿伏兔就觉得鼻子非常不舒服。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然后也不知道什么“真奇怪我以为这种事要我亲自做呢。”

    “稍微有些在意。”

    “什么”

    神威摆了摆手,然后用和平日无二的笑容回复了阿伏兔“没什么”

    那把紫红色的雨伞被他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伞面的颜色几乎看不出到底是原来的颜色还是被血染的了。阿伏兔从看到神威的第一面就发现他带着这把雨伞,这几年下来,他用这把伞杀的人根就无从计数。

    “团长,这是他们送过来的东西。”

    一个守在外面的夜兔好像是接过了什么,然后扭头对神威这么一句。神威示意他进来,然后对方给了他一个的类似于卡片的东西。

    神威把手里的卡片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然后茫然地抬头“这是什么”

    阿伏兔这个老年人在神威充满了求知欲的眼神里岿然不倒“不知道,你一个年轻人来问我这些高科技干什么”

    “哇,用年龄为借口很巧妙的掩饰了自己的无知真是毫无羞耻心的大人呢”

    “你这个连年龄借口都拿不出来的十八岁少年有什么资格来吐槽啊  ”

    最后还是那只夜兔来向自己的boss们展示了这个卡片类似物的用法基上就是插在电脑上使用的移动储存器。而当里面那段声音放出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团长大人诡异的沉默了。

    叮

    恭喜玩家完成任务1我要越狱

    云风挣扎了好几次才从那个洞里蹦跶出来,然而他还来不及陷入越狱成功的喜悦之中,眼前的一幕让他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在荒凉平坦的土地上,停靠着非常多而且巨大的类似飞船一样的东西,而头顶上是漆黑的夜色土地上还时不时还震颤一下,火光照的地面如同白昼一般。

    这种诡异的穿越到战场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云风灰头土脸地从下面爬起来,然而几乎是在他直起身子往前走的第一步的时候耳畔就响起了一声大吼“这里还有一条漏之鱼”

    卧槽

    云风这一身什么都装备都没有根不敢跟别人硬碰硬,几乎是马上就就准备从来时的路缩回去结果对方的反应实在是太快直接把他从后面拽了起来然后一把掼到了地上。

    云风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还没有一句话脑袋就被什么东西给抵住了。

    对方长着人类的面容,脸看起来只有20多岁,但是眼睛里带着极重的戾气,如同抓着一只动物一样把云风给拎了起来,而且手里拿着一把黑色雨伞“这是什么物种”

    云风张了张嘴,然后看到了他血条上方写着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汉字。

    夜兔。

    h10001200

    救命他到了哪儿难道这里不是喜洋洋而是最开始那个群魔乱舞的一周目

    云风默默地把钻石剑放了回去,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悲愤事实上现在的这个场景他除了蛋疼也没感到什么恐惧的情绪“我我只是”

    “谁让你话了”

    对方的口气非常凶狠,把云风左左右右看了一遍后皱起了眉头“好弱你不是夜兔吧”

    “我”

    “没让你话”

    那你问我干嘛啊大爷我好想揍你啊我真的会揍你啊

    云风一口血又要喷出来了,然而对方把他拎着研究了好久都没有研究出来这到底是个啥,于是把他拖着真的是拖着上了一艘飞船然后扔到了类似于仓库的地方“如果是稀有物种的话还能卖个钱人形的物种都挺贵的,除了人类那种没什么用的东西你是什么物种”

    云风被他一扔到地上头昏眼花还掉了两格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就是”

    “闭嘴吵死了”

    云风“”

    大爷我好想打你啊啊啊啊我的钻石剑已经了啊啊

    “真有趣。”

    神威又听了一遍录音,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就笑了起来“真是太有趣了”

    作者有话要1青蓝骰子棉花糖扔了一个地雷,酒藉伦扔了一个手榴弹壕做友我会努力的

    2这个叫命运的错过

    3唔威哥帅吗

    威哥又年轻还帅而且又有钱还有个厉害的老爹,可惜是个变态帅惜变的就是他关注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