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是我,都是我不好
    一秒记:(小説2016):网址:xiaoshuo2016

    “魏处,看这袋子的大小,以及嫌疑人拉拽时候的表情,重量应该不轻。”

    魏牧之紧紧地盯着,在看着男人把黑袋子给拖进房子里之后,立马下令:“锁定这个房子。”

    这是一栋被废弃的老楼,主要是最近在拆迁,除了拆迁队,平时很少会有人来。

    魏牧之是第一个冲进去的,但在房子上下搜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难道是他们一开始怀疑的对象就错了?

    正当魏牧之心乱如麻之时,忽然,有个警员低语了一句:“这老房子,怎么到处漏水?”

    漏水?

    魏牧之一抬头,刚好,一滴水就掉在了他的头上,冰冰凉的。

    抬手擦了下额头,“上面是什么浴室吗?”

    警员回道:“不是,上面就是一间卧室,可能是长久没人住,年久失修了,所以容易漏水,可能是哪里的水管破了吧。”

    魏牧之抬头看着天花板,这天花板看着很潮湿,不断有水滴落下来。

    就算是水管漏了,也不会漏这么多水吧?

    再者,这间房的上面,还是一间卧室,按理而言,像洗手间、厨房这样的地方,水管裂了,才容易漏水。

    可这上面是卧室,怎么会漏这么多水,除非……这中间,还有另外一个房间!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魏牧之就以飞一般的速度冲了上去。

    冲进了卧室之后,魏牧之把整个卧室又翻找了一遍。

    这里没有,这里有没有,这个隐形的房间,究竟会是在哪里呢?

    魏牧之心里乱得不行,找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他一个没控制住,抬腿就把一条凳子给踹飞了出去。

    凳子一下飞出去,砸到墙上,忽然,被砸的地方,凹进去了一大块。

    魏牧之呆了一秒,而后迅速上去。

    把凳子拿开,用手一摸,摸到了一个机关,再往下这么一按。

    整面墙移动开,竟然出现了一个小房间!

    这个房间很小,大小只能容许一个人出入。

    魏牧之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借着灯光,往里头走。

    越往里面走,他就听到了滴滴答答的水声,这水声越来越清晰。

    紧随着,魏牧之就看到,前面有一道很大的阴影。

    因为实在是太黑了,他看不清这团阴影是什么。

    走近,拿手机这么一照。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大的水缸,这个水缸里的水,都已经满出来了。

    满出来的水,还在不断地往外流,走过来一路,都是一路的积水。

    而此刻,在这满是水的缸里,正浮挂着一个人!

    啪地一下,手机掉在了地上。

    因为,被悬挂在水缸里,沉在水里的人,正是萧铮!

    “萧铮,萧铮……”

    魏牧之整个人都在颤抖,因为颤抖得太厉害,他在把萧铮从水里捞上来的时候,一时之间,还拽不上来。

    尤其是,碰到萧铮身体的时候,一片冰凉。

    “萧铮……萧铮你不要吓我,萧铮……”

    他不知道萧铮到底在水里泡了多久,萧铮全身上下都是冰凉的。

    脸色更是惨白到了极点,紧闭着双眼,不论他怎么叫,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魏牧之颤抖着手,将手挪到萧铮的鼻下。

    虽然是很微弱,微弱到几乎难以察觉的鼻息,但在第一时间,魏牧之还是感觉到了。

    “再坚持一下,求求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马上带你去医院,求求你……”

    魏牧之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裹在萧铮的身上。

    在外面的警员还一脸懵逼的时候,就瞧见魏牧之怀里抱着个人,冲了出来。

    医院。

    在萧铮被送进抢救室的时候,魏牧之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

    “魏……魏处?”

    小王想要上前去扶魏牧之,但看魏牧之的样子,又不敢上下。

    “是我,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他,都是我的错……”

    他曾那样信誓旦旦地和萧铮说,会爱护他,保护他,不会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可是就在今晚,萧铮被人谋害,他之前竟然没有一点儿察觉。

    当看到萧铮被捆绑在水缸里的时候,魏牧之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是怎么抱着萧铮从里头冲出来,又是怎么到医院的。

    在这个过程中,他只是照着本能去做。

    “魏处,您冷静一下,萧爷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魏牧之只是呆呆地看着抢救室门口。

    不知道保持着这个姿势有多久,直到,抢救室的灯暗了下来。

    魏牧之第一时间冲了上去,“怎么样,他怎么样了?”

    “魏处放心,手术很成功,只是患者现在还醒不了。”

    听到成功这两个字,魏牧之心里的这块石头,才算是勉强落了地。

    病房内。

    即便是保住了命,萧铮的脸色还是非常苍白。

    魏牧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他的体温也是那样地冷,没有任何的生气。

    “萧铮,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小王拿着水果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魏牧之正坐在床边,紧紧地握着萧铮的手。

    跟在魏牧之身边这么久,小王何时见过,魏牧之对一个人这么紧张过?

    魏牧之的确是很有责任心的一个人,哪怕对方是凶犯,如果危及到性命,他也一定会出手去救。

    但他的好,也是有差别的。

    至少,小王是没见过,魏牧之今天这么失态的样子。

    似乎如果萧铮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魏牧之也跟着活不下去了。

    这个念头一冒上来,把小王给吓了一跳。

    小王用力地甩了甩脑袋,这怎么可能,萧铮是男人,魏处也是男人,魏处一定是把萧铮当成是好兄弟,才会这么紧张的。

    萧铮觉得眼皮很重,他很想一直这么睡下去。

    但有一个声音,似乎一直在叫他,由近及远,越来越清楚。

    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萧铮,萧铮……一声接着一声。

    这是……魏牧之的声音?

    萧铮吃力地睁开了眼睛,刺目的光芒,让他很不适地眯起了眼睛。

    动了一下,感觉到手上麻麻的,使不上力气。

    没等萧铮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就有一道声音先传了过来:“萧美人儿你……你醒了?”

    搜秒记:{\(m.wanben.me)\}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