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恶意满满的回忆(一)
    夜幕降临,快入冬的天气更是让晚上多了些寒意。

    寂静的楼道里传来鞋子击打在楼梯上的响声,一下一下,不急不缓。大致可以想见正走上来的人应该是挺直了脊背,优雅稳重的人。

    原坐在楼梯上的女孩,双手撑着头抵在膝盖上。她看起来十二岁左右的模样,白净的面上是秀美精致的五官,大概因为还带着些微的婴儿肥,所以脸颇有些圆圆鼓鼓的味道,可爱异常。

    她的一头乌黑长发直直搭在脑后,越发衬得肤白如瓷。此时娇的身躯裹在厚重的棉衣里,头一点一点的看着就快要睡着了。却在脚步声响起的时候霍然抬头,双眼紧紧的盯着楼梯口的方向,脸上不自觉的带上心翼翼的期盼神色。

    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楼梯口显出了一道颀长的身形。

    来的人一身便装,挺直的身形显得异常有力。清俊的五官俊美而坚毅,此时眉宇间有些许的疲惫神色,却丝毫不损他的优雅贵族气质。

    在见着坐在自己必经楼梯上的女孩时,他的唇角扬起了完美的弧度,如同几天以前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向对方极具绅士礼仪的笑了笑。显得极为优雅有礼,却又矜贵疏离。

    女孩依旧如同前几天一般没有回应。甚至在看清来人后,还不愿意相信似的眨了眨眼。最终,她眼中的光芒渐渐湮灭,神色混杂了不知名的失望和委屈。映照着苍白的灯光,越发没有了一丝暖气。

    宗像礼司顿了顿,便准备迈步继续前行,因为依照前几天的经验看来,对方还会在这里坐上一个时左右。

    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她的目光再次移到男人身上时,生生憋住原红了的眼眶,恼怒的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板着一张包子脸,快速起身,转身“蹬蹬蹬”的跑进了屋子里,“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宗像礼司颀长帅气的身形在原处,他的唇角依旧有着一丝笑意,丝毫不为对方的失礼而介怀,只是镜片掩盖下的原冷漠而锐利的眼神有些微的凝滞。

    直到女孩走开进了屋子后,他才迈动步伐,一步步走完最后的几步楼梯,然后转向了女孩刚刚所进房间的隔壁,打开门进了去。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女孩好像是几天前搬过来的新邻居,但是似乎一直都只看到了对方一个人。

    之所以能记得这些,还是跟这几天来总是在楼梯口遇见那个女孩有关。是在等什么人吗

    不过,这些都跟他没有关系。

    清水念背靠在门板上,半仰着头,听着门外一如以往一成不变的步伐声缓缓进屋,最后消失。她这才踢掉了脚上的鞋子,换上了舒适的毛绒拖鞋,再套上家居服,窝进了沙发里。

    期间看到自己明显变了一号的骨架跟双手,不由得叹了口气。

    起来,她在宗像礼司叫出自己的名字时就知道肯定是又出了什么幺蛾子,所以冒出个“回忆杀”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惊讶。

    听名字就知道了,她回到了四年前,也就是刚刚离开夜刀神狗朗两年,距离遇见伏见猿比古,也还有两年的时候。

    这时候遇上宗像礼司做邻居,时间真是掐的刚刚好。要黑屋不是她亲生的都没人相信呀╮╰╭

    清水念不知道现在的宗像礼司在忙着什么,总是回来的很晚。

    不过没关系,清水念现在也还只是个尚未发育的萌妹哟

    所以,也只有先接近对方再。

    对于宗像,既然摸不清底线,便先做个萌妹吧。

    会卖萌又乖巧的萌妹子,终归是不会太让人讨厌的。

    清水念一连几个晚上在楼梯处遇到对方,虽然室长大人表现的彬彬有礼,还能给个微笑,但是好感值也不过才10,属于见过见面有点印象的陌生人qaq

    清水念也知道,宗像礼司并不是热情善良易于接近的人物,贸然贴上去刷好感肯定会被微笑着拍飞的吧。

    那么,如果是对方自己先接近的呢

    再一天的忙碌过后,楼道里又响起了那调子似乎永远不急不缓的悠然步伐。

    宗像礼司对于新邻居的那个女孩,一直是秉着礼仪,微笑的打着招呼,或许内心也曾在某一秒有过探究的心思,但是下一秒,他的冷静理智就让这些多余的东西消散而去。

    不过今天,事情有了意外。

    宗像礼司并没有在一直以来的楼梯上看见对方。他在内心的停顿了一下,步调却并没有什么变化,继续一级级拾阶而上。

    直到最后一级楼梯,他看到了对方蜷缩在门角,脸冻得有些泛白,套拉着脑袋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模样。

