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只要你愿意相信我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陆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都调整好了?”

    “哥你放心,我不会把个人的情绪带到工作里。”

    从陆明非的眼睛里,看不到太大的悲伤,但第一眼,陆琰总觉得陆明非哪里变了。

    成熟了?稳重了?

    好像不止如此,一时之间,陆琰还真说不出来这种感觉。

    “这些都是温氏的资料,你拿去看吧,具体的谈判时间,你自行来定。”

    ——

    景秀别墅。

    萧铮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

    而身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萧铮环顾了一圈,发现魏牧之没有在房间里。

    拿起手机一看,发现竟然已经快十点了。

    他记得,好像是下午四点左右把魏牧之带回来的,结果陪着魏牧之这么一睡,竟然睡了这么久。

    也是,这几天他心情很糟糕,睡得并不踏实。

    而今天,是他这几天以来,睡得最安心的一次。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一股香味。

    快走到楼下,魏牧之就从厨房走了出来,“萧美人儿你醒了?马上就可以吃饭了,你先去客厅坐一会儿吧?”

    “现在都几点了,你还做饭?”

    魏牧之摸了摸鼻尖,笑眯眯地回道:“今天关顾着喝酒,睡醒的时候,都错过晚饭时间了,就当是晚饭和夜宵一起吃了吧。”

    很快,热腾腾的面条就出国了。

    “尝尝看够不够咸。”

    萧铮吃了一口,这一口下去,他就想吐了。

    因为,这面实在是不好吃。

    煮得太软了,而且,汤也不够入味,总而言之,是他吃过最不好吃的面。

    “怎么样?我很少煮面,一般随便煮个方便面凑合,是不是不太好吃啊?”

    说着,魏牧之拿起筷子就要去夹。

    萧铮迅速握住他的手,“你不是做给我吃的?”

    “我就吃一口,没什么关系吧?”

    哪知,萧铮很不客气地说道:“不行。”

    魏牧之吧唧了下嘴,“好吧,反正锅里还有,我再去盛一碗。”

    没等魏牧之起来,萧铮就先他一步,站了起来,说道:“礼尚往来,你的那份,我煮给你吃。”

    “可是面被我煮完了啊。”

    萧铮并不在意,往厨房走去,“有米和鸡蛋吗?”

    “当然有,你要这些干什么?”

    在魏牧之从冰箱里把鸡蛋拿出来,萧铮接过去的时候,回道:“蛋炒饭。”

    冰箱里真没什么可以拿来煮的,但萧铮偏生有本事,把简单的两个鸡蛋,配上米饭,出锅之前,再撒上些许葱花。

    一道简易版的蛋炒饭就出锅了。

    虽然及其简易,但米饭晶莹剔透,黄中泛着微光,搭配葱花,视觉上就让人看得垂涎三尺。

    “真香!”

    萧铮解开围裙,洗了手,说道:“吃饭吧。”

    虽然做蛋炒饭的时间并不久,但等他们端着蛋炒饭出去的时候,桌上的面已经干了一半。

    “我把我的蛋炒饭分给你,咱们一块儿吃。”

    不等魏牧之去拿碗,萧铮把他拉了回来,“不用,我喜欢吃干一点的面,坐下来吃饭。”

    魏牧之很快就把蛋炒饭给吃完了,而萧铮竟然也吃了半碗的面。

    萧铮原本想去洗碗,魏牧之抢先一步,“碗我来洗就好了,萧美人儿你去客厅看会儿电视吧。”

    因为当时煮面的时候,魏牧之是按着两人份煮的。

    萧铮吃了一份,剩下的一份还在锅里。

    魏牧之夹了一些,尝了一下,结果下一秒就难吃地马上吐了出来。

    虽然泡久了的面会失去原来的味道,但想必,刚出锅的时候,也没有好吃到哪里去。

    想起刚才,他想尝面,被萧铮制止,后来还亲自下厨又给他做了一碗蛋炒饭。

    萧铮这是不想打击他下厨做面的信心。

    看着这一锅的面,魏牧之倏然就笑了。

    “饭后一杯果汁,很养身的。”

    萧铮抬头看去,就见魏牧之拿着果汁,站在了他的身边。

    正要伸手去拿,魏牧之就跟着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面又咸又软,没有任何的嚼劲,你还吃了半碗,胃不会难受吗?”

    萧铮愣了一下,从他手里把杯子接过去,“还好吧,我不觉得太难吃。”

    魏牧之笑了,笑着笑着,忽然说了一句:“对不起。”

    萧铮有些没明白,“你忽然和我道什么歉?”

    “那天,你妹妹……”

    没等魏牧之说完,萧铮叹了口气:“是我该向你道歉才对,婷婷从小被我宠坏了。”

    魏牧之呆了呆,有些不可置信:“你……你不怀疑我?”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当然清楚,那天我并不是有意和你说那些话,只是顾及婷婷的颜面,还请你不要在意……”

    话没说完,魏牧之张开双臂,一把将他揉进了怀里。

    “萧铮,别人怎么看我,我无所谓,只要你愿意相信我,哪怕全世界都不信我,我也无所畏惧。”

    别看魏牧之平时看着潇潇洒洒,但实则,他是一个很敏感,也很脆弱的人。

    他只是习惯性地,把所有的苦和泪,都打碎了,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哪怕受了再多的苦,再大的委屈,也会装得跟个没事人一样。

    依照萧铮的条件,他有太多更好的选择。

    但这世上,却只有一个魏牧之。

    这个人,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高兴地像个孩子,也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夙夜买醉。

    萧铮忽然之间明白,他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魏牧之破例。

    抱了一会儿,魏牧之忽然想起件事,“你这两天不接电话,也不回信息,不在家也没去酒吧网咖,到底是去哪儿了?”

    “前天,是我爸妈的忌日。”

    魏牧之愣了两秒,“咱爸妈的忌日,你怎么不叫上我?”

    “那是……”

    萧铮忽然意识到不对劲,“谁……谁是你爸妈,你平时都是这么随便认亲的吗?”

    魏牧之笑眯眯地回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爸妈,当然也就是我的爸妈了。”

    萧铮抽了抽嘴角,一脚踹过去,“滚蛋。”

    干咳了两声,魏牧之恢复正经,“之前听小刘说,伯父伯母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嗯,那个时候我十三岁,婷婷刚满三岁。”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