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吐露心迹
    记住《小说16》网址: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站在录音室里,萧萧深吸了口气,盯着曲谱看了又看。

    录音师与钟瑞相熟,随意地歪在椅子上,看着录音室里一脸紧张的人笑了:“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影帝也会有为了别人走后门的时候。”

    齐导演对片尾曲的女音人选没有定论,反正公司一堆女歌手可以派上用场,高层想潜哪个就用哪个,别太过分唱得像噪音就行。

    没想到钟瑞却把这事揽下来了,让录音师拒绝了不少大腕的橄榄枝……

    这份人情,钟瑞给得足够大,就不知道对萧萧究竟是什么感觉了。

    “她有潜力,只是欠缺机会。”钟瑞坐在录音师的身边,公事公办地说。

    录音师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变得仁慈了?有潜力的新人多得是,偏偏就只有她受惠了?”

    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新人,各色各样有才能的新人在圈中被淹没不是什么新鲜事。现在钟瑞的话别说他不相信,估计连钟瑞自己也说服不了。

    钟瑞抿了抿唇,没有开口,只瞥了录音师一眼:“你该开始工作了。”

    “不愿意告诉我答案吗?”录音师打开录音仪器,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姿势,一脸认真投入工作:“那么,我对你的选择很期待。”

    事实证明,萧萧的歌喉确实不如她的演技,连续两遍发挥一般,让录音师一再皱眉。

    “重来一次!”

    萧萧的声音算不上好,但是歌曲音域不广,高低音落差少,普通人唱着也没问题,可是她因为紧张,声线绷紧,听着就别扭。

    钟瑞站起身,示意录音师先停一停:“我去跟她说说,你们休息十分钟。”

    录音师挑眉,倒了杯茶,好整以暇地看着钟瑞慢慢走向萧萧。

    萧萧懊恼地坐在沙发上,盯着手上的曲谱出神。

    一首简单的曲子,她把歌词背得滚瓜烂熟,唱的时候怎么就老是不顺畅?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自己真的没有唱歌的天分?

    最后一点,是萧萧不愿意承认的。

    她咬着唇,连小助理悄悄退出去都没发现。

    “……事不过三,你还要浪费多少时间?”

    萧萧诧异地抬头,见休息室里只有她和钟瑞,不由一愣。

    等回过神,萧萧低下头,极力压下心底的烦闷和焦急:“抱歉,你特地带我过来,可是我没抓住机会……”

    钟瑞坐在她的身旁,闻言有些不悦地开口:“还没坚持到最后,就想要放弃了?”

    萧萧猛地抬头,毫不犹豫地说:“我没想要放弃。”

    “那就好,”钟瑞墨眸一闪,流淌出浅浅的笑意:“你是演员,想象自己是其中的角色,这就足够了。”

    萧萧受教地点了点头,确实比起歌手,她更是一名演员,怎么就没想到融入角色来唱出这首歌?

    她兴奋地扭头,双眼亮晶晶的:“谢谢前辈,这次我一定会成功的。”

    忽然,萧萧敛了笑,迟疑地看着钟瑞,在他脸上露出不耐烦时才小声问:“钟前辈这么帮忙,是想要我做什么?”

    圈里的人都明白,谁也不会平白帮忙,总要索取一点代价。

    萧萧亲眼看见阮晴被温导演索要代价,心底一颤,隐隐有些不安。

    那夜的事,钟瑞会知道吗?

    即便那一晚的荒唐,完全是张莹一手策划的,萧萧还是害怕,在钟瑞的眼中会看见轻视和鄙夷。

    钟瑞定定地看着她,直到萧萧不自在地挪动,这才不冷不热地问:“你似乎很习惯索要之后,主动给报酬?”

    萧萧一怔,胸口冷冰冰的,撇开了脸。圈中的游戏规则,想要什么,就要先付出什么。钟瑞给得太多了,多得她不敢想象,却又是自己最想要的,一再沉沦。

    她明白,终有一天,钟瑞会从自己身上加倍地索取回去,这才是正常的:“钟前辈,这只是圈里的生存规则。”

    “生存规则,说得好……”钟瑞面无表情,脸上看不出喜怒:“所以你遵循这条规则,却依旧在五年内默默无闻?”

    萧萧心口一痛,钟瑞直言无讳的话狠狠戳中了她的痛处。

    她就是不愿意遵循这条所谓的游戏规则,才会输得那么惨,一直在底层被压着,梦想被一点点消磨,几乎没有翻身的机会。

    如果不是钟瑞,萧萧可能还在原地踏步,一切没有变化,只等着五年合同一到,她就要离开星娱,甚至不能体面地过着以后的生活,不知道会流落到哪间小娱乐公司接一点龙套小角色,就这样自欺欺人地活着。

    即使是龙套,也是一个角色,依旧是她梦想。

    可是,这样的生活是萧萧想要的吗?

    如果是以前,她或许会点头,会认命,会默许。但是现在站在了钟瑞的身边,跟他同场演出,眼看着他出色的演技,甚至能和他对戏……

    因为得到了太多,萧萧开始贪心了,也变得不甘心。

    如果这个月是上天给她的礼物,那么接下来继续默默无闻又毫无建树的生活就变得难以忍受了。

    这是萧萧唯一翻身的机会,就像是最后一束救命的稻草,她紧紧地抓着,甚至不惜放下她的自尊心,主动开口想要给予。钟瑞的冷言冷语早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为什么这一刻却又觉得心痛难忍?

