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一个都不许打他电话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大摸是真的醉得不轻了,萧铮的脑袋一时有些转不过来,“为什么……要脱衣服洗澡?”

    魏牧之差点儿就要笑喷了。

    大宝贝儿喝醉之后,原来都是这么呆萌的么,看来,以后他要经常把他灌醉。

    这么呆萌的大宝贝儿,被灌醉之后,可以随便让他吃豆腐啊!

    魏牧之心里这么美滋滋地想着,嘴上却非常温柔地哄着:“萧美人儿,乖呀,穿着衣服洗的话,会很不舒服的,来,我们先把外衣脱下来,好不好?”

    于是乎,魏牧之就这么一件接着一件地,把萧铮身上的衣服给哄着脱了下来。

    在脱完最后一件的时候,魏牧之的眼睛都直了。

    喉结微动。

    不得不说,萧铮的身材,实在是太棒了!

    醉酒的萧铮,当然不知道魏牧之直勾勾的眼神,他一心想着要洗澡,在身上没了束缚之后,直接就走进了浴池。

    哪儿想到浴池放了水之后格外地滑,他才一只脚迈进去,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向前栽了过去。

    “萧铮!”

    魏牧之伸手就去抓,结果连带着他,也一同给栽了进去。

    顿时,两个人齐刷刷地都栽到了浴池里。

    两个人的重量,让一缸的水都溢出了大半。

    萧铮歪了脑袋,一脸困惑地看着处在他上方的魏牧之,“你也要洗澡?”

    魏牧之一抬手,就触碰到了萧铮的肌肤。

    顿时,如同一道静电,刹那间穿透了浑身上下。

    原本,魏牧之就已经憋得很辛苦了,这下,就像是水阀被打开,再也控制不住。

    “大宝贝儿,可是你把我拉下来的,不要怪我不够矜持哦。”

    不给萧铮任何反抗的机会,魏牧之就封住了他所有的呼吸,在顷刻间,剥夺了他所有的思想。

    浴室内的气温,一度升高,似乎是被浴缸里的两个人的气氛所带动,弥漫着一股暧昧到快要腐烂的气味。

    虽然已经箭在弦上,但第一次在这种地方,还是不大美好的。

    所以魏牧之还是强行忍了住,把萧铮抱起来,先回了房内。

    等到了床榻上,一切也都开始顺理成章了起来……

    但就在关键时刻,放在床头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而且,一直不停地响,像是催命咒一样。

    魏牧之真是想把手机给砸了的心都有了。

    但手机一直在响,实在是让他迈不出最后一步。

    没法子,魏牧之火爆地掀开被子,抓起手机一看,发生是警局那边打过来的。

    今天在从警局出来之前,他特意吩咐过,除非是世界末日了,否则一个都不许打他电话。

    难道是要世界末日了,所以警局这电话,跟催命咒一样,打个不停?

    如果是别人的电话也就算了,但这是警局的电话,魏牧之还是接听了电话。

    语气很不好:“世界末日了,打个不停?”

    电话那边,传来了着急的声音:“魏处不好了,小王出事了!”

    一句话,瞬间让魏牧之没了任何的兴致。

    在挂断了电话之后,被子下的萧铮探出了脑袋,嗓音极其沙哑:“好闷……”

    天知道此时此刻的萧铮是有多么地魅惑人心。

    魏牧之咽了咽口水,但想到刚才的电话,他还是活生生地把这股邪念给压了下去。

    伸手抱住萧铮,魏牧之真是心痛地都快哭了,“大宝贝儿,实在是对不住了,警局那边出了点儿状况,我得过去一下,你先睡一会儿,我争取很快回来,好不好?”

    萧铮醉得不轻,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只是本能地想把脑袋钻到温暖的被窝里。

    魏牧之心痒地不行,末了,却只能在他的眉眼处亲了亲。

    在下床的时候,魏牧之把被子给萧铮盖好。

    临走前,又亲了几下,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医院,抢救室门口。

    魏牧之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两个警员在门口等着了。

    “魏处。”

    摆了下手,魏牧之走过去,“究竟是怎么回事,车子怎么会失控,栽到河里去的?”

    “魏处,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今晚本来应该是由小王来值班的,到了交接点的时候,发现他还没来,小王一向是不会迟到的,我们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后来还是接到了医院的电话,才得知他出事了。”

    也亏得小王运气比较好,在车子失控栽到河里的时候,旁边有人,很快就报警。

    只是现在,人还在抢救室里,不知生死。

    在外面又等了两个小时左右,手术室的灯才暗了下来。

    医生出来的时候,魏牧之赶忙上去询问:“医生,情况怎么样?”

    “手术很顺利,病人暂时没有性命危险,只是因为头部受到了重创,所以目前无法确定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说起来,小王也算是比较命大,在车子栽到河里之后,第一时间被人救了上来,保住了一条命。

    魏牧之在病床边站了一会儿,想起重要的事来,“小王开车一向小心,他是在哪个路段出事的?”

    “是在鹤山路附近,那里有条路在修,路灯都坏了,大概是路黑,小王一时没看清路,不小心就开到河里去了吧。”

    就算是路黑,也有车灯,而且小王做事一向小心谨慎,怎么会看不清路,直接开到河里去呢?

    魏牧之隐隐觉得,事情没有表面上看着的这么简单。

    “留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小王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其他人,跟我去现场。”

    鹤山路算是一条老街,最近因为下雨的缘故,路面更加凹凸不平。

    由于附近居民的抱怨,上头终于开始修路。

    魏牧之到了现场之后,小王出事的这段路,已经被封锁住了。

    路口被红线拉着,在路口旁边,有一块碎成两半的牌子。

    这是一块前方禁止通行的牌子,但看上头的痕迹,显然是被车子给撞了,而且还在地上拉出了一段距离,最后碎成两半的。

    “魏处,因为这条街在修路,所以附近没有监控,但看路面的情况,小王的车应该是开到这里附近,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就顺着这条路,冲到河里去了。”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