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花印
    云雾缭绕的高崖上,一男一女相互搀扶着,男俊女俏,面对杀气腾腾的诸多强者怡然不惧。

    女子眉心一枚兰花花印幽光流转,似乎蕴含着浩瀚的力量。看着身旁的男子,明眸中柔情百转。

    “悔吗?”贝齿轻启,笑颜如花。纵然处境狼狈,却坦然自若。

    “何为悔?”男子反问一笑,随即浓眉紧缩,并指捻决,八口利剑破空而出。

    围来的诸多强者如临大敌,纷纷退避半步。

    “怕什么!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中间身穿明黄衣袍的男子厉声喝到。

    “咻!”话音未落,八口利剑已经突飞云际,没了踪迹。

    “动手!”

    眼见男子自弃兵刃,诸多强者真气暴涨,满天杀招向一男一女袭来。

    “咣当!”

    “唔……”叶枫睡眼朦胧的从地上爬起来,手扶床沿又滚回了床上。

    “怎么又是这个梦。”叶枫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这个梦他从小到大都时有出现。

    “小枫,起床了,你师父有事要给你说。”师娘夏心兰在门外温声细语的喊道,对叶枫是格外的疼爱。

    “马上。”叶枫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蹦起来,麻溜的穿好衣服。

    推开门一山障目,山上的梯田自下而上,错落有致。

    “枫哥哥,你好懒哦,太阳都晒屁股了!”安雨眠帮夏心兰摆好饭菜,葱白玉手指着厨房:“洗脸水给你烧好了,快洗漱好吃饭。”

    “好的。”叶枫揉了揉安雨眠的脑袋,走去厨房。惹得安雨眠不满的抱怨:“不许摸人家脑袋,会长不高的。”

    夏心兰看着两个身高相差了半截的孩子,不禁笑了笑。

    饭后,叶枫坐在师父夏无名对面,等着师父说话。

    过了许久……夏无名才悠悠开口:“嗯……你师娘做的这个盐菜肉有点咸了。”

    “……”叶枫满头黑线,等了半天说这个?

    “师父你不是有事要给我说吗?”

    “哦,对,差点忘了!我就说你盯着我看半天干嘛呢。”夏无名恍然拍手。

    “……”叶枫扶了扶额头,无语这个师父了。

    师娘貌若天仙,温婉贤淑,怎么就看上师父这个二货了呢?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让你下山当几天保镖。”夏无名随意的说道,叶枫却不干了。

    “啥!你让我堂堂剑圣去当保镖!?”叶枫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剑圣走到哪都是座上客,当保镖也太掉价了吧?

    “对啊,谁说剑圣就不能当保镖啊?怎么?觉得小材大用了?”夏无名继续剔牙。

    “……”叶枫无语,小材?也没错,虽然自己是剑圣,但在师父手上却过不了一招。

    可即使这样,他也是俾睨天下的真劲巅峰强者啊!去当保镖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喏!这是你要保护的人和文家家族试炼的请柬,先说好了啊,没工资。”夏无名掏出照片和请柬放在桌子上。

    “师父,你玩我呢!让我去当保镖就算了,还没工资!”叶枫气得翻白眼。

    “对,不光没工资,你还得照顾人家的衣食起居。”夏无名大以为然的点头。

    “我靠!”叶枫气得怪叫。

    随手拿起照片一看,立刻呆住了,长发飘飘,肤白貌美,一张精致的瓜子脸,清纯可人。

    “算了,我找别人吧。”夏无名伸手要拿回照片。

    “别啊!”叶枫急忙挡开夏无名的手,咧嘴一笑:“我去!”

    “你去个屁,不乐意算了,你昨天自封了实力,保护好自己得了。”又换夏无名不乐意了。

    “不就是一个妹子吗?我没真气也能保护。”叶枫心想这么好看的妹妹,可不能错过。自古偷小姐的保镖多了去了,他也去偷一个。

    “你看看照片后面再说吧。”夏无名戏谑的耸耸肩。

    “千川文家的大小姐文雅!?”叶枫看了后面的字,不禁翻白眼,修炼家族的大小姐他去保护个屁啊!而且还是暗劲家族的,高手如云,他现在只是个普通人,当保镖怎么也轮不到他啊。

    “嘿嘿!还去吗?”夏无名贼贼的看着他。

    “去!”叶枫想了想,夏无名肯定有什么安排,不可能无缘无故让他去的。

    “好,明天就出发吧。”夏无名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话说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枫有种预感,此去不简单。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夏无名咧嘴一笑,随后补了一句:“留意带有花印的人。”

    “一花一绝技,你让我去,和花印有关?”叶枫不经意间瞟了一眼正在厨房洗碗的安雨眠。

    带有花印的人叶枫这些年也有遇到过,夏无名嘱咐过,遇到有花印的人,一定不要交恶。为什么他又不说,叶枫一直想不通。

    而且他梦中的那名女子也有花印,关于花印,有千丝万缕,可叶枫就是找不到关联的地方。

    “话说师父,你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叶枫不死心,又问了一句。

    “问问问,问个屁,好好当你的保镖去!”夏无名不想多说。

    叶枫知道问不出什么了,又看了看文家家族试炼的请柬,问道:“这个请柬有什么用?”

    “不用请柬你怎么进文家?”夏无名翻白眼。

    “正大光明的进去啊,请我去当保镖难不成还不让我进去?”叶枫下意识的以为是文家请他去的。

    “没请柬你还真进不去,为啥呢,因为不是文家请你,而是你自己死皮赖脸的去当保镖。”夏无名叼着牙签纠正道。

    “哈?”叶枫一脸懵,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去就知道了,保护好文雅就行。”夏无名起身提了提裤子回房间了,留下还没缕清头绪的叶枫。

    夏心兰知道叶枫要走了,在给他收拾行李。衣物叠整齐给他装进了背包,叶枫突然有些鼻酸,从小无父无母,都是师父师娘在照顾他。

    “枫哥哥,你要走了吗?”安雨眠不舍的看着叶枫。

    “嗯。”叶枫笑着揉了揉安雨眠的头,安雨眠出奇的没有不满。

    “那什么时候回来啊?”安雨眠定定的看着叶枫。

    “很快的。”叶枫愣了愣,什么时候回来他也不知道。

    安雨眠一整个下午的兴致都不高,目光总是在叶枫身上,不舍之情难以言表,直到傍晚。

    “枫哥哥,要下雨了,要下到明天下午……雨眠舍不得你。”安雨眠突然扑到叶枫怀里,泪眼朦胧,抬头的一瞬间,眉心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枚荷花花印。

    “没关系,我很快就回来了。”叶枫温柔的对安雨眠笑了笑,对于她眉心的花印,已经见怪不怪了。

    每次要下雨了,安雨眠的花印就会出现,随之安雨眠就会陷入沉睡,直到雨停才会醒,这也是她名字的由来。

    安雨眠知道雨会下到明天下午,才会突然扑进叶枫怀里,因为她知道,她马上就会沉睡,不能送叶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