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证明一件事
    “到底什么人啊,神神秘秘的!我看还是不要去了,江湖太险恶,可不要再出什么变故”小四道,说完看向阿三。

    “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来人真要对我们不利,大可不必等到明天!”阿大道。

    “我同意阿大的看法,或许对方是有什么事,要找我们谈!”张天佑寻思了一会儿道,“咱们刚进大都,又没有结什么仇人,最多只能算见了两拨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叫我们的人必然是明教的人!”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是朱府的人,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直接来客栈就行了,或者叫人送封信,都可以。但是明教的人不一样,今天晚上刚进行刺杀,大都戒备森严,在城外是最好的选择!”阿大道。

    都说男人思考的时候是最有魅力的,看来果然不假。阿大怀抱长剑,似乎分析的头头是道,某人竟然看的两眼发直,目光发痴。

    “四姐,你怎么了?”一直不说话的小九突然说道。

    “啊!没事,额…我在想三哥什么时候能够清醒过来!”似乎自己见不得人的秘密被别人发现了一样,小四慌忙解释道。

    “那你怎么脸这么红啊!”小九打趣道。

    “哈哈哈哈”张天佑和阿二同时笑道,他们两人早就发现小四的目光不对。对于阿大和小四的感情,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如何不知,怎能不晓,正好还能缓解下气氛,自然要尽情调笑一番。

    “咳咳,那什么,天色已经不早了,阿二小九,你们两人一间先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阿大道,“少主、小四你们也去睡吧,我来照顾阿三。”

    “要不,我陪你一起照顾三哥吧,有什么事,我也可以帮忙”小四看着阿大道。

    “额…好”一向冷酷的阿大,只有在面对小四的眼神时才能露出这么尴尬柔情的一面。

    “哈哈哈哈!”众人各自回房睡觉。

    对于这些自小习武的人来说,几晚不睡都不会觉得累,晚上说是睡觉,实为打坐练功,他们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打坐练功一方面凝神静气,提高内功修为,另一个原因还可以警惕四周的动静,有什么动静也能有所察觉。

    清晨

    “额…”

    “小三!”

    “三哥!”

    “你醒啦!”

    “大哥?小四。保护少主!”躺在床上的阿三突然怒目而视,身子猛烈的弹了起来!

    “阿三,已经没事了。”张天佑等人听到动静推门进来。张天佑瞬间有种要流泪的感觉,自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为兄弟一样。如今看到阿三这样,心里既温暖又感动。

    “额”阿三平复了下情绪,道“大哥,你什么时候找到的这里。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此事说来话长,走,咱们先下楼吃饭吧”张天佑道。

    “昨天皇宫大火,听说又是明教所为!你们听说了么”

    “哎,怎么能不听说呢,我表哥在朝廷当差,听他说,昨天的刺杀由明教光明左使杨逍率领,突现皇宫,暗中还有青翼蝠王韦一笑潜伏!大开杀戒,势不可挡啊”

    “幸好朝廷有先见之明,设立了锦衣卫,如果没有锦衣卫护驾,不知要有多少皇亲国戚被杀啊!”

    “哎,如今国泰民安,可不要再出什么乱子啦!真不知道明教的人是怎么想的,总是大闹一通才甘心。”

    ……

    张天佑一行人阵阵无语,只顾低头吃饭,谁也没有说话,在混乱的议论声中完成了这顿早饭。

    “走吧,出去逛逛,到午时咱们在过去”张天佑道。

    “好呦,终于能好好的逛街了。”

    都说不一样的心情,看同样的东西感觉也会不一样。如今看来确实是这样,一行人边走边聊,看东瞅西,也不知走了多远。

    “哇!你们看前面,好气派!”小四欢声道。

    前面不远处,一座宽大的府邸矗立在侧,富丽堂皇,古色古香。

    “那是朱府,乃是朱标的府邸”阿大解释道。

    走到这里,张天佑突然放缓了脚步,细细端详起来,心中不禁浮现出朱琪儿的容颜,想到和她相遇的点点滴滴,一时间,竟然心神恍惚。不知不觉竟然朝那里走去,随行人等以为张天佑要拜访朱府,毕竟先前朱允炆和朱琪儿都有相邀,并未多想跟着往前走。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一旁的护卫冲张天佑一行人喊道。

    “额”张天佑这才回过神来“请问这里是朱府吧,我们是来拜访朱公子的。”张天佑本来想说是来看看朱琪儿的,但是话到嘴边突然觉得不太好,所以改成了朱公子。

    “你们是…”听到对方说是来拜访小王爷的,护卫自然不敢怠慢。

    “在下曾天佑!”

    忽然想到午时之约,张天佑连忙说道“请麻烦通报一声,就说曾天佑明日中午前来拜会朱公子,额和朱小姐。”

    “好的,我这就去通知”说完护卫向内院跑去。

    “我们走吧!”

    大都外,废弃庙。

    “杨左使,此事由你和蝠王二人去做就行了”一书生打扮的人道“你们只需如此如此”

    “我说老冷啊,我们干什么啊,总不能就坐地放屁看热闹吧!”

    “放屁,看热闹!”

    “我说周癫,你能不能别说话了,你一说话我就感觉恶心”

    “怎么的,恶心你也得听着,你个大和尚喝酒吃肉都不觉得恶心,我放屁还能熏死你啊!”

    “行了,马上午时,出发!”杨逍道。

    柳林坡

    “叫我们来,他们人呢,不会被耍了吧。”小四道

    “小四,他们已经来了!”张天佑道。

    “呼呼呼”

    数声响起,六人落在了离张天佑等人三丈以外的地方。

    “自我介绍一下吧,在下韦一笑。”

    “在下杨逍。”

    “在下殷野王。”

    “冷谦!”

    “和尚是彭莹玉”

    “嗯,我是周癫”

    “不知各位前辈,约晚辈前来所为何事?!”张天佑道。

    “我们只是想证明一件事!”韦一笑说完直取张天佑。

    杨逍紧随其后直取阿大!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