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七层天老祖胜形魔
    老祖也觉得有点不正常,现在满天空都是,忽然这些亮点发出诡异的声音声音响彻整个第七层天,

    遆甲和乾莹听到后浑身发凉兄妹俩在“十三色宇花”里紧紧的抱在一起卷缩成一团。

    老祖说:“别怕,有师傅呢”。

    刚说完就见这些亮点瞬间到了他们眼前,老祖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就见这些亮点都变成了一个个漂亮的美女仙,这些美女仙一个个容颜秀美,身形婀娜多姿,穿着各种好看的服饰妩媚动人,一个个的都眉目传情的盯着他们三人,一个个口里念动着咒语,这些声音好听又动人心魄,老祖发现遆甲听了这些声音以后变得浑身燥热直勾勾的看着这些美女,这些美女围着他们兄妹俩不断的发出优美好听的声音,兄妹俩一开始还有抵抗能力到后来渐渐的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就要发狂,老祖一看不好这要是在下去兄妹俩有可能丧命,老祖突然心生一计便口中念念有词,就见半空中出现了很多长得非常帅气和好看的男仙,这些男仙一看到这些女仙变的一个个如饥似渴直接扑奔这些女仙,这些围绕在兄妹俩跟前的女仙都着了慌一个个四处乱跑有的女仙没跑了就被这些男仙当众抱住只听得这些女仙发出恐怖的声音后变成了一道道空气消失在空气当中最后这些女仙都消失了。

    老祖长出了一口气来到他们兄妹俩跟前说:“你们没事吧”?

    兄妹俩慢慢的清醒过来问师傅刚才是怎么回事?

    老祖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妖魔已经深入到了天庭现在每层天都有妖魔,他们的法力到底有多强为师也不知道”。

    我们的尽快赶往大罗天去见玉皇大帝,现在情况不妙啊,遆甲和乾莹听师傅这么说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没想到我们要见父母这么困难啊!

    就在这时三个人听见远处有野兽发出的怒吼声,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这时候他们发现从远处来了一个妖魔就看这个妖魔骑着一头:“烂角吞坤兽”。

    此兽长得甚是凶恶,头顶两侧各长着一个嘠里嘎达的黑色犄角,这些犄角不断的往外冒着黑气,长得宽大而突出的正脸,脸部坑娃不平,眼睛凸出眶外这头坐兽长有两个鼻子五个鼻孔这些鼻孔都往外翻翻着,一张宽大的嘴巴口中含着一颗很大的珠子显的很特别,嘴巴两侧长着细长的兽须,身体长得粗而长,四肢发达,没有尾巴周身没毛光秃秃的非常的难看,就见这个魔物手里拿着一杆长柄三角叉来到老祖和他们兄妹跟前。

    老祖仔细端详这个魔物,但见这个魔物长着一个方而圆的脑袋,脑袋两边长着粗长而宽大的耳朵,脸部四只眼睛,眼睛突出框外,没有鼻子,宽大的嘴巴一直咧到耳边,舌头伸到嘴外,两颗獠牙突出唇外,粗短的脖子宽宽的肩膀皮肤咖喱嘎达的浑身长着数不清的毛发非常的难看浑身时不时地还发出阵阵恶臭让人作呕和窒息,遆甲和乾莹在旁边赶紧把鼻子捂起来不敢直视这个魔物,就看这个魔物带住了坐兽,用凶狠的眼睛盯着这三人看,看的遆甲和乾莹心里直发毛不知道这个魔物要干什么?

    就看这个魔物发出嗷嗷的怒吼声说:“你们是从哪来的”?

    老祖说:“魔物你是从哪儿来到第七层天的”?

    就见这个魔物怪眼圆睁,鼻孔冒着腥气大嘴一张舌头来回摇摆,随后又放声大笑整个第七层天都跟着摇摇摆摆,就连“十三色宇花”都微微的颤了一下,坐在里面的兄妹俩一个拿起骨仗一个祭起“乾坤线”准备和师傅共同对付这个魔物。

    就在此时老祖的坐骑“乾坤幻凤鸟”两只眼睛突然射出两道金光这两道金光瞬时穿过了妖魔的身躯哪知道这个魔物的身躯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渐渐复原了,老祖大吃一惊,任何妖物和魔物被我的坐骑乾坤幻凤鸟的眼睛照过都会消失的怎么这个魔物一点反应也没有?

