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火辣辣的惩罚
    记住《小说16》网址: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钟瑞闻言,连忙摇头:“没有骗你,意外是真的,我从高台摔下来也是真的。右腿骨折,脸颊也刮伤了,肋骨隐裂,幸好我伸手抓住了高台下的一个遮挡架才逃过一劫。”

    想起之前的惊险,他依旧心有余悸。

    那一刻,钟瑞爆发出强烈的求生,单手抓着支架,即使全身疼痛难忍,将近十五分钟都没有放开。

    因为还有萧萧在等他,自己还要跟她一起过一辈子的。

    萧萧一怔,看了眼钟瑞高高吊起的右腿:“所以说你将计就计,跟钟老打赌,好让他接受我们?”

    钟瑞点头:“爷爷最顽固,但是最守信用,只要他同意了,爸妈也不会反对的。”

    虽说他有理有据,萧萧心里却不痛快:“你也不提早告诉我,我在外面等了一天一夜,担心得要命,你们却在弄什么赌约?我又不是赌资,私底下被人推来推去,难道就该在外面傻等?”

    “抱歉,我来不及告诉你。而且爷爷也说,想看见你最真实的一面。虽然他没说,语气也不好,但是打心里是承认你的。”钟瑞握住她的手,害怕萧萧一怒之下舍他而去。

    被人当作物品试探审查一番,任是再好脾气的人都受不了。

    更何况心上人还跟着胡闹,显然是看她的脾气好,不会生气吗?

    萧萧这次是真的生气了,难过了,却还是看在钟瑞还伤着的份上,轻轻掰开了他握着自己的手:“你好好养伤,有家人照顾,应该能很快痊愈的。”

    “你要去哪里?”钟瑞勉强坐起来,就想去拉她。

    萧萧走了几步,回头说:“去外地拍外景,因为你已经耽搁两天了。既然你已经没事,我就先回去继续拍摄了。”

    钟瑞看她脸色不悦,这已经是萧萧看在自己伤着的份上没大发脾气了,他却想萧萧能大骂出声,而不是憋在心里:“这次是我不对,我只是急切地想要家里人都承认你,好跟你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如果跟萧萧在一起,却让家里人剧烈反对,只会让她以后的日子很难过,钟瑞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

    与其这样,还不如釜底抽薪,让爷爷先接受萧萧。

    “我明白你的用心,只是感情上不能接受你的欺骗和试探。”萧萧转身就走,打开门却见钟老坐在沙发上抬头瞥了她一眼。

    “又要走了?去拍戏还是拍广告?”

    “广告,之前已经在半路上,听说钟瑞的意外才赶回来的。”刚刚得知真相的萧萧,面对钟老的脸色也不算很好。

    还以为钟老会开口阻止,或者表露出不赞同和不屑。却没想他居然点头了:“嗯,答应别人的事是该做好。什么时候,约上你的养父母一起过来见个面?婚宴的事,也该好好筹划了。”

    陶玲在旁边一直没吭声,闻言愣了一下,看了萧萧一眼。

    没想到这个小女星这么厉害,一下子就摆平了公公。想当年她入门多么艰辛,如果不是肚子里有了钟瑞,估计就被女佣扫地出门。

    只是萧萧有钟瑞在旁边支持她,自己却是只能母凭子贵,丈夫始终因为害怕公公的威严而迟迟没有动作……

    想到这里,陶玲不由有些羡慕萧萧。

    萧萧皱了皱眉头,原本心里有点不痛快,听着钟老像是施恩一样的语气更不舒服了。

    为什么偏偏要她养父母辛辛苦苦地跑过来见钟家的人,而不是男方去自己家里?

    “家里的农活比较多,爸妈很难走得开。我得赶通告了,回见。”萧萧没再跟他们客气,直接就走了。

    谁说她没有火气,兔子怒了还咬人呢!

    见她黑着脸走了,陶玲暗叹年轻人火气就是大。钟瑞好不容易让钟老对萧萧改观,现在不就是前功尽弃了?

    她扭头看向钟老,却见他嘴角隐隐有些笑意,眼里没有恼意,却是有些赞赏,不由一愣。

    钟老回头见陶玲怔怔的样子,难得开口解释:“连钟瑞他爸都不敢跟我这样说话,这姑娘倒是有性子,不至于唯唯诺诺的只会答应。”

