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剩下的,我处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陆琰冷笑不止,“犯罪?我太太只是来d国谈生意的,会犯什么罪?很好,如果今天我见不到她人,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作为一个生意人,陆琰虽然平时看着冷冰冰的,但却从未像此刻这般,浑身上下都是渗人的杀意。

    似乎只要高层说一个不字,就让他下一秒连自己姓什么都给忘了。

    眼瞅着气氛剑拔弩张,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方。

    魏牧之几步上前,按住了陆琰的肩膀,“三哥,你先冷静一下。”

    说着,魏牧之看了高层一眼,将陆琰强行拉到一边。

    “三哥,总局的人,是直接听人上层的命令,这次不是总局不让我们见三嫂,而是d国上层的意思,如果三哥你硬闯进去,局势只会对三嫂更加不利。”

    陆琰当然知道这层关系,只是因为出事的是时初夏,他这才一时之间无法冷静下来。

    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陆琰的眸子里已冷静了不少,“那就从事情的源头开始查,警方这边的关系,你容易打通,最快需要多久?”

    魏牧之看了下时间,回道:“今天十点之前,我先把所有的事情搞清楚,才好下手,不过,这毕竟是在d国,三嫂在里头,怕不会好过。”

    警局里审问犯人是用什么方式,魏牧之再熟悉不过了。

    而时初夏一个女人,才被注射药物没多久,又要被关押审问,无法接触外界,情况定然好不到哪里去。

    陆琰周身上下尽是肃杀之气,捏紧了拳头,半晌,才道:“案子你来查,剩下的,我处理。”

    虽然陆门财大气粗,在z国的影响力不小,但放到d国,影响到d国上层的命令,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所以,在把案子交给了魏牧之以后,陆琰转手给一个人打了电话。

    ——

    b市,宋家。

    宋庭桓难得有空闲,可以在家里和柳媛一起吃饭。

    正说着话,助理走了过来,“先生,是陆先生的电话,说是有要事找您。”

    宋庭桓起身接电话,而一听电话是陆琰打过来的,柳媛也凑过去听。

    电话里,陆琰直接开门见山:“宋庭桓,夏夏出事了,我需要你的帮忙。”

    一听时初夏出事了,宋庭桓的面色也沉了下来,“小夏出什么事了?”

    如果不是大事,陆琰也不可能大电话过来,让他帮忙。

    毕竟,陆门的权势地位摆在那儿,放眼整个z国,也没几个人敢惹陆门。

    而现在,陆琰直接打电话让他帮忙,这说明这件事的难度已经超过了陆门的水准。

    因为是在电话里,所以陆琰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

    不过光是听着,就足够让宋庭桓皱眉。

    关于d国前一段时间来,闹得很大的cx药物一事,他也有所耳闻。

    因为出了好几百条人命,不得不让d国上层重视。

    为此,还特意颁布了严格的条令,明确表示,要是有人敢沾染,判刑至少都得要五年以上。

    当然,宋庭桓相信,时初夏肯定是不会碰那种东西的。

    但现在糟糕的是,d国上层扣着时初夏,甚至不让人探监。

    哪怕陆门的权势再大,也还没有把手伸到d国这么远,所以,陆琰只能另寻他法。

    大致了解了事情之后,宋庭桓在第一时间赶往d国。

    而他和陆琰之间的谈话,当然是被柳媛给听过去了,得知时初夏出了事儿,柳媛哪儿还能坐得住。

    坚持要跟着宋庭桓一块儿过去,坐私人飞机,在两个小时之后,抵达d国。

    而这两个小时,已经足够魏牧之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弄清楚。

    并且,通过一些手段和关系,魏牧之也拿到了总局内部,关于这件事的全部资料。

    在宋庭桓到的时候,魏牧之刚好在和陆琰分析案情。

    “三哥,目前最严峻的是,三嫂当时是在洗手间出事的,而洗手间的监控恰好在昨天坏了,而且警方也没有在周围查到任何的痕迹,被扔在垃圾桶里的针管,也只有三嫂一个人的指纹。”

    总而言之,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时初夏非常不利。

    现在物证都指向了时初夏,要是找不到幕后黑手,或者找不到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时初夏是无辜的,总局这边也一定不会松口。

    “只要是个人,就绝对会留下痕迹,必须要去事发地查看。”

    魏牧之皱眉,“现在这个餐厅已经被封起来了,这件事情发生在d国,即便是我也不能以警察的身份参加。”

    陆琰冷笑了声,“正面进不去,就从侧面突破,晚上十二点行动。”

    这话的意思是,要偷偷地潜入案发地。

    魏牧之立马就明白了陆琰的意思,点了下头道:“好,我去准备一下。”

    等魏牧之离开了,宋庭桓才开了口:“你之前说,小夏是在你回国处理事情的转天,就出事了?”

    陆琰应了声,宋庭桓跟着道:“你一走,小夏就出事了,这两者之间,必然有联系。”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蓄谋已久?今天,夏夏本该在温氏集团谈项目,却被温若晴约到了那家音乐餐厅,如果是蓄谋,那么温若晴也一定脱不了干系。”

    对于这个猜测,宋庭桓也不否认,“温若晴虽然脱不掉干系,但应该不是她下的手,这种引火烧身的行为,只要是有脑子的人,就不会做,但这幕后黑手,和温若晴应该是认识的,或者说,是很熟。”

    否则,怎么会连温若晴忽然改变行程,定在音乐餐厅谈项目的事情都能知道呢?

    这个人不仅和温若晴认识,而且还深得温若晴的信赖。

    “虽然目前案件还不明朗,但警局这种地方,不是人能呆的,必须要在尽快将小夏保释出来。”

    哪怕暂时无法洗刷清白,至少也得先出来。

    哪怕见不到时初夏,陆琰也能知道,此时此刻,时初夏在里面一定过得非常不好。

    只要一想到这点,陆琰好不容易压制下来的心,再次烦躁了起来。

    “陆门的根在z国,对d国不好下手,要将夏夏保释出来,势必需要温氏的人从中斡旋。”

    而这,也正是陆琰请宋庭桓过来的原因之一。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