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恶意满满的十岁(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清水念总是打破对方底线的缘故,夜刀神狗朗越来越有以后那一丝不苟的神态了。不是什么大事的话,基上表情都不会变一下,板着软软的包子脸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

    来觉得那天的变化对方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开始崩坏了可是,怎么又恢复了现在这副认真严肃的模样。

    清水念摸了摸下巴,看来还是要趁热打铁,主动出击呀

    狗哥,认真严肃的冷漠不是你的道路,别扭傲娇的冷漠才是你崩坏的正途呀

    “狗朗我可以进来么”女孩一手握着门把手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然后探出一个脑袋来,眼睛滴溜溜的转到房间里的床上。

    大概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她此时整个脑袋上还顶着蹭的凌乱的头发,配上身上毛茸茸粉紫色的睡衣,倒是衬得对方此时像极了心翼翼想要靠近人类的动物,胆怯懦却又渴望至极。

    夜刀神狗朗没有话,板着一张包子脸,自以为很冷酷的瞥了一眼对方,然后收回目光自顾自的瞪着天花板。

    夜刀神狗朗绝对不会承认,刚刚那一瞬间自己被对方萌到了╰这种家伙,就算自己的答案是拒绝不也还是没有任何作用征求自己这个被绑的好好的人的意愿真的大丈夫吗

    面对对方压抑咆哮的低气压,女孩毫不客气的将对方不话的行为当做了默认,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整个人迅速的蹿了进来,然后动作熟稔灵活的爬上了床,扯了另外一床被子躺下。

    这程度,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在对方窜上来的一瞬间,夜刀神狗朗的身体不自主得有些僵硬。

    而对方还裹着被子不断的扭来扭去夜刀神狗朗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终于,夜刀神狗朗面色铁青,恨恨的瞪着被子里拱来拱去的人,咬牙切齿的道“你就不能安静的睡觉吗”

    “诶哦”来正努力将自己完全裹起来的人闻言一呆,怔怔的从被窝里抬起头来看着对方。

    她因为将头也埋进了被子里,所以来就凌乱的发越加肆无忌惮的伸展开来,几乎遮盖了半张脸;而剩下的半张脸被被子里的热气蒸的红彤彤的,此时瞪圆了一双眼呆呆的看着夜刀神狗朗,显得异常的无辜。

    这幅模样让人可气的直想要狠狠捏一把那红彤彤的脸泄愤

    “你在干什么”夜刀神狗朗脸色铁青的瞪圆了眼睛,咬牙道。

    “我我要用被子将自己完全裹起来,这样我伸手的地方就全是满满的了”女孩来有些迟疑的道,到最后,越来越理直气壮,也瞪圆了一双眼回望着对方,无端显出几分可爱的童真。

    夜刀神狗朗却是皱了皱好看的眉,由着对方强词夺理的辞浑身开始散发着冷气。

    “周围是冷冰冰空洞洞的会害怕睡不着”女孩像是没有发现对方越加冰冷的气息,而是垂了脑袋继续往被子里钻,口中一边模糊不清的嗫嚅着什么。

    夜刀神狗朗虽然没听清具体的是什么,却也依稀听到了几个关键词冰冷的房间,空洞的害怕,睡不着。

    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随即看向在被子中扭来扭去面色绯红的人。

    虽然对方一直是灿烂阳光的模样,但有时候又偏激的可怕。比如面对离别,或者是被抛弃的时候。

    在好几次看到十岁的女孩自己做家务,自己煮饭后,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来到对方家里好几天,都没有见过对方的父母难道这么的女孩都是一个人住么

    对方是跟自己一样父母双双离世,还是被家人抛弃了呢

    夜刀神狗朗经过好几天的观察,以及从清水念嘴里断断续续听到的一些事情,越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到底是十岁的男孩,自以为知晓了一切后,对待清水念的态度不自觉的软了下来。

