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他极度缺乏安全感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刚才溺水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喊救命?”

    一开始被海浪冲倒的时候,陆星辰是完全有机会喊救命的。

    但他没有,而是等到时晋白发现不对劲,冲过去救人,要不是时晋白抓着他喊救命,陆星辰怕是就要淹死了。

    陆星辰微微垂下眼睑,忽然,他抓住了陆琰的手腕,“爹地,我想起来了。”

    一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饶是聪明如陆琰,也不明白,“想起了什么?”

    “当时在游泳馆,我不是自己掉下去的,是有人在后面推了我一下,我想喊救命,可是当时我感觉到水底下有人在拉我的脚,我……我害怕……”

    从陆星辰的嘴里能听到害怕这两个字,足以见得,当年的溺水,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时初夏真是心疼极了,过去将陆星辰抱在了怀里。

    动作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背,安抚他此刻忐忑的情绪。

    “星辰不怕,妈咪和爹地都会陪着你,没有人可以再伤害到你。”

    陆星辰将小脑袋深深地埋入时初夏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攒着她的衣角,足以见得他极度缺乏安全感。

    而陆琰则是站在一旁,面色沉如水。

    当年,陆星辰在游泳池溺水,因为受了极大的惊吓,在事后,不管陆琰怎么问,陆星辰都想不起来,当时他究竟是怎么溺水的。

    因为一提起当时溺水的事,陆星辰都会很不舒服,所以陆琰也不忍心再问下去。

    而今天,陆星辰一开口,却是让陆琰的心跟着沉了下来。

    如果正如陆星辰所说的,当年他并非是因为一时脚滑,摔到了游泳池里,而是有人在后面推了他一把的话……

    当年,是有人存了心思,想要害死陆星辰!

    因为发生了意外,也没有心情再玩儿下去,所以在等陆星辰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之后,陆琰就带着他们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陆星辰窝在时初夏的怀里睡着了。

    只是一张小脸,依然还是发白,看得时初夏心疼不已。

    时晋白不敢说话,直勾勾地盯着时初夏怀里的陆星辰。

    而公主也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不断地把狗头凑过去,去蹭时晋白的脸颊。

    时晋白不止一次地把公主的脑袋拨到一边,让它不要打扰自己。

    最后,实在拨得不耐烦了,就干脆一把将公主抱住,按住它的脑袋,不让它再乱动。

    到了家之后,时初夏先抱着陆星辰去了房间。

    陆星辰在被窝里缩成一团,时晋白则是趴在床边,想去碰,又不敢碰。

    时初夏叹了口气,摸摸他的小脑袋,“大白,这和你没关系,星辰只是被吓着了,等睡醒了,就没事了。”

    “弟弟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今天都是我不好,是我让弟弟想起了不愉快的事情。”

    时初夏蹲下来,和时晋白保持平视,“大白,每个人心里都有不愉快,很害怕的事情,如果一直憋在心里,反而会因为一直无法纾解而更加害怕,今天星辰虽然被吓着了,但他敢于直视曾经不敢直视的东西,很多时候,事情都有正反两面,知道吗?”

    眨了眨大眸,时晋白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教育孩子是一个漫长而潜移默化的过程。

    虽然两只小奶包比同龄的孩子要乖巧聪明,但他们的年龄比较还小,人世间的很多道理,终究还是不懂。

    安顿好了之后,时初夏轻手轻脚地从房间里出来。

    到书房门口的时候,陆琰正坐在电脑前,看着什么东西。

    时初夏走过去,发现他看的是一段视频。

    准确地说,应该是一段监控录像。

    “这是什么?”

    陆琰伸手,握住了时初夏的手,才回道:“是两年前,星辰在游泳馆出事的监控录像,只是当时游泳馆的监控坏了,所有的监控只能查到,星辰走进了游泳馆里,但在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当年,陆星辰差点儿被淹死,陆琰大怒,下令彻查。

    但查来查去,最后得出的调查结果只是陆星辰自己不小心失足掉到了水里。

    只是陆琰一直都不相信,虽然当时陆星辰才只有三岁,但他一向谨慎小心。

    再者,当时陆星辰根本不会游泳,他一个人去游泳馆,怎么会轻易下水?

    “之前星辰说,他不是自己掉下去的,而是有人在后面推了他一下,是有人要害他,你们当时去的是哪家游泳馆?”

    陆琰微敛眸,回道:“当时是三伯的寿宴,我带星辰出席,游泳馆是三伯家的,只是当时说是在清洗,已经关了有一个多星期了。”

    陆门的亲戚也不是很多,除了陆琰本家之外,陆琰的上头拢共就两个伯伯。

    当时,陆琰带着陆星辰去参加寿宴,陆琰亲自出席,这三伯家的人自然是都围着他转。

    而陆星辰一贯讨厌热闹,所以就一个人出去转转。

    谁也不知道陆星辰怎么就转到了游泳馆,等陆琰知道陆星辰出事,赶过去的时候,陆星辰刚好被人从水里救了上来。

    只是陆星辰当时年纪小,被吓坏了,醒来之后,把落水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因为查来查去,查不出什么东西来,所以陆琰也就没有再继续追究。

    “都过去了,不管当年的真相是什么样的,只要星辰现在平安无事就好。”

    毕竟是两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追查起来,也查不出什么东西。

    陆琰笑了声,“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但星辰一直走不出阴影,今天能想起来,说明他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说起来,这也是你这个做爹的不好,说什么男孩子要放养,你看,放着放着就出事了吧,我让你看着他们,结果转眼就出事了,你说说看你,真是气得我脑瓜儿疼。”

    幸亏陆星辰只是呛了几口水,受了惊吓,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要不然,时初夏哪儿能和他这么平静地说话。

    陆琰叹了口气,“是,陆太太教训地对,我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脑瓜儿疼吗?来,让我看看。”

    看着看着,男人的手就不安分了起来。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