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恶意满满的回忆(二)
    第二天早上,清水念起床的时候,宗像礼司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桌上留了早饭,还有一张便条。

    宗像礼司出去了,她房间的门已经找了相关人员换好了,钥匙在桌上。

    这是在吃完就赶快回去么

    看着便条上有礼的措辞,明显有着一股冷淡的疏离。

    清水念坐在桌子边上,独自用完早餐,将桌子收拾好后,才离开房间。

    白天,清水念还是要去上课的。

    第一天出现在学校的时候,按照黑屋的指示走到教室,教室里的人都像是认识她一样友好的打着招呼。

    黑屋的身份安排,她一点也不担心。

    不过,今天,她请了假。

    在屋里捣鼓了一天,让自己看起来不再是活力满满,脸色红润的模样。

    到了晚上,她依旧坐到了楼梯上原来的地方,等着该出现的人出现。表示准备了这么久的刷好感大杀器,一定要给力

    当楼梯上再次响起那不急不缓的步调时,清水念立即演技光环ax

    她的肩膀一动,微微伸长了脖子看着即将出现在楼梯口的人。手紧紧的拽住衣角,脸上带着期冀到惶恐的神色,一眨不眨的看着楼梯转角。

    宗像礼司显出身形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对方脸上还来不及收起的期冀到惶恐的神色。

    然后下一秒,对方就僵住了身体,随后怔怔的模样,身体像是无力般缓缓的侧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她微微垂下了头,缩起了肩膀,黑色的长直发垂下来遮盖住了明显白的厉害的脸色。

    宗像礼司嘴角原挂着惯常的浅浅笑意,只是看着面前的人,整个人蹲在那里,蜷成一团,轻微的颤抖着,可怜兮兮的模样像只让人心酸的猫。

    良久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眼底有着些微寒冰消融的温柔。

    “清水”他缓缓迈步走近,然后蹲下身,靠近对方,“为什么一直坐在这里了”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理性的优雅,此时低低的温柔起来,简直让被关心的人感动的不由得想要落泪。

    而清水念肩膀颤动的幅度也稍稍大了些,死死的捏住衣角的双手开始泛白。

    宗像礼司像是微微叹了口气,他伸手温柔的捧起了对方的脸,“到底怎么了告诉我。”

    他优雅的声线带着冰冷的温柔,命令式的话语带着诱哄的语气让人不愿反驳。

    触手一片湿润,拂开垂下的黑发,被抬起来的苍白脸上全是泪水。

    宗像礼司修长的手指抹过清水念脸颊上的泪水,温柔中带着一丝冰冷的凉意。

    清水念透过朦胧的泪雾清晰的看到宗像礼司玻璃镜片掩盖下的双眼,蕴藏着冷静的色泽。

    清水念再接再厉,嘴唇开合着低语,“妈妈”

    像是长久以来不断的失望终于让这个女孩内心巨大的惶恐不安起来,泪水无声的滑落,并且神情怔忡痛苦到极致,“没人没人要念没人要”

    宗像礼司的手微微一顿,若不是他耳力极好,对方低低的呢喃几乎听不见。

    “已经一个星期了妈妈也不要念了吗”她的神色怔怔,眼神放空望着前方,眼泪就那样滑落下来,声音低的几乎听不到,“爸爸走了,妈妈也走了”

    “不是,过两天就回来了吗怎么还不回来呢”她苍白的脸孔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漆黑的美目里是几近崩溃的痛苦。

    良久,她才转回看向前方的茫然视线,漆黑的眼睛空洞洞的望着身边的人,那副模样像是已经失去了灵魂般。

    “妈妈,是在骗念么”

    “是不要念了么”

    一字一句带着颤音的哽咽,犹如伸出指甲的猫爪,一下一下挠在人的心上,带着轻微的刺疼,让人听得心疼的揪了起来。

    “不会。”宗像礼司叹息似的开口道,声音非常的好听,并带着丝丝居高临下的动人温柔。“不会不要念的。”

    想到对方一连一个多星期每晚等在楼梯上,就是为了等待她的父母么家人不在,难怪对方总是装作一副大人的模样。莫名的,他突然有些怅然的感觉。

    宗像礼司面色不变,依旧是一副远山含雪的姿态。只是,手上的动作越发温柔了几分。

    似乎是被这样肯定的保证安抚了心灵,清水念空洞漆黑的眼珠轻轻一动,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我”

    宗像礼司的手抚上她的长发,优雅音气轻柔,“我们先进去,好吗一直坐在这里会生病的。”

    清水念呆呆的凝视着他,良久,张了张口,“他们会回来么”

    宗像礼司垂眸看着清水念混杂着紧张惶恐跟心翼翼希冀的眼眸,随即低低叹了一口气。远山含雪般的面容微微有些怅然。他低头轻柔的抵住了清水念的额头,声音悦耳低沉,用最柔软的节奏,轻轻的呢喃,“会回来的。一定。”

    清水念漆黑的眼眸渐渐回神,一颗冰凉的泪珠从眼睛里坠落下来,融进了衣服里。

    呆呆的看了宗像礼司一会儿,她突然扑进了对方的怀里,手抓住对方的前襟,双肩轻微的颤动着。

    宗像礼司没有动,只是轻轻抚着对方的长发,神色带着冷静的淡然。

    清水念就这样双手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襟,哭着哭着就有点累了。最后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清水念表示哭不但是个技术活,还是个体力活呀

    虽然累了点,但幸好,收获还是蛮大的。

    看对方的样子一定会帮自己去查一下父母。不过,她有作弊器黑屋,搞定一切妥妥滴

    第二天在宗像礼司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回想起昨晚事情的萌妹理所当然的立即为昨晚的失态感到窘迫。

    直到用早餐时,她都是板着一张脸坐在桌子旁边,脊背挺直,双手端端正正的放在膝盖上。

    只有微微泛红的耳垂跟眼底羞囧的神色出卖了她。

    宗像礼司看着好笑,隐在袖中的手指动了动。

    对方一直不话,宗像礼司到底还是先开口了,“念,关于你家人的事”

    清悦的嗓音到这里顿了顿,清水念的身体一瞬将僵了起来,干净澄澈的眼底有些淡淡的紧张和悲伤。

    “我已经帮忙了解过了,你的妈妈在赶回来的路上有事耽误了,所以会晚上一段日子来接你,不用担心。”宗像礼司带着淡淡的笑意完刚刚的话。

    清水念一下子愣住,良久才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妈妈,真的会很快来接我吗”她的声音低低的,像是有些不自信,最后的语气却有些激动的控制不住起来。

    “当然,所以,你以后不用大晚上的等在楼梯上了。”宗像礼司的微笑就像是带着最为有礼的优雅,让人止不住对他的话所信服。

    清水念怔了一下,随即忍不住微笑了起来,漆黑的美目里渐渐的有了异常明亮的光彩,看着宗像的眼睛里也闪着皮卡皮卡的星星。

    下一瞬,却像是再次想起了昨晚楼梯上的事情,她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低低的“嗯”了一声。

    宗像礼司见此神色未变,只是桌案下的手指再次动了动,旋即用柔软的嗓音道“吃饭吧。”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