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我的决定,你管不着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但陆琰却只是皱了下眉,很果断地拒绝:“没兴趣。”

    陆骁城的脸色微微一沉,“阿琰,清明祭祖是大事儿,而且,祭拜的不仅有我们陆家的列祖列宗,还有你爷爷和你的母亲,你……”

    没等陆骁城说完,陆琰冷笑了声:“你有什么资格提我的母亲?”

    一句话,让陆骁城一口老气差点儿没上来。

    不过陆骁城知道,陆琰最不耐烦的,就是从他的嘴巴里,听到他提及母亲的事情。

    深吸了口气,陆骁城尽量保持温和的语气:“要是阿琰你不想主持,也没关系,不过清明那天,你要提早过来,不要向以前一样,总是姗姗来迟,这对陆家的列祖列宗也不尊敬。”

    “祭祖我会迟一天过来。”

    陆琰的一句话,瞬间堵死了陆骁城后面想要说的所有话。

    虽然以前在清明祭祖的时候,陆琰都会姗姗来迟,但这一天祭祖,他总是会来的。

    但今天,他忽然说会迟一天过来,这也的确是陆骁城没有料到的,“是公司有什么急事吗?”

    对此,陆琰并不做隐瞒:“我要去时家一趟。”

    这个时家,指的当然是时初夏的老家。

    在祭祖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陆琰首先去的,不是自己家,而是跑到时初夏的老家去祭拜。

    这一句话,让陆骁城的脸彻底黑了。

    “出嫁从夫,哪儿有不先去夫家祭拜,而由你这个做丈夫的,先跑到丈母娘家去扫墓的道理?不行,我绝不同意,清明那天,你必须给我呆在老宅!”

    对于陆骁城这一封建思想,陆琰只是冷笑,“陆骁城,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而只是告诉你一声,夏夏是我的妻子,她和我的地位自然是平等的,我娶了夏夏这么久,却从未去时家拜访过,所以清明去时家扫墓,也是理所应当。”

    “陆琰你是不是一定要和我作对?”

    陆琰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嗓音冷到极致:“这是我的决定,你管不着。”

    “你……”

    陆骁城气得手抖。

    而陆琰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反而还很干脆地说道:“如果你再对我指手画脚,今年的祭祖,我不会再过来。”

    竟然拿这个来威胁他!

    陆骁城被气得不行,一口老气没上来,只听得噗嗤一声。

    他张嘴,竟然就吐了一口血!

    床边的仪器滴滴滴地发出了警报。

    管家在第一时间冲进来,就看到陆骁城吐血的画面,“老爷吐血了,快,快让医生过来!”

    时初夏原本是在楼下等着陆琰的,她以为她给他们父子俩腾出谈心的空间,他们应该聊得不错。

    但没多久,她就听到楼上传来了一阵躁动声。

    紧随着,就看到私人医生匆匆地上了楼,听佣人急促的声音,好像是陆骁城忽然犯病,而且还吐血了。

    刚才醒过来的时候,医生还说陆骁城已经没有性命危险了,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不但犯病,而且还吐血了?

    时初夏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跟着一起上了楼。

    卧室里,所有人都在非常紧张地忙碌着。

    而陆琰则是远远地站在门边,面色清冷如霜,似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因为医生正在救治,时初夏只能隐约看到,陆骁城惨白的脸,以及床单上非常刺目的血迹。

    “陆琰,爸爸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

    时初夏的话还没说完,陆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就直接往外走,“放心,所谓祸害遗千年,他一时半会儿的肯定死不了,我们回家。”

    看陆琰清冷的脸色,抑制着怒火的话,以及陆骁城忽然犯病,就算不知道他们父子之间说了什么,时初夏也能猜到,他们肯定是谈崩了。

    哎,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又变成仇人了呢?

    在这个过程中,时初夏没有再说话,直到陆琰带着她上了车。

    “我们直接回家吗?”

    虽然是坐到了车上,但陆琰并没有第一时间开车。

    原本,陆琰以为时初夏会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想到,她张口问的竟然是这个。

    “不问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时初夏笑了下,无奈地摊摊手,“爸爸都吐血了,用脚想都知道,你们铁定又是谈崩了。”

    陆琰有些惫倦地拧了拧眉心,“我和他永远也不会有谈得来的一天。”

    时初夏当然知道,横在陆琰和陆骁城父子俩之间的,是两条人命。

    一个是他的母亲,一个是他的爷爷。

    而这两个人的死,和陆骁城都有脱不掉的干系。

    “快三点了,我们回家吧,你本来休息的时间就少,这么来回折腾,明早该起不来了。”

    陆琰将手搭在方向盘上,目光落在时初夏的身上,“夏夏,我把陆骁城气得吐血,你没有觉得我做错了?”

    时初夏叹气,故作懊恼地说道:“那我能怎么办,你是我丈夫,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只是我希望,你下次不要这么冲动,要是真把爸爸给气过去了,你这可就算是弑父了,罪名可大着呢。”

    陆琰忽然就笑了,一伸手,就把时初夏给搂了过去,以腾出来的另一只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低声说道:“嗯,陆太太说得没错,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陆太太的政治觉悟很高呀。”

    时初夏瞪了他一眼,“好好开你的车,再腻歪下去,咱们就得在车里过夜了。”

    和时初夏这么调笑了之后,陆琰的心情就好了许多,整个人的气场也不像刚才那么冷冽了。

    而在陆琰和时初夏走了没多久,陆骁城就醒过来了。

    只是一时心口憋了火,把血吐出来,反而还好了许多。

    “阿琰呢?”

    陆骁城在醒过来之后,环顾了四周一圈,却不见陆琰的身影。

    管家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大少爷他……他回去了,老爷,要不我再给大少爷打个电话?”

    陆骁城似乎已经料到自己醒来之后,陆琰肯定不在了,所以只是惫倦地抬手摇了摇,“他一门心思都在时初夏的身上,我这个做父亲是死是活,他当然是不在乎。”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