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武林大会 七
    俞莲舟听到朱雀门主提醒,瞬时提高警惕。他虽然不了解这‘摧心掌’到底如何,可是却见识过《九阴真经》里记载的‘九阴白骨爪’的厉害,面对战天的一掌袭来,果断向后飘去。

    “砰”

    战天的一掌,结实地轰击在台面上,纯精石打造的台面,顿时现出清晰的掌印!

    “哇!”

    群雄瞠目结舌。

    若说一掌在台面上留下掌印,虽台面精实,在场中不少人可以做到,但是若在举手投足间做到这般,却少之又少。

    战天见俞莲舟退避,双脚才一落地便借势向前飘去,双掌齐出。俞莲舟再无退去,使出一招‘拨云见雾’伸出双手挡开掌力,将战天的双掌向两侧荡开。

    这一手‘拨云见雾’乃武当“太极十三式”中的第四式,主在分散对手掌力,却是恰如其分。

    俞莲舟挡开战天双掌瞬间,战天胸前门户大开之际,双掌回旋向前击去。

    正是“太极十三式”中第五式‘气吞山河’,掌力如海浪般层层袭来。

    战天也不慌张,回收双掌,浑厚的掌力“啪”的一声与俞莲舟对了一掌。

    二人同时一惊,暗自佩服对方内力深厚之余,同时向后飘开数丈,才一站定便毫不停留,又再次向对方射去。

    两人再次相对各自比拼手段,不多时便已拆了三四十合。再后来出手速度却越发迟缓,竟是在互相比拼内力。习武之人均知,越是如此打法越是惊险,稍有不慎被对方击中,便非死即重伤。

    待拆到百余合之时,俞莲舟双掌挥出,战天却是避而不接,身子向上一跃而出。

    但见战天头下脚上一掌向俞莲舟面门拍来,如泰山压顶之势,俞莲舟仰头望去,须发飘乎,受着这漫天凌厉掌风,霍然伸出右掌与之一交!

    “啪!”

    俞莲舟暗运武当九阳功,承受掌力的同时顺着战天掌力一路而下,身子一横,如白驹过隙般平身而过。

    “砰”的一声,战天的掌力结实地击在地面之上。

    俞莲舟横移的身子,突然一个翻转如不倒仙翁般弹起,双掌猛地击向战天倒立的身子,正是“太极十三式”中最后一式‘浩瀚如海’,运蕴着俞莲舟十成的内力。

    战天一个翻转,蹬地一声双脚同时落地,马步架起,同时左右掌交十向后弯曲,又再次诡异的击出双掌。

    “啪”!二人凌厉的双掌结实地对在一起。凌厉的掌风震出数丈之外,台下群雄纷纷惊呼。

    到了此刻,二人方才各自收手,显然已到了比拼内力的时候。

    渐渐的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二人头顶冒起缕缕白气,显然均已将内力发挥至极致,此时二人不敢有半点分心,否则被对方内力逼入岔路,后果不堪设想。

    张天佑、殷梨亭、杨逍等人,虽站在台下未曾上场,也同样提心吊胆,时刻为俞莲舟担忧。反观布拉多一行却笑颜锁面,静静地看着场上二人,不见丝毫担心。

    朱雀门主一直盯着场上二人拼斗,突然惊坐而起道:“不对!”。

    朱雀门主刚说完,便听场上俞莲舟“啊”的一声厉叫。在这等时候莫说大声喊叫,便是一下吐气不均也会内力四散。

    果然,俞莲舟大叫之余内力登时乱窜,已抵不住战天双掌,俞莲舟仍保持原有姿势,一路滑动着被战天向后推去。

    群雄皆不明所以,明明二人势均力敌如何俞莲舟突然厉叫。只见到俞莲舟面容扭曲,额头早已冒出层层汗水,似是在强忍撕心裂肺之痛。

    战天哈哈大笑道:“中了我的‘摧心掌’,能抵御到现在,俞二侠你也算名不虚传啦!”说完,登时撤掌又再次双掌齐出,俞莲舟此时内力四散,心如刀绞,哪里抵挡得了战天的攻势。“砰”的一声战天的双掌重重地拍在俞莲舟胸前。

    “噗!”俞莲舟猛地吐出鲜血倒飞出去,战天更不停手,再次跃身而上,在俞莲舟的身子尚未飞出擂台之际,意欲再补上一掌!

    本来依据武林规矩,擂台上切磋之人不落台下,旁人便不得插手。可是如今俞莲舟重伤昏迷,早已无一战之力,战天竟杀心大起,狠辣之心比之石如风犹有过之,简直丧心病狂!

    武当七侠素来兄弟同心,比坚磐石,殷梨亭见师兄这般惨状早已痛心疾首。在俞莲舟叫声喊出之时便已察觉不妙,随时准备出手。

    此时见战天再施重掌,一跃而起准备拦截。一旁的杨逍正欲动身,却见对面一道身影率先跃起,直取战天。

    此人正是张天佑。

    殷梨亭看了一眼张天佑,来不及搭话,抱起还在飘飞的俞莲舟一跃而下。

    “二师兄!二师兄!你怎么样!”殷梨亭刚一落地便急忙喊道。

    此时的俞莲舟早已昏迷不醒,如何能听到殷梨亭喊话。便听朱雀门主道:“这‘摧心掌’伤人内脏,中掌者恍如心胆俱碎,剧痛难忍。”

    “练至最高层的‘无形’之境,便是内功高深莫测之人中掌,也只得暂且压制,根除却也不易!”

    “俞二侠与战天两人,内外功夫均在伯仲之间,本来在稍感不适之时撤掌收力,便无大碍。可惜……”

    沈森不知何时已来到俞莲舟身边,听到朱雀门主所说,大声喊道:“‘不死先生’刘一息可还在?”

    “刘一息?”

    群雄面面相觑,四处张望。‘不死先生’刘一息的大名,群雄早有耳闻,却终无缘一见!便是有幸得其治疗者,也不知其真容如何。

    殷梨亭听闻刘一息可能在此,急忙运足内力大声说道:“‘不死先生’刘一息可还在否?还请现身相见!”浑厚的内力催动下,这一声几乎传遍整个铁血山庄。

    声音越飘越远,却终不见刘一息身影。

    沈森道:“刘一息先生可能昨夜便已离去!”

    在某山林间,一怪人正骑着小毛驴晃晃悠悠,溜达自如。只听此人道:“哪一次武林大会,必然伴随死伤,本来还想研究下各家绝技。哎,如今身份暴露,还是我机智哇,不然以沈家那小子的性格,还不累死我老头子!”此人不是刘一息还有谁!

    战天被张天佑拦住之初,见对方乃是一少年,并无在意。二人斗了七八合,猛地对了一掌便各自退开。

    张天佑担忧的看了一眼台下的俞莲舟,随即转头死死地看着战天。

    战天心头暗惊,想不到这少年人,内功修为竟不在自己之下,当真不容小觑!突然听到朱雀门主说起‘摧心掌’,看着这边哈哈大笑道:“这许多年来,死在我掌下的高人数不胜数,却哪里有根治之法,哈哈哈!”

    战天的狂傲地大笑,群雄无不怒视!

    便在这时,人群后一声传来:“区区‘摧心掌’之伤,未必便不可治!”

    “老幺!是你吗?”小四惊喜地叫道。

    “正是你的幺弟美男子,除了我还有谁!”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