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本座说的话,就是凭证
    欧阳长生脸色一紧,这个看似人畜无害却又武功极强的公子哥,到底来这里是何意?说是来捣乱的吧,可人家的确戳破了雷破天的嘴脸!说不是来捣乱的吧,却又总感觉哪里不对!

    “三少言之有理,武林大会盟主未定,还请诸位入内就坐,另决人选!请!”欧阳长生接着叹道:“想不到雷破天竟然隐藏地这么深,在这里老朽先谢过三少!多谢!”

    三少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漫不经心的态度:“欧阳庄主客气啦,维护武林正义、江湖和平乃我辈中人当为之事!”

    雷破天之事总算告一段落,群雄此时更是心中暗喜。

    好歹也算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一时间群雄纷纷窃窃私语、眉来眼去,却始终无一人自荐。张天佑身边,一直默不作声地朱琪儿突然开口道:“诸位各个有争夺盟主之心,却又始终不肯自荐,哪里有半点武林中人的豪爽大气。倘若你们之中有人凭借武艺夺得盟主之位,想必会心安理得吧!其实各位完全无须有太多顾虑,如果连自荐的胆量都没有,那干脆由我这个弱女子来做好罢!”

    张天佑诧异地看着身边的女子,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能说出这番话。

    突如其来的声音像是入耳的惊雷一般,传进在场众人的耳朵!

    那些有心争夺盟主之人,各个面红耳赤,朱琪儿的话就像专门对他们说的一样。

    “这位姑娘说的不错。哼!既然没有人出来,那我兰相玉就自告奋勇,做这个出头鸟,各位有没有意见,没有的话我就是盟主啦!”朱琪儿话音刚落,角落里一人挺身发声。

    “兰相玉!中原武林第一大盗!竟然是他!他竟然敢来!”群雄纷纷望向此人,就连六大派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兰相玉这许多年来,盗取数家至宝,可谓仇家众多,而这其中更不乏一些大派。

    三年前武林各派联袂发出‘江湖追杀令’,对兰相玉实施所谓‘万里追杀’,可到最后连个人影都没找到,最终不了了之。

    洪震细细地看着兰相玉,似乎要将他的样子刻在脑中一般。因为他知道,这个兰相玉太神秘,也可以说实在太诡异!诡异到到完全收不到关于他的任何可靠情报!自己可是整整关注了他五年!

    五年前,他就像凭空出现一般名动江湖,名声大噪!

    而各门各派收集的资料中,关于这个人的记载几乎是一样的。

    兰相玉,性别不详,年龄不详,祖籍不详,师承何处不详!人送外号:难相遇!

    群雄之中太多人死死地盯着兰相玉,面露凶相。

    张天佑看着群雄各个震惊的表情,也看了过去,这一看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竟然是他!

    原来这个兰相玉,自己不久前才刚刚见过。不是别人,正是那晚密林深处的神秘男子!

    第一楼!神秘男子!

    兰相玉有意无意地扫了一圈,待看向张天佑时,深邃的眼眸竟短暂地停了一下。

    “哼!兰相玉你有资格做盟主么,鸡鸣狗盗之辈!我不服!我就问你一句,本帮无价之宝翠心镯是不是你盗的!?”海沙帮帮主吴仁怒道。

    “不错!他没有资格做盟主!”

    “我们不服!”

    ……

    吴仁一句话,顿时引得诸多门派附和。

    “呀,原来是吴帮主。不错,那翠心镯是我借走的!没办法,那段时间没有银子花只能委屈下你了!”兰相玉悠悠道。

    “你!!”吴仁大怒。只听啪地一声,吴仁一掌将椅子拍碎。

    “哎哎哎!诸位且以大事为重,今天群雄来此的目的,乃是为了选拔武林盟主!各家恩怨还望私下解决!”三少一副啼笑皆非的样子,看着大厅越来越闹再次开口道。

    “哼!”吴仁闷哼一声,便不再言语,不过眼神依旧盯着兰相玉不放。

    “好啦,既然这么多人不服,那我就不掺和了,诸位请继续!”兰相玉呵呵一笑,丝毫不在意众人对他的看法。

    吴仁左右看了看,“哼,连兰相玉这种货色都敢争选武林盟主,那我吴仁也可以!各位觉得怎么样?”

    “唔!”

    群雄听到吴仁讲话,纷纷嗤之以鼻。人家兰相玉好歹有自己的本事,你有多少斤两自己不清楚么?再说,那翠心镯还不是你们上任帮主抢来的!

    吴仁话音刚落,就见三少向后一招手,“拿过来!”

    “是,三少!”

