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拒绝
    看着周门主就这么扬长而去,三人的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不多时,张天佑看着杨逍、韦一笑二人微微施礼开口道:“还请两位前辈恕了在下欺瞒之罪!江湖险恶,我也是不得已才用假姓掩人耳目!”

    二人也不在意,杨逍呵呵一笑道:“张公子无需介怀,我二人又如何不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实不相瞒,杨某与蝠王跟随张公子至此,除了求证公子身份之外,还另有一事相商!”

    “哦,不知两位前辈尚有何事?”张天佑打量着对面二人道。

    只听杨逍说道:“相信张公子自从踏入中原开始,便已听闻明教与朝廷之事!”

    杨逍自从与张中碰面之后,二人曾多次深夜交谈,自然知道张中说予张天佑很多朝廷与明教之事。

    张天佑微微点头道:“不错,明教与当朝之事,在下也略有耳闻!只是不知,这其中又与在下有何关联?!”

    张天佑前前后后已经思虑过很多次,这个时候,他也在等待一个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结果。

    “你父亲曾经是我明教的教主!”杨逍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说完死死地看着张天佑。

    张天佑听到这几个字,登时瞳孔一缩随即恢复正常。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可说早已猜的七七八八,却因为自己的爹爹一直未曾向自己说起,心中一直怀疑不决。如今听到杨逍亲自说出来,仍忍不住心头一跳。

    张天佑说道:“不敢瞒两位前辈,在下从未听爹娘提起过此事,却也隐约猜到。如今终于明了,也算了却我一番心事!”

    张天佑已隐约猜到这二人要与自己所商之事,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两位前辈所商之事,莫不是要我接掌明教?”

    韦一笑听到张天佑的话,显然吃了一惊,杨逍更是眼前一亮,心道:这位张公子聪明绝顶更似他娘!如此若是由他重掌明教,或当真可重振我教大威。

    张天佑刚刚眼里的震惊,虽然转瞬即逝却仍旧被杨逍捕捉到,杨逍转瞬一想:这位张公子显然不知道他爹爹乃是我教上任教主,却不知张教主到底何意?

    杨逍心中思虑的同时,张天佑也在琢磨:爹爹既然从未向自己提起过此事,显然便是不想我插手其中!

    张天佑还在琢磨,只听杨逍道:“不错!当年张教主执掌明教,令本教声威大震,更是化解了本教与各大派多年的恩怨!如今明教没落,可是人心不死,旦须一人重掌明教,必一呼百应,随者万千!”

    韦一笑接着道:“不错,如今明教没落,全因朱元璋一人之私!哼!当年若非张教主一念之仁,朱元璋早已身首异处,又何来他做这皇帝作威作福!”

    张天佑惊道:“啊!莫非两位前辈是要我接掌明教,然后举旗反明不成?!不行不行!”

    张天佑虽猜到其一,却不知其二,更不知竟是如此大事,当即拒绝!

    张天佑心道:爹娘这么多年一直在冰火岛隐居不出,过着无忧无虑地生活,哪里看得出有半点做皇帝的心思。虽然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爹爹做皇帝之心却是半点也无。

    “哼!朱元璋狼子野心,用卑鄙手段逼走教主夺取皇位视为不忠,做了皇帝便开始打压明教便是不义!如此不忠不义之人,合该杀之!大明天下是我明教众一手打下,便是再反了他又有何不可?”韦一笑恨恨道。

    张天佑开口道:“朱元璋虽然不忠不义,可是对于天下百姓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位好皇帝!在下踏足中原时日尚短便看出此事,两位前辈又何苦……”

    杨、韦二人听到张天佑此说均是一怔,随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对方。只听张天佑接着道:“如今大乱刚去,百姓好不容易安居乐业,如果再兴动乱,倘若四夷再趁势而起,那岂不是……两位前辈还请三思,切不可令百姓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啊!”

    “况且以晚辈的身份,也绝不可行此弊事。两位前辈必然知道,晚辈的娘亲乃是蒙古人,可说我便是半个蒙古人也不假!当初明教反蒙夺得天下,如今若再举旗反明,却是将晚辈置于何地?”

    “如此一来,不管是对汉人还是蒙古人,晚辈尽是不忠!爹爹执掌明教之时,终于打下汉人江山,如今却要我去反了这天下,对爹爹而言我便是不孝!若因此致令整个天下生灵涂炭乃属不仁!朝廷与明教本来就是兄弟相属,若因此互相残杀,却是不义!”

    “两位前辈此举,实则将晚辈致于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境地!晚辈实难答应,还请两位另择高能!”

    杨逍与韦一笑怔怔地看着滔滔地张天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却听张天佑忙道:“两位前辈今日之言,晚辈绝不会向任何人提起,还请两位多多放心,后会有期!”

    说完,张天佑一个闪身,走了!

    一直到好远,张天佑才终于止住脚力,伸手摸了摸脑门上的汗水,心道:终于离开啦,这两位当真好大的心思!以后还是少粘惹为妙,对了,还有那位周芷若门主。

    张天佑离开了好久,杨逍和韦一笑才缓缓挪动脚步,只听韦一笑道:“杨左使,这小子咋样?”

    杨逍道:“像他娘,和教主也挺像。”

    “哈哈!”

    两人相继大笑。

    “你觉得若由他执掌明教如何?”

    “你觉得呢?”

    “我看行!”

    “嗯!”

    二人有说有笑,直到消失在密林深处。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