    陶玲脸色微变,这分明是说她总是听听话话的,没有一点反抗的血性,他一点都看不上。

    萧萧拽着等在外面的阿森直接上车去外景拍摄了,阿森看她脸色不好一路上没敢说话。

    只是看她的样子,显然钟瑞是没事了。

    外景拍摄,广告商敢抱怨,导演和工作人员却是不敢的。

    虽然心里有怨言,觉得萧萧成名后变得大牌了。只是也有小道消息,说是钟瑞拍广告受伤,她这才赶过去的。

    一般的女星往往以工作为重,何况是赶着黄金假期播映的广告,光是代言费就是七位数,怎么也不可能随便放下,最多是赶紧拍完后直奔医院。

    但是萧萧却完全扔下了工作,什么都不管就过去了,这点让不少人心里还是佩服的,能做到她这种程度的人确实不多。

    原本都说萧萧为了借钟瑞上位如何如何,质疑她的真心。但是她的举动,却打破了所有的不实流言。

    萧萧的心情不好,但是依旧敬业。

    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将广告拍完了。

    不仅时间提早了,导演看着镜头还非常满意。

    庆功宴萧萧没去参加,因为连续两天没睡的疲倦接踵而来,她也得琢磨一下以后该怎么对待钟瑞……

    整理好思绪,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周了,萧萧这才再次踏入医院。

    钟瑞看见她,明显的双眼一亮,惹得天天来陪乖孙的钟老十分不满,哼哼一声还是识趣地退出去了,把时间留给这对年轻人。

    “……还在生气?”钟瑞看着她,无奈地笑笑。一周没有见到萧萧,他也不敢打电话去催,避免适得其反。

    看萧萧的样子,气似乎消了一点,却不至于完全释然。

    “你这次做得太过分了,”萧萧坐在床边,细数他的罪状。

    钟瑞连忙点头承认:“是我的错,没提早告诉你,让你担心了。”

    “你的腿好一点了吗?”萧萧转向打着石膏的右腿,小声问他。

    钟瑞就知道萧萧是关心自己的,把医生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了。

    萧萧了然:“就是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三个月你都不能随便乱动?”

    “是的,不然这条腿长歪了,以后我就不好走路了。”钟瑞笑笑,难得开起了玩笑。

    萧萧看着他,也笑了。

    钟瑞终于明白,什么叫乐极生悲了。

    以为萧萧终于开始原谅自己,天天来医院探望他,却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自从萧萧每天准点来报道后,钟老也不打算继续做灯泡,直接让陶玲也跟着回去了,照顾的护工也辞掉了,套房里只剩下两人,连药物都表明时间和用量放在角落,三餐有人送到套房外面不进来打扰,完全给了他们独处的时间。

    可是钟瑞却倍感煎熬,明白萧萧是气消了,却也是整治自己之后……

    “今天这一套衣服怎么样?”萧萧搬来两个大行李箱,不知情的还以为她要长期住在医院里了,连钟老看着都十分满意。

    钟瑞起初也以为是这样,后来却发现,这里面的衣服各式各样都有,还是……

    他苦着脸点头:“好看。”

    萧萧今天穿的是灰色镂空蕾丝紧身裙,若隐若现地露出白皙的肌肤和惹火的魔鬼身材,裙摆开叉几乎到腰上,露出笔直修长的双腿。

    她笑了笑,一脚抬起放在床沿,指尖从脚踝缓缓地滑至膝头,一点点到达大腿和腰身的曲线。

    “嗯,裙子有点松,得拿回去修紧一点。”她扯了扯胸口的布料,深v的领口下沟壑时隐时现,钟瑞觉得自己快疯了。

    昨天萧萧穿的还是黑纱内衣,层层叠叠的设计,抹胸短裙,堪堪包住小屁股。偏偏她还说最近学了一支舞,放着音乐断断续续地跳了半小时。

    身上被汗水一打湿,更透明了。

    可是钟瑞只能躺在床上,既不能凑过去抱着萧萧,连下床都不行。

    想到这里,他只能苦笑。

    萧萧变着法子折磨人,钟瑞却不能抱怨什么。

    谁让自己之前和爷爷的打赌,惹恼了她呢?

    “不用,这条裙子够紧了,再紧就得崩开了。”钟瑞看她今天没有跳热舞的兴致,心里偷偷吁了口气。

    谁知萧萧扯着长长的裙摆,眯起眼笑了:“昨天看了一个表演,感觉挺好的,要不要给你看看?”

    钟瑞被她笑得心里发冷,下意识就想摇头。可惜萧萧不是询问他的意见,只是告知一声而已。

    她绕着床边扭着腰,居然跳起了肚皮舞。胸口的柔软随着身体的动作晃动,纤瘦的腰肢左右扭动,趁着萧萧微微垂下眼,似笑非笑的表情。

    钟瑞狠狠吞下一口唾沫,恨不得能立刻痊愈。

    萧萧一边娇笑着,一边随手撕开了裙摆。原来是连在一起的两块,脱掉后就变成超短裙了。连接的地方做工巧妙,丝毫看不出针线来。

    她拎着那截裙摆,随手扔在地上,又解开了肩膀的那块布料,放在钟瑞的石膏腿上,胸口贴着石膏来回磨蹭,露出享受的表情。

    钟瑞觉得浑身的热量骤然被点起,打着厚厚石膏的右腿仿佛感觉到萧萧的柔软。

    可是萧萧的动作还在继续,背对着钟瑞,伸手扯开后背的上衣绑带。

    一根一根的带子解开,动作缓慢却没停下扭腰,直到白皙的后背整个裸露出来。

    钟瑞看她猛地转身,却还有着金色的胸贴,不由有种说不出的失望,和更加多的期待。

    萧萧坐在床边,指头蹭着他的胸膛,慢慢往下,在小腹上打着圈,听着钟瑞越发粗重的呼吸,却绕开灼热的地方,沿着腿部的曲线渐渐滑落。

    钟瑞受不住,想要伸手抓住那条捣乱的脚板,却被萧萧灵活地避开了。

    她俯身,指尖点了点钟瑞的唇,眯起眼笑了:“你……活该!”

    话音刚落,萧萧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上他的小腹,还故意扭了妞,这才跳下床。

    钟瑞除了猛吸气,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郁闷,自己还真是活该。

    得罪了萧萧,钟瑞这三个月躺在床上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

    《完本神站》网址:www..co/a>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