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武林大会 六
    自己的内功修为尤在静空师太之上,手中诸多绝技尚未施展,便已落败!此刻,石如风心中可谓憋屈至极!

    群雄起初对石如风口出狂言颇为不屑,此时其虽已落败,群雄却再无小觑之心。

    石如风果然有他狂傲的资本。

    静空师太“承让”二字刚说出口,对面咫尺的石如风猛然挥指向前戳去。

    这一切真真是始料未及,武林中的前辈名宿无不自重身份,更何况是在天下英雄面前,任谁也想不到白莲会堂主竟然会暗施偷袭!

    “小心!是‘幻阴指’!”台下的杨逍惊呼道,明教与当年的‘混元霹雳手’成昆交手颇多,那‘幻阴指’正是成昆的独门绝学,端得阴毒。石如风方一出手,杨逍便已看破!

    “啵!”

    这一指正中静空师太中府穴,静空师太中指刹那,顿感一股阴寒之气自中府穴向周身蔓延,急忙暗运峨嵋九阳功抵御。同时抬起右掌,一招‘飘雪穿云掌’击出,再次落在石如风的伤肩处。

    “啪!”

    “额啊!”石如风伤上加伤,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二人摇摇晃晃地向后退去。

    石如风本来左肩已伤,此时再中峨眉绝技,阵阵气血翻涌,整条左臂更似无筋无骨般耷拉着。心道:“看来今日无法再战,否则自己这条左臂,恐怕再难恢复!”

    静空师太也是嘴角浸血,踉跄着站定后,渐觉自己的呼吸越发困难,伤处的那股阴寒之气竟然有抑制不住的迹象,随即盘腿而坐,运起峨嵋九阳功抵御。

    布拉多身旁随行一人见状,“啪”地一跺脚飞身而起,落在石如风身旁,快速点住石如风胸前大穴,止住其伤势。原本在这人脚下的那块石砖,现出偌大的裂痕!

    这一跺脚展现出的内力是那般恐怖,恐怕不在石如风之下!

    “白莲会白虎堂堂主战天,向各位请教!”来人自报家门道。

    对石如风的行径群雄无不怒斥,可是如今见到这伙人各个展现出的高深修为,却无一人上台。

    几位与武当诸侠平辈论交的老前辈,虽然武功高强却也各自犹豫,心道:“六大派素来同气连枝,且看六派如何!”。

    “布拉多的武功深不可测,能与之周旋者本就寥寥无几,这几人能否上台与之较量更属未知之数,如今也只有暂定戒嗔大师了。”俞莲舟心下思虑,随后看向戒嗔大师。

    却见戒嗔大师也正好看向自己,俞莲舟点了下头后不再犹豫,身子唰地一下飞出。

    俞莲舟的身形原本应该落在自己前方的擂台上,却见他的身子凌空转换方向,待他落脚之时,已在静空师太身旁。

    战天那一脚展现出的是一种如若千斤的敦实厚重。而俞莲舟这一手所展现的,便是一种若虚若幻地轻快。

    “好!”

    武当俞二侠极少展露武艺,没想到方一上台,竟是如此精妙的轻功。群雄大开眼界,纷纷喝彩。

    “公子,俞二侠所用的可是武当‘梯云纵’”?张天佑身边的阿二开口道。他们这几人多少都有钻习过武当‘梯云纵’,不敢想象此轻功可以精妙至斯。

    张天佑此时一脸激动,重重地点了下头道:“’梯云纵’乃武当轻功绝技,独步武林。爹爹曾说此轻功练到极致,可以双脚互相借力,进而攀升直上亦或改变方向。”

    俞莲舟见静空师太运气疗伤,额头已显汗珠,显然一时三刻无能再战,轻声说道:“师太为中原武林而战,虽遭奸人暗算也无失侠名,请师太暂且休息罢!”。

    静空师太闻言感激地看了一眼俞莲舟,点了点头一跃而下,石如风亦拖着左臂下台而去。

    朱雀门主看着静空师太,又死死地看了眼石如风,终于转头看着杨逍大声道:“素闻这‘幻阴指’乃是混元霹雳手成昆的独门绝技,明教与成昆恩怨多年,想来也吃过这路指法的亏了?”

    杨逍见朱雀门主看着自己,瞬间已将她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朱雀门主故意提高嗓音要群雄听到,不外乎两个原因:其一便是‘幻阴指’非常阴毒,静空师太中招后无能再战,必须运功调息。其二,不过是见静空师太以峨嵋九阳功压制寒气尚可,彻底根除却不易,欲求根治法门。

    杨逍傲然道:“不错,当年我等遭成昆偷袭暗算,命在旦夕,幸得本教张教主以九阳功化解!”

    “嘿嘿,当年我修练‘寒冰绵掌’走火入魔,寒毒入体,也是张教主化解的。”韦一笑在旁边也附和了一句。

    两人那意思很明显:中了‘幻阴指’,任你武功再高、内功再深,没有纯阳内力,也休想轻易驱除那彻骨的寒气。

    当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韦二人的话被张天佑等人听在耳里,心中怦怦乱跳,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均没有再说话。

    静空师太方从台上下来,便听到三人对话,对着朱雀门主道:“周门主放心,以峨眉九阳功为基,最多两月便可化解这股寒气!”

    朱雀门主点了点头,微微侧目看了眼戒嗔大师与殷梨亭,本欲请少林、武当出手,合三派九阳功之力驱除寒气,却终究没有动。

    少林、武当又何尝不想出手,当年年幼的张无忌身中玄冥神掌,武当张真人亲自出山以本派绝学交换为由,拜访少林、峨眉遭拒,致令三派产生间隙隔阂,十多年方才化解!

    可是如今这般情况,又如何出手,戒嗔大师实不宜太过消耗内力。

    “武当俞莲舟,领教阁下高招!”俞莲舟看着对面的战天说道,却并没有率先出手。

    俞莲舟见战天内力惊人不在自己之下,更不知此人武功路数,况且武当的功夫讲究的是以静制动,不主进攻,是以并未先动。

    战天虽不在江湖走动,却也久闻俞莲舟大名,如今观俞莲舟并无主动出手之意,厉声道:“俞二侠,接招罢!”说完跃身而起。待到距离俞莲舟一丈处,战天一掌便已挥出,带着凛冽掌风!

    “摧心掌!”朱雀门主目光一凛。随即开口道:“俞二侠不可大意!他所施展的这套掌法,名为‘摧心掌’,乃《九阴真经》下卷所载的外门功夫,伤人内脏,阴毒狠辣!”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