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武林大会 八
    原来,正是冰火岛其余五个家伙到了。老幺,年龄最小,聪明伶俐爱臭美,武功平平却深得张无忌医术传承。

    群雄对于‘摧心掌’乃第一次听闻,更不用说化解之法了。咋见这一行人,见其年纪轻轻均是少年人,如此口出狂言也不知是有真才实学还是大言不惭。

    而刚刚说话之人虽然样貌确实算的上俊美,可是这货竟然嘴角叼着根草梗,一副‘这等小伤,何足道哉’的模样。

    鸦雀无声!

    目瞪口呆!

    此人摇头摆尾般大步向前,后面跟着的四人一阵无语。

    “还不快来!”见其一副大爷模样,四姑娘一溜风跑了过来,揪着老幺的耳朵就是一顿拧。

    “哎呦哎呦!四姐,别呀,我这不是来了么?”老幺也是郁闷的紧,本以为刚到这里就遇到‘摧心掌’这等难伤,可以施展自己的看家手段,在群雄面前显摆一把,树立自己神通广大、医道通天的美男形象。

    结果,真真是想不到哇!

    为挣脱魔手,老幺赶紧岔开话题朗声道:“四姐,停手!快叫我看看是哪位英雄,中了这‘摧心掌’之伤!”

    一听此话,小四果然收手,拉着老幺就向武当派所在走去,低语忙道:“是武当的俞莲舟俞二侠!”

    老幺闻言先是一愣,显然没想到中掌的会是武当派俞莲舟,加紧脚步小跑而来。心道:“别人也就算了,这位武当的太师伯可不能有丝毫耽搁。”

    此时的俞莲舟正瘫卧在殷梨亭怀中,表情狰狞。似是全凭着殷梨亭不住的输送真气,维持着一丝生机。

    本来殷梨亭闻声未见人,心中大喜,料想有高人可医治俞莲舟,此时见老幺如此年轻又这般轻浮模样,重重地看了一眼后,又看了看其余人,有意让其施手却又有些许犹豫。

    老幺见到殷梨亭这模样打扮,心中已猜到此人必是武当几位太师伯之一,却不知具体是哪位,一时间竟不知如何称呼。便在这时,小四轻声道:“殷六侠,且让老幺一试吧,他略通医理,或许真的可以救治俞二侠!”

    哦,原来是六太师叔殷梨亭!老幺收起轻浮,郑重道“殷六侠,在下钦慕武当七侠已久,请放心吧!”

    这时杨逍凑过来说道:“殷六侠,不妨一试!”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后微微点头。

    杨逍说完便抬起头,再次看向台上,关注着张天佑与战天的比武较量。

    老幺也不犹豫,见殷梨亭点头一只手便搭在昏迷的俞莲舟脉搏之上。须臾,老幺收回右手,麻利地解开腰间的蛇皮袋,直接往地上一倒,哗啦啦里面的东西顷刻撒了一地。很快的在乱七八糟的杂物中,翻到一卷针竖,唰的一下展开,竟是一排明晃晃的银针。

    围观之人无不皱眉!

    天下名医,几乎皆有一手针灸之术,无不将其视为至宝,没想到这少年竟暴殄天物一般,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放在一起!

    老幺左手在俞莲舟头顶拿捏方位,后诡异的在其周身指点频繁。片刻后终于停下,右手捻着银针缓缓抬起,竟是要插入俞莲舟头顶正中的百会穴!

    这时老幺抬起的右手突然停了下来,谨慎道:“医治这‘摧心掌’之伤,讲究的乃是绝死还生!我需要在俞二侠的百会与膻中两大要穴依次施针,时机,深浅,速度不可有半点偏差!此一针刺入百会,俞二侠登时便会痛醒,而我这第二针便需要在这顷刻刺入,绝不容有失!还请殷六侠把持,切勿让其翻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老幺见殷梨亭情绪激动,本不欲请殷梨亭出手,可换成其他人又不放心,况且殷梨亭恐怕也绝不容许旁人动手,是以还是对殷梨亭说道。

    老幺本来对自己的手法极其自信,却因这重伤之人偏偏是武当俞莲舟,竟也有些畏首畏尾!

    殷梨亭见老幺欲在自己师兄的两大死穴施针,惶恐之下终于平复思虑,重重地点了点头。

    与其勉强为师兄续命,又何惧一试!

    便是当真拖回武当,几位师兄便也未必有破解之法!

    老幺与殷梨亭看对了一眼,后毫不犹豫一针刺去!

    “啊!”

    果然如老幺所言,在银针刺入瞬间,俞莲舟猛然睁开双眼,疼痛出声!便在这一瞬,老幺右手捻着的另一枚银针已进入俞莲舟膻中穴!

    “噗!”俞莲舟脸上青筋暴突,终于一口黑血喷出,随后陷入昏迷瘫倒下去。此时的俞莲舟,再不复痛苦表情!

    老幺松了口气,其实在他心中也是极其谨慎忐忑,自己虽遍读《医经》、《毒经》,终究还是第一次出手医治‘摧心掌’之伤!

    只听老幺道:“这‘摧心掌’乃极其狠辣的外门功夫,练到极致掌中自带催心之毒,无缝不钻,令人防不胜防!最后毒素汇聚心脏,一旦发作便是裂心碎脏般剧痛!”

    想不到此子年纪轻轻,医术见识竟如此高凡!

    群雄无不凝视。

    朱雀门主的面具之下,目光闪烁!

    布拉多看着老幺点头叹道:“中原武林果然能人辈出!”

    听到老幺这么说着,朱琪儿脱口说道:“那天哥岂不是很危险!”说完转头看着朱雀门主,“师傅!”

    朱雀门主看着自己的爱徒,并没有搭话,而是看向了擂台之上。

    此时的张天佑与战天已前前后后拆了数十招。战天越战越心惊,少年人本就体力旺盛恢复快,这小子更是内功深厚好似大海般浩瀚无尽,若是如此下去,落败便是迟早的事!

    战天哪里知道,张天佑也是有苦说不出,自己虽经过前次大战境界武功有所突破,却内伤未愈,更不敢与战天硬接,每每交合一掌便迅速退走,也是忌惮‘摧心掌’至极!

    台下的杨逍有意无意喊道:“战天!作为前辈却胜后生不得,我看你还是认输吧,哪里还有面皮站在擂台之上!他日,杨某便叫你领教本教无上心法‘乾坤大挪移’!”

    战天登时大怒,退开数丈与张天佑拉开距离,冲着杨逍道:“杨逍!你不用激我,他日我必会去找你!”

    杨逍的一句话,让张天佑一怔!

    乾坤大挪移!

    明教无上心法!

    明教!

    张天佑回过神来看向战天,战意高扬道:“战天!接掌吧!”

    说完,竟主动出掌击了过去!

    战天心头大喜!

    铁血山庄某屋顶角落里,一老者手持拂尘如老神仙一般,看着旁边的中年忍俊道:“这个杨逍啊,太精,太坏了!”

    中年哈哈大笑道:“杨左使素来多谋!常人哪猜得到他的心思!”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让他?”老者摇了下拂尘道。

    “他娘说,这孩子像我!可我觉得他更像他娘!”

    正在擂台下端坐的朱雀门主猛然站起,随后又缓缓坐下,口中喃喃道:“莫非,是我的错觉?”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