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是有人故意要害我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初夏活动了下手腕,再这么一看,发现手腕处都红了。

    还有一处地方,都有淤青,这应该是之前那个警察扣她的手所造成的。

    自从和陆琰在一起之后,时初夏已经很久没有被人以这种态度对待过了。

    而现在,她被关在这种阴森森的地方,与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不过她忽然之间被抓进来,陆琰也应该知道了吧?

    目前这种情况,她连个电话也不能打,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过她能断定的是,陆琰知道她出事,一定非常担心,现在也肯定在想办法救她出来。

    冷静下来之后,时初夏又在想,这次的事情,究竟是谁在害她。

    今天,是温若晴约她出来吃饭,她去了趟洗手间,结果就出事了。

    难道是温若晴对她下的手?

    转而,时初夏又觉得这个猜测不大可能。

    温若晴约她出来谈项目的事儿,她身边的人都知道,如果温若晴对她下手,那么怀疑的第一个对象就是温若晴。

    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做这种引火烧身的事情。

    可如果不是温若晴,那又是谁,这么费尽心机,刚好找准了这个机会,往她的体内注射了违禁药物呢?

    时初夏仔细这么一想,脑袋又开始阵阵发晕。

    大概是体内的药性还没有过,所以她现在还是不太舒服。

    时初夏爬上了床,想着先在床上休息一会儿。

    睡得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一道光芒照了过来,紧随着,就有人在拉她。

    “时初夏,起来。”

    被忽然之间吵醒,时初夏很不舒服,但还是挣扎着起来。

    在她才坐起来的时候,对方就用手铐把她的双手给拷上了。

    再次来到审讯室,时初夏已经不陌生了,也没有了第一次过来的忐忑。

    “你们是不是查到给我注射药物的那个人了?”

    警察皱了下眉道:“我们已经把你出事的那间洗手间前后检查了一遍,洗手间内没有监控,但我们也从外面的监控调查,没有发现有男人从洗手间出来,同时,窗外也没有任何人的脚印,当时,洗手间里除了你之外,没有第二个人。”

    “这不可能,虽然我没有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但我能很确定,是有一个人捂住了我的嘴巴,给我注射了药物,我……”

    没等时初夏说完,警方就拿出了一份物证。

    “这是在垃圾桶里翻出来的针管,上头还残留有cx药物成分,而这根针管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

    听到这儿,时初夏的心里哗啦一下,凉了半截。

    洗手间没有监控,外面的监控没有拍到任何可疑人,而更糟糕的是,针管里竟然只发现了她一个人的指纹。

    这件事,不管怎么看,对方都是有备而来,摆明了针对她,想要拉她下水!

    “我想你们在调查的时候,也很清楚我的身份,我是代表j.k集团来d国和温氏集团谈判的,我就是个生意人,为什么要碰你们d国的违禁物品,这明显是有人在故意陷害我呀!”

    哪知,警方却接道:“这种药物,在白领之间流传最广,高层白领压力大,注射这种药物,可以得到暂时的愉悦,所以我们不排除你是为了缓解压力,而通过非法手段,得到了这种药。”

    听到这个,时初夏简直是被气笑了。

    “老实交代,药物你是从哪儿得到的,和你交接的人是谁,你一定有同伙,交代你的同伙是谁,可以给你减刑。”

    台灯刺目的光芒打过来,让时初夏非常地不舒服。

    她抬起被手铐拷着的双手,想要挡住灯光,非常明确地道:“我是无辜的,是有人故意要害我。”

    接下来,不管对方问什么,时初夏都只咬定,自己是无辜的,什么都不知道。

    但警方并不打算就此终究,而是反复地质问。

    在这种高压强势的质问之下,就算是个正常人,也会扛不住。

    更何况,时初夏体内的药性还没有彻底过。

    一番审问下来,她的精神状态渐渐不好,问到后面,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脸色煞白,嘴唇也是没有任何的血色。

    在警方又要问话的时候,时初夏忽然抱住了自己的头,“我好难受,我想吐,难受……”

    看时初夏这副样子,像是随时会倒下。

    警方也怕会出什么问题,所以就没再问下去,而是让人带她去洗手间。

    一到洗手间,时初夏就抱着水槽吐了起来。

    可吐了半天,也没出什么东西来。

    反而还越吐越恶心,感觉整个身子被掏空了一样。

    眼前也是一阵一阵地发晕,时初夏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

    以这种状况,她怕到时候再审问下去,会被那些人给故意弄出什么罪状来。

    拿冷水冲洗了一下脸,让冰冷的水,刺激自己的神经,可以让自己冷静冷静。

    因为时初夏的身体状况不佳,加上刚才已经审问了很久,所以警方没有再带她去审讯室。

    虽然没有再被审问,但时初夏的神经还是无法松下来。

    有人来送饭,就两道菜,加一勺饭,这饭菜一看就让人没有任何的食欲。

    时初夏的确是没有食欲,但她必须强迫自己吃一点,否则她一定撑不到陆琰来救她。

    ——

    d国。

    魏牧之在接到时初夏出事的消息之后,就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而陆琰比魏牧之更早到,他是在时初夏出事的第一时间,就坐了私人飞机过来的。

    魏牧之到总局的时候,陆琰还在和总局的高层对峙。

    “不管你们如何调查,又查出了什么,今天,我必须要见到我太太!”

    陆琰的脸色非常不好看,或者准确地说,如果可以,他都能把这总局给炸了。

    对方可是陆门的掌舵人,虽然陆门是m市的豪门贵族,但在d国,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高层的人不能太过于得罪,但又无法让步,“陆先生,不是我们不通情,而是陆太太犯的罪,涉及到了上层,上头非常重视,还派了督导,在案件查清楚之前,陆太太不能和任何人有接触。”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