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乱动的孩子吃瘪了
    记住《小说16》网址: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萧萧揉着腰,呲牙咧嘴地从床上爬起来。

    该死的钟瑞,她怎么就糊里糊涂被拐到床上了。

    偏偏这人还使劲折腾,说什么要让萧萧记住,每回快要到达顶端的时候就停下来,把她郁闷得要命,不到这样耍人的。

    翻来覆去,断断续续的折腾了足足两个小时,萧萧最后直接是累晕的。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钟瑞那句“记住了吗?”,简直跟噩梦一样的声音吓得自己晚上都做噩梦了。

    瞅着钟瑞神清气爽的样子,萧萧更郁闷了。

    她这是什么事啊,说是练习,其实只是某人兽性大发而已吧……

    “怎么样,都记住了吗?”

    钟瑞哪壶不提提那壶,萧萧皱着一张脸,双眼瞪圆瞥了眼过去。

    “今晚我睡客房,不然拍戏哪里有体力?”

    钟瑞好笑,摇了摇头:“舞姬在这出戏里没有武打场面,你不用担心会消耗体力。”

    舞姬在片子里唯一要做的,一是讨好他,二是与他暧昧,三是直接上床办事,哪个都不用体力,只要萧萧配合就行了。

    萧萧当然是看过剧本的,心知肚明钟瑞没有说的下半句话是什么,哼哼唧唧了两声,不清不愿地起床洗漱去了。

    她今晚说什么也要占着客房,不让钟瑞再有机会占自己便宜了!

    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场景,导演坐在镜头后面就开始叹气了。

    不知道经过了一晚,萧萧有没领悟好,别又搞砸了。

    他想了半宿,琢磨着实在不行,自己找人配音算了。

    要不然等萧萧适应了这个场面再发出正确的声音,都猴年马月去了,这片子还怎么拍?

    钟瑞提早让导演清场了,除了床上准备开拍的两人,摄影棚里只剩下摄影师和导演了。

    导演环顾一周,不忘叮嘱萧萧:“放松点,自然地叫出来就行,明白?”

    “是,导演。”萧萧乖乖点头,心里悄悄给自己打气。

    萧萧媚笑地撩拨比昨天更好,连导演在镜头盯着都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他瞪大眼一动不动,就等着萧萧发出声音。

    只见她微微仰着头,脸上是舒服又享受的表情,眼底又掠过一丝羞赧,切到好处,导演都忍不住叫好。

    一般的演员,同一个场景表演得多了,只会跟之前的水平差不多,最多是熟练了。

    没想到萧萧居然能把这场饰演的角色表现得更好更细腻,果然有钟瑞推荐的人是不一样的?

    导演身侧的双手握成拳头,显然对这部片子很有信心,拿个国内大奖估计不难,不知道能不能冲出亚洲……

    导演想得正美好,一心二用,也没忘记萧萧之前的败笔。

    幸好萧萧这次的呻吟虽然与出色的表演还是有一定差距,总算是勉强合格,不是惨叫了。

    导演没叫停,让他们继续,萧萧终于松了口气,这声呻吟总算过了,好在昨晚的折腾没给浪费,要不然她就想用豆腐撞脑袋算了。

    **完自然是要直奔主题,萧萧身上的红纱已经褪至腰下,露出双肩和□的后背。

    还以为钟瑞会搂着自己到床上,她只要娇笑着转身,反压着他,就是这一幕了。

    只是钟瑞居然反其道而行,突然把萧萧推倒在她身后的桌子上,一挥手把道具的茶杯茶壶甩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不由一愣。

    喂喂,剧本里没这样的,钟瑞这是即兴表演?

    萧萧双眸里的疑惑一闪而过,很快就被掩饰下来,露出舞姬该有的儒慕和羞涩的表情。

    果然,钟瑞按照剧本开口了:“公主正待字闺中,皇上有意把这位掌上明珠赐婚于我为妻。”

    舞姬伤心欲绝,她与公主是云泥之别,深知谁才配得起自己的心上人,又是谁才能给心上人更好的前途,伸手微微推开了探花郎。

    收敛了满脸的悲戚,她强颜欢笑:“这是天大的喜事,奴家在这里先恭喜公子前程似锦,与公主白头……偕老了……”

    探花郎握住舞姬的手,眼底的深情表露无遗:“可是,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心目中的妻子,除了你再没有别人。”

    萧萧一怔,钟瑞看着她的眼神很认真,灼灼的目光令自己忍不住撇开脸。

    探花郎的表达,与其说是对舞姬说的,现在却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萧萧咬着唇,心叹自己果然没有钟瑞这么入戏。