    只见三少的一干手下,也不知从哪里抬出一把大座椅,“哐”地一声放在三少屁股下面,“三少,您坐!”

    三少看了一眼,顿时哭笑不得,啪地打了下那名手下的脑袋瓜子,“你呀你,这么久了一点长进都没有,我说的是把人家吴帮主的资料拿过来。”

    “是!”那名手下屁颠屁颠地走开,再次回来之时,手上多了一封信!一封与先前识破雷破天的时候一样的信!

    吴仁看到此情形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这可怎么办!自己也不是干净人,更没有雷破天那两下子,难道今日要折在这里?

    群雄见此情形则纷纷看向吴仁,一幅幅幸灾乐祸的模样。

    “吴帮主哇,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啊!恐怕你连我樊某人都不如,竟然也敢坐盟主的位置?”

    众人闻声望去,原来发声者乃四海门门主樊大刚。武林中人人均知,樊大刚与吴仁乃是同门师兄弟!

    吴仁越发腿软之迹,乍闻师兄此言恍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连连道:“樊门主所言极是,所言极是……吴仁自知斤两,的确不敢坐此圣位,还请诸位速择他人!”

    吴仁说完,直直地看着三少手中的信,竟一动也不敢动。待见到三少将信收起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三少目光一凛,沉沉道:“武林盟主之位,关系到整个武林的生死存亡,甚至影响着汉人江山,诸位一定要慎重,决不得儿戏!”说着,又一挥手,只见数个大箱被抬了进来,依次放在三少脚下。

    三少依次将箱子打开,随意翻了翻。群雄见状各个大惊——竟然都是信!满满的信!

    三少翘起腿坐了下来,就那么与东道主欧阳长生相对而坐!

    一时间整个议事大厅鸦雀无声!

    仿佛武林盟主这个令人向往的位置,如今变成了断头台一般。

    欧阳长生暗道:“江湖上这大大小小的门派帮会何其之多!又有哪个是干净的呢?又有谁的手没有沾过鲜血呢?这个三少到底是何用意,莫非当真来捣乱不成!”

    “既然诸位挑不出好的,我倒是有一个人选,还请诸位量夺!”三少看着众人,突然站起身来,一把指向人群中的张天佑!

    张天佑见三少突然指着自己,大吃一惊,连道:“不可,绝对不可……在下资历尚浅,如何担此重任!”

    群雄见三少举荐张天佑,终于松了一口气纷纷道:“曾少侠年少有为,武功不凡,我没意见!”

    “小小年纪就曾力克西域高手,此百年一遇的天才也!”

    “曾少侠做武林盟主乃众望所归!”

    ……

    六大派之中,当属武当二侠最为高兴,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即将做武林盟主的少年,跟他们有些莫大的渊源。更何况,单凭他的才华武功,已足以令各派叹服!

    看着众人议论纷纷,三少的嘴脸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他不能做中原武林的盟主!”

    众人的喧闹声中,一丝清冷的话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师傅,为什么啊!”张天佑身边,朱琪儿一下便听出了声音的来源,脱口而出。

    众人都是一惊,啊!这个少女竟是朱雀门主的爱徒!

    “阿弥陀佛,依老衲来看,曾少侠的武功人品当属无瑕,却不知周门主为何反对呢?”戒嗔大师疑虑道。

    群雄对朱雀门主普遍畏惧,此时听到戒嗔大师发声质疑,各个勇气大增。

    “是啊,还请朱雀门主说明理由!”

    “不错,没有个合理的解释绝对不行!”

    ……

    没有人能看到朱雀门主面具下的表情,更没有知道朱雀门主在想什么。只听她冷冷道:“因为他老子就是当年明教的教主张无忌!而他的娘亲,就是曾经的蒙古郡主敏敏特穆尔!也就是赵敏!”

    “啊!”

    群雄大吃一惊,众所周知张无忌早于十六年前销声匿迹,怎么……莫非已重现江湖?

    人群中杨逍、韦一笑与武当二侠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疑虑与担忧。

    疑虑的是想不出周门主此时说出真相的原因,更担忧张天佑后边的路会如何走!

    张天佑大惊之下很快镇定下来,既然事已至此,那便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罢!纵万千磨难,又何惧哉!

    张天佑四周,冰火岛几个小兄弟分散开来,警惕地看向周围,眼中哪里有一丝畏惧。

    三少罕见地严肃起来,一字一字道:“不知朱雀门主有何凭证!?”

    群雄顿时安静下来,纷纷看向神秘的朱雀门主。

    “因为本座说的话,就是凭证!”朱雀门主缓缓站起,唰地一下揭开面具!

    “哇!”

    倾世美颜!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