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上门
    第六十五章上门——

    一进门,中年夫妇就满脸的震惊,入目全都是郁郁葱葱的植物,只要能放上植物的地方全部都摆满了,吸一口气,都觉的精神一震。这家人还真是雅致,这些植物错落有致,赏心悦目。

    李长天也发现了云朵家的变化,他上次来还没有这么多的植物。其实是云朵考虑到家里的动物经常会出来玩,所以才弄出这么的植物摆上,让他们有活动的地方,加上这样空气也更清新,否则家里动物一多,味道自然是难免要有一点,以他们现在的鼻子,什么味道闻不到啊,所以只好摆上多的植物,净化空气。这其实才是重点。

    云朵出来第一眼就看到这个男孩子,男孩长的还算是俊秀,可惜脸色苍白,甚至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那手指真的可以形容成“鸡爪子”都不为过,所以给人的整个感觉就是病入膏肓,风一吹就倒。

    李长天看到云朵出来,笑呵呵地招呼着,“丫头啊,我老头子来打扰你了啊。来,我给介绍一下。”说着拉过和自己同来的老头子,“这是我的几十年的老友了,老常,这是他们的儿子儿媳,这个就是我和你说的病人小文。”

    云朵礼貌地向他们问好,上门就是客。两只小狼也从屋里冲出来,蹲在地上,看着进来的一帮人,眼神里都是警惕。两个老人看到这两只小东西,可是吃惊不小,这怎么有点像狼啊·要说嘛,人的见识是很重要的,他们都是见过狼的。所以一眼就能看出狼和狗的区别。

    李长天心里暗自得意,嘿嘿,我就说这个丫头不一般吧·平常人哪里搞的到狼啊,而且还是两只,养在家中。老常也是惊疑不定,难道真的像老李说的,唉,自己着相了,就算她养着狼,可是这和治病也没多大关系啊。

    中年夫妇他们就没有注意到这两只的不同·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两只肉滚滚的小狗·而且,狗长这么胖,还真是少见。小文看着两只小狼崽,眼中闪过喜爱的光芒,不过随之就黯淡下来,他的身体不好,很容易生病,所以家里是从不让他碰宠物什么的。羡慕地看着云晨和云曦,他们都好漂亮啊。

    老常和中年夫妇打量着眼前的女子·眉如远黛,两只眼睛清亮透彻,深不见底,仿佛能看穿人心。这也是云朵刚才心境提升,锋芒还没有完全收敛的缘故。露在外面的皮肤可以说是吹弹可破,比婴儿的皮肤还要娇嫩。几人暗暗吃惊,特别是老常,人老了,一辈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云朵这样的女子是头一次。

    再看云朵对着他们淡淡的,她相信云朵肯定能看出他们不简单,但是云朵的神色中看不出一点点不同,就仿佛他们就是她身边普通的人。他们不由暗暗称奇,特别一进云朵家里,就感觉特别舒服,好像全身的毛孔都恨不得张开来。不过中年夫妇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云朵看上去太年轻了,在国人的眼中,年龄就是资历啊。

    云朵能清晰的感应到他们的想法,不过刚刚心境的提升,云朵已经知道自己应该在意什么,不在意什么,对她来说,这些人都是她生命中的过客而已,就如旅途中所遇见的旅人一样,有交集但是也是短暂的一瞬,对云朵现在的心境已经造不成一丝的影响了。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顺心而为就好。

    云晨和云曦一个倒茶,一个端上洗干净的水果。老爷子眼睛一亮,抓起一个草莓就放嘴巴里,恩,就是这味道,哈哈,死丫头,还说没有了。老常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李长天用平时绝对看不到速度,往嘴里一颗颗丢着草莓。这,这是他们认识的老李吗?老常嘴角抽抽着,这也太丢人了,跟八辈子没吃过草莓似的,至于吗。

    小文安静地坐在沙发的一角,看着云晨和云曦忙进忙出的,他的眼里有着羡慕和黯然。云朵看到老爷子的没脸没皮,也没去管他,在她眼里,这个老头子就是个自来熟。招呼着客人喝茶后,她坐到小文身边,“把你的手给我,我看看。”云朵的声音轻轻柔柔,但是又很亲切,很容易让人放下警惕。

    小文仲出他的“鸡爪子”,云朵把他的衣袖往上拉一点点,露出麦秆般的手腕,苍白无力,云朵忍不住鼻子一酸,就算她已经修炼有成了,心里也不由颤动不已。这孩子得多可怜啊,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应该是最活泼的时候吧,可是现在却如枯木般没有生气。

    好吧,她承认,她心软了,在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心软了,本来是想敷衍下那个老头子的,可是现在云朵却真心地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

    唉,能帮就帮吧,云朵把手搭在小文的手腕上,触手冰凉,云朵的手指晶莹剔透,修长无比,小文的脸竟然罕见的有了一点淡淡的红晕。云朵暗暗好笑,小屁孩,竟然还挺害羞的。

    云朵看似是在把脉,其实她是放出神识,悄悄的查探小文的身体,本来云朵可以直接用神识查看,可是有外人在,她总要装装样子,都怪那个死老头,没事找事。

    云朵的神识扫过小文的身体,最后停留在他胸口的位置,那里有一团阴寒之气,盘旋在胸口位置,要不是神识,根本不可能发现,小文竟然是天生阴脉。怪不得,小文是男子,男属阳,如果是阳气,小文会受益良多,甚至可以说身体会比一般人要好。而偏偏是阴寒之气,这就不是小文能消化的,除非他从娘胎出来就练阳性功法,还能压制,或者最后炼化,使自己恢复正常。

    可惜小文是个正常的孩子,不是穿越的,也不是重生的,自然是不可能练什么功法了,所以导致小文无法正常成长,而是受阴寒之苦数年。

    云朵放下手,皱着眉头想着事情,这个病自己倒是可以治疗,只要把那团阴寒之气从小文体内吸出就可以了。可是以自己现在的境界,不能一下子治好,只能一点点来,这样一来时间上就会长一些。刚才从他们口中知道他们并不是住在这里,而是外出求医路过这里的。

    那自己到底要不要把小文留下来呢?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