    他扫了眼对方身后紧闭的大门,以及对方单薄的穿着,大致在心里有了猜想大概是门被锁上了,不能进去了吧。

    夜晚楼道里有些寒凉,果然,宗像礼司到了她的身前,优雅的嗓音带着轻柔,“是进不去了吗”

    见对方瞅了他一眼,漆黑的眼睛里有着柔软而清澈的光彩。

    宗像礼司顿了顿,轻柔的嗓样像是叹了口气,“蹲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先去我家休息。”

    他面上冷静优雅,明明是用着礼貌的提议语气,却给人不容反驳的错觉。

    清水念微微抬了抬脑袋,看着他。缩了缩肩膀,神色里有些警惕戒备的犹豫。

    那边,宗像礼司已经打开了门,看向还在原地不动的清水念,“先进来吧,我的新邻居,我是宗像礼司。”他望了望有些戒备的人,下意识的放轻了身上锐利的气势,整个人显得贵族般优雅柔和。

    清水念也的确是放松了,缓缓起身,的肩膀微微一耸,弯腰鞠了个躬,“阿诺,那就打扰了,宗像君,我是清水念。”

    她有一副柔软的嗓音,软软的声音带着孩童特有的清脆软糯,先前显而易见的戒备警惕已经在宗像礼司有礼的微笑下消失了。

    果然还只是个单纯的孩子。

    宗像礼司看着对方像个大人一般的举动,微微一笑,配合的道“请不用客气清水桑。”清朗的嗓音宛如流水般潺潺泻出,悦耳动听。

    宗像礼司的房间跟他的人一样,整齐干净,简洁优雅。

    “清水桑想要喝什么果汁还是牛奶”宗像礼司冷静的嗓音带丝礼貌的温和。

    “牛奶就好,希望不会太打扰您。”清水念挺直了脊背坐在沙发上,努力严肃的板着脸,声音有些拘谨。

    宗像礼司端着牛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对方衣服大人坐在那里的模样。

    明明是可爱的稚嫩五官,偏偏要板着一张脸,努力做出一副疏离冷漠的样子,两腮还没消褪的婴儿肥看起来异常的可爱。

    宗像礼司的面色未曾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是隐于袖中的手指无意识的动了动。

    “清水桑是一个人住吗”宗像礼司给清水念拿了一杯牛奶后,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脊背挺直,双手交叠置于膝上,有种冷静疏离的气场。

    “啊,那个是的。”她严肃的脸有一瞬间不好意思,捧起牛奶垂下了眼睫。

    宗像礼司看对方的模样,先是不想谈这个,也就另起了话题。

    聊着聊着,两人的关系不知不觉亲近了不少。

    突然,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响了起来,而来源,就是沙发上原严肃着一张脸,口口喝着牛奶的清水念的肚子。她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起来。

    宗像礼司的眼神扫了过来,看着对方此时的模样不知不觉嘴角的弧度变大。

    她的脸涨得更红了,嗫嚅的道“那个,不是我”

    她的声音越越,就连耳垂跟脖颈都染上了薄红。窘迫的模样看起来,简直恨不得钻到沙发缝里面去。

    见对方这幅模样,宗像礼司唇边一直完美的笑意微微真实了些,眼底也有了一丝笑模样。

    “啊,是该吃晚饭的时候了。”原清朗淡漠的嗓音此时带上了冰冷的温柔,声音非常的好听。

    最终,清水念极其有幸的吃到了宗像礼司亲手所做的晚餐。当然,不要指望室长大人的手艺有多好。

    一碗面条,只不过是可以吃的地步罢了,当然清水念还是很给面子的吃完了,

    今天真是圆满了,室长好感值达到了30不仅进了室长的房间,吃了室长亲手做的饭,还睡了室长大人的床呀

    她裹紧了被子,在上面滚了滚,枕头上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清香。

    诶嘿嘿,萌妹呀萌妹,她可是还有一个大杀器没有拿出来哟美女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