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邪修
    站在山顶,夹着冷意的山风扑面而来,远眺红枫县,顿时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虽然这里不是红枫县的最高山。

    一座座漂亮的高楼静静矗立,山头遮住了三中,而榆山上的第一人民医院和二中却一目了然。

    远离城中的喧嚣,文雅的心多少年来第一次真正的平静了,享受宁静,忘却烦恼。

    “啊!我是天下第一帅!”叶枫扯着嗓子呐喊,很多爬上高山的人都这么干过,把自己的心里话喊出来,也是一种发泄的方式。

    “叶枫是天下第一丑!”叶枫这么厚脸皮,文雅当然要反驳,双手做喇叭脆生生的喊着。

    “对!”夏嫣然柔柔的嗓音紧接附和着。

    “……”叶枫无语,不就喊着玩嘛,至于不。

    “我要好好的,不管身在何处,我都要好好的!”文雅喊出了心里话,没有落泪,这是她对自己的保证,她释怀了,爸妈和哥哥不希望她过得很糟糕,她要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

    “对,天下第一丑支持你!”叶枫咧嘴,这趟真没白来,大小姐心情好多了,那微微扬起的嘴角以前可没有。

    “不需要,你太丑了,脸皮还厚。”文雅很嫌弃。

    “……”

    夏嫣然微微一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看得出来,文雅似乎轻松了好多。

    下山的时候,还是要穿过那个阴暗潮湿的山洞。叶枫刚到洞口,又突然停来下来。

    用神识一看,洞里有一个面色煞白,枯皮附骨的人!透着邪气,站在阴暗处正等着他们。

    “同样的招数用两次就没意思了啊!”文雅没好气的说道。

    “真气,你懂的。”叶枫这次可没闹。

    “你是说……”文雅知道叶枫说的是武者,难道是李家?

    “不知道,你们先回山顶。”这里只有一条路,必须要从山洞通过,山顶应该是安全的。

    文雅看叶枫不是闹着玩的,拉着一头雾水的夏嫣然回到山顶。

    叶枫只身进了洞里,一股气劲后期的血腥气息袭来,这种气息是,邪修!

    邪修,通过各种血腥残忍的手段修炼,高效快捷,但也会堕落成魔鬼。

    叶枫想到了杀人碎尸案受害者尸体没有血,可能就是这个邪修干的!

    “喂,都被发现了,就别躲了,直接动手吧!”

    “桀桀桀!”

    说动手就动手,邪修藏匿于黑暗中的身影暴起发难,一只干瘦大手出现在叶枫眼前,叶枫侧身躲开,顺着枯手实实踢到了一具干枯的身体。

    “小子,你的血一定很美味。”刺耳沙哑的声音萦绕在漆黑洞里,光听声音都有一股嗜血的味道。

    “美不美味应该只有蚊子才知道。”叶枫大以为然。

    “才气劲前期,你哪来的资本自以为是!”邪修愠怒,同时也不解,为什么这个气劲前期会发现他。

    “才气劲中期,你也好不到哪去。”叶枫反唇相讥。

    “是吗?那你的这条命我就收下了。”邪修习惯于黑暗之中,身手迅猛,白皮包骨头的手指如利剑般直取叶枫心窝。

    叶枫也不再和邪修废话,两人在山洞里打将开来。血腥的气味让叶枫皱眉,这家伙怕是喝过不少血了。

    邪修越打越惊骇,气劲前期居然能和他打成平手,心头怒意升起,连一个气劲前期都打不过,太丢脸了,攻势更加凌厉,招招致命。

    叶枫发现这个邪修对经脉穴位很熟悉,招招都攻击他的死穴或者麻穴之类的。

    潮湿的山洞被弄得到处是脚印,叶枫一手虚招成功击中邪修腋下痛穴,邪修吃痛招式大乱,毕竟还是气劲中期,叶枫挨得太近,胸口生生的受了一拳,被打得喘不过气来。

    “小子,你找死!”邪修大怒,朝着叶枫扑来。

    借着神识,叶枫看到邪修一双眼睛血红,加上惨白的脸如同吸血鬼一般。

    叶枫最喜欢的就是硬碰硬,越痛越有战意,丝毫不惧,和邪修撞到一起。

    迟迟拿不下叶枫,邪修羞怒交加,一双如刀似剑的手只攻不守,要把叶枫撕碎而后快!

    “呵……和你拼命实在没意思。”叶枫翻身跳到洞口,回身撒了一把奇痒散。原本想凭本事拿下这个邪修的,但是文雅和夏嫣然还在山顶等着的,就不浪费时间了。

    “啊!”奇痒散马上生效,邪修全身如同蚂蚁噬身,痒入骨髓,任凭怎么挠都没用。

    “你做了什么!”邪修怨毒的看着叶枫。

    “没什么,跟我乖乖去警察局自首,我给你解药。”

    “休想!”邪修自知着了叶枫的道,不宜久留,转身逃出山洞,等待时机再来报仇。

    叶枫紧追出去,邪修已经跑进了茫茫林海,垂首顿足,大意了。不过邪修中了奇痒散,没解药怕是要把皮都给挠下来一层了。

    回到山顶接文雅和夏嫣然,文雅见叶枫回来松了一口气,碍于夏嫣然在不好问。穿过山洞,文雅和夏嫣然见洞壁上全是湿脚印。

    夏嫣然忍不住问叶枫:“怎么了?”

    “几个混混,被我打跑了。”叶枫随口扯了个谎。

    “哦。”夏嫣然将信将疑,不过看叶枫没事就好了。

    文雅自然不信,等回家再问。

    夏嫣然现在不怎么怕了,自然不好意思和叶枫文雅住在一起,一个人回去住了,不过吃饭的时候文雅还是会叫她的。

    “到底怎么了?”刚到家文雅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碰到一个气劲中期的邪修,就是碎尸案的凶手,八成是吸血修炼的那种。”叶枫坐在沙发上揉胸口,尼玛,气劲中期劲都这么大。

    “你受伤了?”文雅看叶枫一直揉胸口,起身给叶枫拿药。

    “没事,挨了一拳而已,给他跑了,不过他中了奇痒散,现在一定爽歪歪。”叶枫想到那个邪修现在不知道正在哪个山沟沟里满地打滚痛不欲生就来劲,多行不义必自毙,多折磨折磨才好。

    “你就是欠揍,我回房间了,你自己擦去,别让我看见你那恶心的肌肉。”文雅把药扔给叶枫就回房间了。

    “……”叶枫满头黑线,大小姐似乎没说错,确实挺欠揍,手臂的伤刚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