    就见这个魔物哈哈大笑说:“此等小法术怎能对抗的了我”,说完这个魔物脚下一用力就见“烂角吞坤兽”狂叫了一声就见这头神兽的四蹄飞快的在云端奔跑,溅起来的云尘遮天蔽日,神兽口里的珠子在不断的转动发出电闪雷鸣之声嘴里吐着白气再看坐骑上的魔物手拿着长柄三角叉恶狠狠的扑奔他们三人而来,就在这时乾莹立刻祭起手中的“乾坤线”,就见“乾坤线”在半空中光滑缭绕闪闪发光伴随着风雷之声直奔魔物而去,再看“乾坤线”一下子将魔物套在当中,再看这个魔物浑身晃动要挣脱,就见乾莹念动仙咒,就见“乾坤线”变成了旋转的利刃,这些利刃肆虐的刮着魔物的**,要将魔物刮碎,哪知道这个魔物起初被“乾坤线”吓了一跳,后来不在惧怕,魔物念起魔咒,就见魔物的周身被一层层的“金轮甲”保护起来,这些“金轮甲”一层层的套在魔物的周围“乾坤线”的利刃刮着这些“金轮甲”发出非常大的~吱嘎~吱嘎~的刺耳之声,随后就见魔物大吼一声,“乾坤线”刹那间就被蹦开了,乾莹一看不好赶忙收了“乾坤线”,就在这时遆甲也拿着“骨仗”上来跟魔物大战,再看遆甲手中的“骨仗”可以随心所欲的变长变短威力巨大,魔物手中的长柄三角叉也是神器,这一魔一仙打在一起,一个在坐骑上一个站在云上两件武器碰撞在一起,一个光滑缭绕闪发光,一个黑油曲亮冒黑气,两件神器打在一起,震天动地,双方打的很激烈,就在这时遆甲口中念动仙咒只见“骨仗”凭空消失了,魔物打着打着发现遆甲手里的神器不见了正在纳闷的时候就看见遆甲嘴里喊了一声,就看“骨仗”正好出现在魔物的脑袋上,准备打魔物一个措手不及,哪知道这个魔物有所察觉用了遁隐之术将自己的身躯和坐骑完全变成了空气,遆甲心里着慌,悬在半空中的骨仗四处乱打,然而完全找不到魔物的身形,老祖在一旁看着发现这个魔物太厉害了没有个上万年的“魔行”是练不出来的,遆甲的“仙行”还是不够。

    老祖想到这对着“乾坤幻凤鸟”的耳朵说了什么,就见“乾坤幻凤鸟”升到空中在遆甲的头顶上来回盘旋不断的发出鸣叫之声,拍动着翅膀,翅膀不断的往下掉着金乎乎的东西这些东西纷纷的落在遆甲的周围慢慢的在遆甲周围旋转起来,形成了一股金色的旋风这股旋风越来越大最后把周围的云尘都刮了起来,云尘周边夹杂着雷光电闪之声,遆甲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能听到外面有魔物撞击旋风的声音,并且发出怒吼之声,但是魔物使劲浑身解数也无法靠近遆甲,魔物情急之下一拍坐骑的头部,就见“烂角吞坤兽”从嘴里把含着的珠子吐了出来,就看这颗珠子光彩夺目,华丽无比,直接升到旋风的上空,从上往下直奔遆甲的天门穴打去,这颗珠子的速度飞快,遆甲一闭眼心说:“完了”就准备等死,哪知道老祖的坐骑“乾坤幻凤鸟”长啸一声直接奔着这颗珠子而去,就见“乾坤幻凤鸟”的鸟喙一下变得有两三米长一下子就把这颗珠子夹在了嘴里面迅速的从旋风里飞了出来,这下可把魔物急坏了,随即显了真身。

    这时候遆甲周身的“金轮甲”也随之消失了,遆甲来到老祖身边说:“多谢师傅救命之恩,要不是师傅的宝物相助徒弟就不存在了”。

    老祖说:“徒儿你们虽然已成为天仙但是法力和仙为不够还得继续修行,乾莹也是”。

    兄妹俩点头称:“是”。

    老祖说:“你们退后看为师把这个魔物除掉”。

    说罢老祖念动神咒,就见老祖袖里飞出一物,此物见风就长而且越变越大,周身发出旋转的色彩带着冰雨之声,发出啪啪哒哒的声音,在空中光华夺目瑞彩千条把整个天际都染上了“色彩”,慢慢的这个宝物就变成了和魔物一样的模样,把这个魔物吓了一跳,魔物一看这个宝物吓得体如筛糠便知到不好,现在不跑一旦被这个宝物罩住就会变得粉身碎骨不复存在,就在这时魔物趁着宝物还没有发挥作用迅速的骑着“烂角吞坤兽”念动魔咒起用了遁引之术便消失在了空气当中,老祖没办法收了宝物,就在这时站在一边的遆甲问师傅为什么不除掉这个魔物。

    老祖说:“徒儿,这个魔物叫“形魔”法力甚是高强可以变化成宇宙万物的形态当他们化成空气后任何宝物拿他们都没办法,像这样的魔物是最可怕的,为师也经常听说这种魔物杀死了很多仙,没想到在第七层天上居然存在这样的魔物看来不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