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和我撇清所有的关系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时初夏因为费力扶着何洛川,所以对于他搭上她腰上的那只手,并没有感觉到。

    好不容易,与何母合力把何洛川给弄到了楼上的卧室。

    时初夏忍不住摸了把汗,正要起身,冷不防何洛川把手一伸,非常准确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夏美妞……”

    顿了下动作,时初夏只能弯下腰,“怎么了?”

    “别走,别丢下我……”

    时初夏愣了一下,为什么她从何洛川的话语中,听出了几分悲凉?

    没等时初夏想明白,何母的声音跟着传来:“时小姐,你出来一下。”

    时初夏是用蛮力,才把何洛川的手给掰开的。

    在起身的时候,她吩咐佣人把何洛川照顾好,这才走了出去。

    “何伯母,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再见。”

    说着,时初夏朝何母鞠了个躬,正要转身离开。

    却听何母忽然开口道:“时小姐,既然你家庭圆满,就不要再来打扰我儿子的生活了吧?”

    时初夏回过身,“伯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川是个倔脾气的,不管我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一意孤行,时小姐,你家庭圆满,儿女双全,但我们家小川至今未娶,他的那份心思,想来你也是知道的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时初夏哪儿能听不懂,“伯母你误会了,我和大川之间只是朋友关系,而且我和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既然说清楚了,那么你这次来找他,又是为了什么呢?你说你和小川只是朋友,哪儿有朋友三更半夜的一起回来,如果刚才不是我忽然出现,还不知道你们要做些什么出格的事儿!”

    原本,因为何母是何洛川的母亲,时初夏心里对她还是挺尊敬的。

    但何母这话一说出口,时初夏的面色就跟着冷了下来,“伯母,您是大川的母亲,所以我尊重你,但请你说话放尊重一些。”

    “作为一个有夫之妇,放着老公和孩子,来纠缠我的儿子,像你这样的女人,也值得让人尊重?”

    这下,时初夏不仅脸黑,目光也跟着冷了下来,“第一,我从来没想过纠缠你儿子,我和他,只是朋友,除此之外,再没其他关系。第二,我这次过来,的确是有事情拜托他,等事情办完了,我就会离开,绝对不会多留片刻,今天的话,我就当没听见,如果伯母再出言羞辱,也别怪我不客气。”

    “你……你算什么,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显然,何母身为宝世林的当家主母,高高在上惯了,以为所有人都应该仰视她。

    也因此,看着时初夏不爽,就直接出言羞辱,完全不留半分面子。

    但时初夏哪儿是可以任人拿捏的柿子,她一向是有仇必报,绝不会让自己吃亏。

    今天何母当着她的面,这么说她,这个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而时初夏说出这番话,也是没有顾及何母的面子,算是和她撕破脸了。

    于是乎,何母的脸彻底地黑了,“时初夏你……”

    “妈。”

    一个字,顺利地让何母闭上了嘴巴。

    “小川,你怎么起来了?今天喝了这么多酒,快,快躺回去!”

    说着,何母就想去扶他,却在下瞬,被何洛川给避了开。

    何洛川低眸,目光是一片冷意,“妈,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你醉成这个样子,我怎么可以走……”

    话还没说完,何洛川冷道:“妈,一句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对上何洛川的冷眼,何母一下子意识到,刚才她对时初夏说的话,都被何洛川给听见了。

    哪怕时初夏都嫁人有了孩子,但在何洛川的心里,她依旧是独一无二的。

    看何洛川眼下冷脸的样子,他是在极力压制着怒火。

    如果何母再说些什么,何洛川怕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那……那我就先走了,小川你早点儿休息,我让人煮了醒酒茶,你待会儿喝一点儿,免得明天醒来头疼……”

    何洛川不耐烦地皱眉,“我知道了。”

    在何母走了之后,时初夏也要离开,但被何洛川直接给挡住了去路。

    “夏美妞,我……”

    时初夏向后退了一步,保持着距离,“时间不早,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刚才我妈说的那些话不是……”

    时初夏似是笑了声,“你听到了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又没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而且我刚才都已经和你妈说清楚了,你睡吧,我先走了。”

    但何洛川并不让开,只是站在原地。

    看着时初夏,良久,才开口说了一句:“对不起。”

    “你和我道什么歉啊,今天是我麻烦你,还让你喝了这么多酒,我真的没有生气,其实你妈说得也没有错,我确实是不应该来找你,你放心,等这件事解决之后,我就不会再麻烦你……”

    话没说完,何洛川的脸就彻底沉了下来。

    一把抓住时初夏的手腕,用力往前一拉,时初夏在猝不及防之下,就跌到了她的怀里。

    “大川你干什么,放开我……”

    时初夏想要挣开,何洛川一低头,薄唇凑在她的耳边:“为了陆琰,你和我这么生疏,就一定要和我撇清所有的关系?”

    出口的话语中,带着一种极度抑制的痛。

    时初夏愣了一下,用力挣扎,但奈何对方握得实在是紧,“大川,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先把手松开,我们有话慢慢说。”

    何洛川似是低嘲般地笑了声:“你何时曾给过我机会?”

    一句话,瞬间让时初夏忘记了挣扎。

    “大川,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要好的兄弟,我希望我们能够一直做朋友,如果以前,我让你对我有什么误会,那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过于迟钝,没有及时察觉,我……”

    骤然,何洛川搂着她腰肢的力道紧了几分,像是要把她的腰给掐断一般,“够了!”

    时初夏低眸,良久,才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这三个字,何洛川听得实在是太多了。

    而他最不愿的,就是从她的嘴里听到这三个字。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