    那样的表情,那样的眼神,是探花郎真真假假的感情中唯一真诚的一面。

    这个人想要利用舞姬,却也准备用情来绑住她,控制她,好完成以后的复仇大计。

    只是短短一瞬间,萧萧便露出舞姬该有的欣喜若狂,甚至喜极而泣,双眼泪光闪闪,紧紧搂着心上人不愿撒手。

    探花郎的声音带着诱惑,掌心在舞姬的脊背上缓缓摩挲,似是宽慰,又似是撩拨。

    听着耳边越来越粗的气息声,探花郎俯身吻上舞姬的唇。

    不同于手上的温柔,这个吻急促而炙热,狂莽又带着侵略性。

    舞姬出其不备,重新被压倒在桌子上,被动地仰着头接受他的吻,双眼里却是满满的信任和赧然。

    吻从唇上移开,落在锁骨和胸前,大手在舞姬身上游弋,舞姬只能轻轻低吟,难耐地用双腿环上探花郎的腰侧。

    萧萧知道镜头只拍着两人的脸部表情作为特写,身上的肚兜被拉低了一点,其实丁点都没露出来。

    她只要保持住脸上的表情,再适时发出甜腻的呻吟,随着钟瑞的动作起伏,这一幕就能过关了。

    钟瑞的眼神一扫,萧萧明白是要准备开始了,双脚马上夹紧他的腰部要做出动作。

    果然下一刻,钟瑞做出挺身的动作,向前一撞,萧萧立刻也跟着一动。

    只是不知道是她太紧张,完全没跟上钟瑞的动作。

    钟瑞向前,萧萧反而也跟着身体下压;钟瑞收腰,萧萧反倒身体向后仰。

    “卡!卡!卡!”导演还以为这遍肯定能过了,看得目不转睛正窃喜的时候,被萧萧的动作气得吐血。

    他奇怪的眼神在萧萧身上一转,没道理吧,难不成这女演员还是个处,不知道标准动作?

    导演想了想,也不管萧萧怎么样了,直接下场准备做示范。

    “钟瑞过来,我们对戏,让萧萧学着点,别老出点奇怪的岔子。”

    在导演看来,萧萧这种新人应该犯的错一点没犯,反而是一些低级错误和奇怪的地方反而出问题了,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听说导演要对戏,钟瑞脸都绿了。

    难不成他还得照着刚才那样,吻萧萧的时候吻导演,还来个攻守相宜?

    萧萧原本还沮丧,看见钟瑞的脸色,就明白他的想法,忍不住想笑。

    好不容易憋了回去,她干咳两声,再不阻止这个喜欢亲自上场教导的导演,今晚自己就别想睡个好觉了,钟瑞的脸色还不得黑过墨汁?

    “导演,我和钟前辈磨合一下,这种小问题就不劳您大驾了。”

    导演被戴了高帽,心里的气总算顺了点。

    也是,这点小问题都要他亲自出马的话,那得多累啊。

    导演挥挥手,让两人直接进休息室去磨合了,免得再出问题。

    萧萧苦着脸进休息室,觉得自己根本不该给钟瑞打掩护。

    每次进休息室,她觉得总没好事。

    果不其然,一进去萧萧就被钟瑞压在墙上,某人的脸色已经跟墨汁有得一比了。

    “嗯?看来昨晚的练习不够,你居然让导演亲自下场来教导了,不知道进退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萧萧皱着脸,一开口就立刻认错。

    现在的钟瑞太可怕了,她有种会被生吞活剥的感觉。

    “哦?哪里错了?”钟瑞俯身,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

    萧萧缩着脑袋一脸检讨:“刚刚的动作不标准,我保证待会一定完美配合!”

    “怎么才叫完美配合?”钟瑞扫了她一眼,满脸不信任。

    萧萧被噎得哑口无言,她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钟瑞较真了。

    “没事,我重新教你就好。”

    钟瑞的话一出,萧萧吓得后背贴着墙,愣是给吓得一哆嗦:“别乱来,这里是片场休息室,随时导演会叫开始的。”

    “不怕,我们都清场了,谁会乱进来?”钟瑞微微一笑,又补充了一句:“休息室的门我已经锁好了,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

    萧萧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种话钟瑞怎么能说得那么轻松,他们这是在拍片途中在休息室偷情!

    呸,两人都是独身,算什么偷情!

    “前辈,不要开玩笑了……”萧萧真是被吓到了,一脸小心翼翼,讨好地挤出一点笑容。

    钟瑞看着她半晌,慢慢摇头了:“谁说我在开玩笑,我很认真的。这场戏很重要,但是你拖慢了进度。一般的大问题你都过了,就是这些小问题反而一直没过关,这是你的态度问题,不关乎演技。”

    萧萧的演技不错,可是在这些小细节上却没有注意。这才是最致命的,甚至令导演最不喜欢的一点。

    她自己也明白,这两天的表现非常不达标。

    考验演技的地方自己一次就过了,偏偏那些小细节拖住了后退。

    尤其是钟瑞这样对自己要求也严格的人,更加不能忍受萧萧的拖沓,不由耷拉着脑袋开始自我反省。

    只是下一刻,钟瑞就整个人贴了上来,两人面对面密密地贴服在一起,萧萧整个人都僵住了。

    抵住她□的灼热,萧萧并不陌生,脸上不由带着一点惊恐,钟瑞不会来真的吧?

    休息室的门虽然锁了,但是并不是完全隔音,里面的声音肯定能听到一点,尤其外面只有摄影师和导演两个人,更安静了,想不听见都难。

    萧萧快要吓哭了,却听见钟瑞在她耳边小声说:“注意力集中,我要开始了。”

    《完本神站》网址:www..co/a>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