    他对清水念的心思已经由警惕戒备上升到了随意放松,还有的候对于对方的动作会无法自控的羞恼却又无可奈何。

    甚至,他还想

    其实,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嘶你干什么”突然被脸上轻微的痛意弄得回过了神来的夜刀神狗朗冷冷的出声道。

    只是下一刻,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对方的脸离他太近了。

    女孩已经完完全全将自己裹成了一个蛹,趴在他的身上,黑亮的双目直直的盯着对方,幽幽的道“刚刚一直叫你都没有反应”

    夜刀神狗朗以眼神示意然后

    “所以我就咬了你一口。”

    咬了一口

    了一口

    一口

    口

    感受着脸颊上有些湿湿的液体,夜刀神狗朗耳朵里回响的全是这一句话,他已经完全愣住了。

    见对方再一次不知道神游到了哪里,清水念费力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然后面色不满的捏上了对方的脸颊。

    已经完全愣住了的夜刀神狗朗自然是一时间没有反应,所以任由对方在自己脸上捏来捏去。不得不,对方一副呆愣的表情,萌萌软软的实在是可爱极了。

    清水念面色异常严肃,像是要让对方回神。但她的真实想法其实是这样的养了好些天,终于有些肉了  o  赶快多捏捏,等对方以后长大了就捏不着了。

    清水念再次捏了捏对方滑滑嫩嫩的脸,这下子,夜刀神狗朗终于回过神来了,瞬间,脸色涨红。

    “放手”夜刀神狗朗极力忽略掉脸上的热气,板着包子脸咬牙吐出两个字。

    果然不该对这个家伙有什么怜惜之类的情感。

    虽然夜刀神狗朗声音冰冷愤怒,但是现在的对方还只是个正太呀,没有以后凌厉的气势,所以这一句带着童音的愤怒话语,听起来就跟孩子撒娇闹别扭一样

    很好虽然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但还有情绪就好,就这样不要大意的一路撒丫子在崩坏的正道上狂奔吧

    欺负一个孩子什么的,清水念表示心里一点罪恶感也没有

    “不放”她板着脸,奶声异常严肃又理直气壮的道“放开你就走了你是我捡来的,就是我的”

    对方这观念也太有问题了吧什么叫“你是我捡来的,就是我的”呀

    看来以后非常有必要来好好教导教导对方。

    夜刀神狗朗再一次被对方这神一样的逻辑给打败了一时间连羞恼都退掉了不少,只是张了张嘴无力的道,“底要不要睡觉。”

    然后也就闭嘴不再多其它的话,他知道,只要牵扯上这个话题,女孩就会异常执着。稍有不慎,对方可是会做出很可怕的事情的哟比如被绑起来。

    看着对方红通通的耳垂,清水念撇了撇嘴,她知道再玩下去,对方一定真的火了

    于是,她也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一点一点蠕动回去。自言自语道“啊,好困。的确是要睡觉了”

    夜刀神狗朗感觉到身边又是一阵在被子里扭来扭去的挣扎过后,清水念长长呼出一口舒服的气。

    “才不要又只留下我一个人”稍显软糯的童音还带着一丝惺忪的睡意,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夜刀神狗朗扭头去看时,对方已经裹着被子在夜刀神狗朗身边睡着了

    只是,对方依然伸出了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他手臂上的衣袖一角。

    夜刀神狗朗看了眼对方渐渐睡熟的模样,以及就算睡着了依旧紧紧握着自己的手,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想要抽回衣袖。但只是轻轻一动,女孩来睡熟的脸上秀丽的眉毛就轻轻皱了起来。

    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微微动了动,最后也就随着对方去了,开始闭上眼睡觉。

    虽然表面上看来夜刀神狗朗自认为还是像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但是他却没有发现,在面对清水念时,自己的眼中已经不仅仅是气愤和恼怒的情绪了,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以及放纵。

    来应该睡熟的清水念,在夜刀神狗朗呼吸平稳的入睡后,嘴角勾起一抹成功的笑。这么多天的旁敲侧击,再加上对方的耳濡目染,果然还是很有效果的。给力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