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应当同病相怜
    李训志软绵绵的躺在地上,捂着裤裆,眼睛空洞无神。

    李黑醒来,来不及多想,抱起李训志去医院。

    “回家。”李训志气若游丝,尽管只剩半条命,一双眼睛始终睁圆,直勾勾的一动不动,是不甘是怨怒。

    千川市,李家。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哪个天杀的!呜呜……”孙娇伏在病床上,泪水花了浓妆艳抹的脸。

    “……”李训志一想到自己变成了不完整的男人,怒火中烧,一下坐直扭曲着脸大叫:“文雅,我要你生不如死!”

    “文雅!好你个文雅!”孙娇知道罪魁祸首是文雅,目露凶光,随后安慰李训志:“儿啊,放心,妈这就叫人把文雅那个小贱人抓来,任你处置!”

    “不用你管!文雅我会让她生不如死的,还有她那个保镖叶枫!”李训志睚眦必报,更何况叶枫还把他祠堂给拆了!

    “好,等你好了,让文雅生不如死。”上梁不正下梁歪,孙娇手段狠辣,不知道死在她手上的李遵明的情人有多少了。

    “李黑!”李训志转头盯着李黑,。

    “在!”李黑被盯得后背发毛,低着头不敢喘大气。

    “我们主仆多年,应当同病相怜吧?”李训志幽幽盯着李黑裤裆,对李黑被叶枫打晕耿耿于怀,要是李黑保护好他,他怎么会变成一个不完整的男人。

    “我……”李黑面色惨白,失去了男人的能力,这要痛苦一辈子。

    “怎么,李黑,你失职不杀你已经够仁慈了,还敢犹豫!既然如此,把你剁碎了喂狗吧!”孙娇养了一条狗,专门吃李遵明在外面的女人。

    “不!”李黑全身被冷汗湿透,他从小在李家长大,知道这个主母的狠毒手段。

    面如死灰的走出病房,李黑这些年没少让人断子绝孙,多行不义必自毙,没想到有一天断子绝孙的手段会用在自己身上。

    房间内,李黑把裤子脱了,面前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寒光映在脸上让李黑感觉掉入了绝望的深渊。

    缓缓的拿起匕首,李黑没有选择,不然只有死。

    “啊!”李黑扯破嗓子大喊,手起刀落,鲜血顺着腿嗵嗵往下流。

    即使李黑忍耐力强,但还是牙齿咬碎,晕了过去。

    醒来后,李黑步履蹒跚,来到了李训志的病房,摇摇晃晃的立在一旁。

    “小黑啊,从小我们一起长大,理应同甘共苦。”李训志想着李黑裤裆里空荡荡的,心情瞬间舒服了不少。

    而且他的宝贝还在,不是不能恢复,然而李黑再也没机会了,想到这里,李训志竟然扬起了嘴角。

    李黑身心俱损,站着摇摇欲坠,最终倒了下去。

    “来人啊,拖出去!”在李训志看来,李黑只是个从小到大的玩伴兼保镖,死了大不了换一个。

    “儿啊,你放心,妈会找人治好你的,妈去找丹圣,丹圣肯定能治好你。”孙娇最疼的就是李训志这个小儿子,正在想办法治好李训志。

    孙娇对李训志是百依百顺,李训志十五岁那年,看上了一个小姑娘,孙娇竟然把那小姑娘抓来让李训志蹂躏至死。

    最后那小姑娘家人找上门来,孙娇心如蛇蝎,把一家人装进麻袋扔进了江里。

    李家在千川市可谓是臭名昭著,只是实力强大,无人有能力制裁。

    “等我好了,我要亲自找文雅算账,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我要让她万人骑!”李训志现在想到文雅只有怨毒,连占有欲都没用了,一心只想报复文雅!

    “我先派人把她抓来!”孙娇对文雅恨之入骨,一刻也等不了。

    “也行,别弄死了。”李训志心想怕文雅跑了,先抓来保险一点。

    李遵明回到家,立刻叫人查叶枫的身份,但是结果和其他三家家主一样,叶枫就是一个山沟沟里出来的小子,毫无背景。

    就在李遵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孙娇怨气冲冲的找到了他:“李遵明,你儿子被文雅那个小贱人的保镖废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什么!”李遵明怒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可是突然想到文雅的保镖是谁,火气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我已经让人去抓文雅那个小贱人了,她那个保镖我要把他碎尸万段!”孙娇咬牙切齿地说道。

    “什么啊!”李遵明炸庙了,叶枫和那个人是什么关系还没搞清楚,要是被孙娇杀了就遭了。

    “你咋咋呼呼的干什么!”孙娇对李遵明更加不满了。

    “叶枫动不得!”李遵明急得跳脚:“快把人叫回来!”

    “好你个李遵明,你儿子让人欺负了!丢的是你李家的脸,你还让我叫回来,你这个家主越当越窝囊了!”孙娇张牙舞爪的咆哮着。

    “你能不能冷静一点,看看这张照片再说吧!”李遵明把叶枫的照片甩给孙娇。

    “不看……什么!”孙娇转头的瞬间还是看到了,顿时发颤。

    “这就是废你儿子的人,现在不拦你,去吧!”李遵明讥讽的看着孙娇,他对孙娇早就没了夫妻之情,只是碍于孙娇背后的势力,不得不留着她,不然早把她休了。

    “那个人的儿子?”孙娇苦涩至极,如果是,那这仇还怎么报?

    “不确定。”李遵明想起那个人就惶恐不安。

    “不确定,那也不一定是。”孙娇虽然恐惧那个人,但还是想报仇。

    “这事你别掺和,不然你我两家就没必要存在了!”李遵明郑重警告孙娇,说再多他都不放心,孙娇虽然心狠手辣,但脑子也简单。

    “哼!不管就不管,如果不是,那小子就不能留。”孙娇知道她背后的势力对于那个人来说只是一盘小菜,她最大的依仗就是背后的势力,她不敢冒险。

    “那还不赶快把人叫回来!”李遵明看孙娇服软了,赶紧催促。

    孙娇派去的人是自己的保镖,从娘家带来的,不听命于李遵明。

    “杀手在外执行任务是不带通讯设备的,你忘了?”孙娇面露苦涩,要叶枫真是那个人的儿子,叶枫死了,孙李两家就完了。

    “派人去追啊!”李遵明急得在房间打转。

    孙娇连连点头,派人以最快的速度去追,不过她早就派人过去了,这会可能都快到红枫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