    萧萧不愿意钟瑞误会自己,想要开口解释什么,最后却仅仅剩下只言片语,含糊不清:“我不是五年前刚入行的菜鸟新人了,就算演技多出色,没有后台,就什么都不是……”

    “阮晴和我是同班同学,我们是同期的演艺培训生,同年入行。她即将是一线红人,我还只是三流的配角女星。”

    “我知道阮晴付出了多少,就是因为一直下不了决心,所以我才会落后那么多……”

    “谁也不愿意放下自尊心,只是被迫接受游戏规则,因为大家都想赢,仅此而已。”

    萧萧吁了口气,埋藏在心底这么久的事,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却想倾诉出来,告诉眼前这个人,这个她崇拜又敬重的偶像和前辈。

    “所以,你羡慕阮晴,想要跟她一样吗?”钟瑞俯身,目光紧紧锁住她。

    “我……”

    萧萧下意识地想要回答,可是否认的话到了嘴边,却又有了犹疑。

    她答应了钟瑞,这跟阮晴又有什么不同?

    只是对象从导演,变成了影帝而已……

    眼看钟瑞的双眼盯着自己,一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样子,萧萧稳住心神。

    或许她和阮晴真的没什么不同,唯一的差别,只在于阮晴早就忘记了当初入行时的梦想和憧憬,只剩下不断往上爬的执念。

    而萧萧,却还抱着当年那个傻丫头不惜在外地闯荡,只为了能演好一个小小的角色。

    是了,十年前的她,不就是为了成为演员这个梦想而离开家,到了这个人不剩地不熟的地方孤孤单单地闯出一片天地了?

    这一刻,怎么就忘记了当年的初衷而迟疑?

    萧萧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曾经美好的憧憬和抱负慢慢在脑海中变得清晰。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有多少人被美丽的幻境迷失了心性,原来连她也没有逃过吗?

    那种被灯光聚集,站在台中央,被所有人瞩目的感觉实在太好了,萧萧自嘲一笑,差一点,她也迷路了,把原先的自己丢了……

    她不会是阮晴,以前不会,往后也绝不会!

    “开始录音了,”小助理见萧萧和钟瑞迟迟没有出休息室,怯生生地敲门提醒两人。

    急促的敲门声把萧萧从沉思中惊醒,立刻越过钟瑞开门出去。

    录音师眼看两人慢吞吞的出来,时间已经将近十五分钟了,不由皱眉。

    影帝最是守时,居然没提醒萧萧,一起迟到了?

    “迟到五分钟,如果你这一遍没过,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了。”

    工作是工作,私交是私交,钟瑞虽然给了人情,不代表萧萧可以滥用。

    萧萧收了笑,认真地点头:“可以,谢谢你给我第三次机会。”

    不是人人都能得到三次机会的,她明白这都是因为钟瑞的面子够大,这位公司专属的录音师才会一遍遍地陪自己浪费时间。

    录音师看着萧萧和之前截然不同的眼神和表情,不由自主地瞥了钟瑞一眼,他在休息室里做了什么,短短十五分钟,居然让她完全恢复了状态?

    萧萧再次站在录音室里,心境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慢慢闭上眼,想象着自己再不是一个歌手,而是剧中的女主角,钟瑞又爱又恨的仇人之女。她对男主一见钟情,满腔的爱恋给了对方,欢喜着能嫁给这个人,能和他厮守一生。

    她是幸福的,她相信他们是两情相悦的,仿若神仙美眷。

    她有疼爱自己的爹爹,有了深爱的丈夫,如果有了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家就会完满了……

    可是到最后,她迎来的是爹爹的死讯,丈夫手中握着的长剑上沾满了家人的鲜血。

    她的孩子,最终没能安然出生,看着这个世界哪怕是一眼。

    所有的一切,她的幸福,终结在那一夜……

    有多少的爱,就有多少的恨,只是在爱与恨之间,还有一丝不舍和眷恋,悲伤与哀痛……

    萧萧睁开眼,自己就是那个可怜的女子,因为爱错了一个人,失去了一切幸福的可怜人。

    她还没张口,眼泪便顺着脸颊滚滚而落,眸底的悲切令人动容。

    “ok!”录音师没想到萧萧果然一遍就过了,歌声里丰富的感情,比起一位老歌手也毫不逊色。

    声线不够甜美,音域也不够广,如果从音乐的角度来说,萧萧的水平只能算是中上。

    可是她丰富的感情,勾动了听者的心。光是这一点,就是很多有好嗓子的歌手做不到的。

    以这首容易上手的曲子来说,萧萧做得比想象中还要出色。

    录音师点点头,忽然对钟瑞小声说:“她把这首歌唱得那么好,连温导演也没话说了吧?”

    温导演一再想把阮晴塞过来唱片尾曲,迟迟没有得到答复。一来阮晴的声线太娇滴滴,唱着这首悲伤的曲子实在不搭调。二来录音师对温导演没好印象,每次塞过来的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难以驾驭,把曲子唱烂,是他职业操守里最不能忍受的!

    钟瑞正要出声,萧萧无意中听见了,犹豫着说:“温导演不是好说话的人,不会连累你吧?”

    录音师笑着摆手:“以前可能有事,现在有影帝撑腰,怎么会有事?”

    萧萧惊讶地看向钟瑞,影帝的面子这么大,连温导演都不敢得罪他?

    “走了,”钟瑞没有多说话,转身就走。

    萧萧应声跟上,直到坐上车才愣愣地发问:“我们现在是回摄影棚吗?”

    话音刚落,就见一串钥匙丢了过来,她连忙慌手慌脚地接住:“这是?”

    “这是我家的钥匙,”钟瑞一手扶着方向盘,一边斜斜地瞥了她一眼。

    萧萧震惊地盯着手上的钥匙,突然间觉得十分烫手。

    她抬头看向身边的人,俊美的侧脸,表情从容自然,仿佛给自己钥匙不过是天经地义的事……

    《完本神站》网址:www..co/a>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