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不接我电话,也不肯见我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提到这个,魏牧之就是一顿心塞。

    “他不接我电话,也不肯见我,更不愿意听我解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别看魏牧之总是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

    但实则,在感情方面,他也不过是张白纸。

    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却不想被对方的妹妹给坑了。

    那天的场面,即便是他看了都会误会,又何况是萧铮。

    萧铮误会他,不肯听他解释,他也明白,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才能跟萧铮解释清楚。

    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去萧家堵人,结果蹲了一个晚上,连个鬼影也没见着。

    后来魏牧之等得实在是没办法了,就直接翻窗进去。

    进去之后才知道,萧铮没有在家。

    之后,魏牧之又去网咖、酒吧等地寻找,依然没有找到萧铮的人影。

    最后,魏牧之得出一个结论,萧铮生他的气,躲起来不肯见他。

    魏牧之想起,之前他曾和萧铮说过,如果有一天,萧铮想要分手,不要当着他的面说。

    而现在,萧铮避着他,难道说……

    魏牧之一把抓住时初夏的手臂,“三嫂,他是不是要和我分手?”

    时初夏叹气,在坐下来的时候,看向陆明非他们,“明非,你们能稍微回避一下吗?”

    陆明非点了下头,示意小刘清人。

    等不相干的人都避开了之后,时初夏才问道:“你和萧铮是出什么问题了?”

    “我……我被萧婷给坑了,萧婷衣衫不整地出现在我的衣柜里,三嫂你也知道,萧铮有多在意这个妹妹,那天他带着萧婷离开后,就再也没理过我了。”

    具体的事情,魏牧之也不好和时初夏讲。

    魏牧之在处理案子的时候,如鱼得水,但在处理感情矛盾,却像是个孩子,手足无措。

    “只要萧铮的手机带在身上,你不是可以定位他的具体位置吗?在这里干喝闷酒,也解决不了问题,要不你先定位他的位置,再去和他慢慢谈?”

    魏牧之耷拉着脑袋,一副十分受挫的样子,“我……我怕我去找他,他会更生气。”

    其实,魏牧之是怕萧铮因为生气之下,和他说分手。

    他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感情上的问题。

    那天看萧铮气得不轻,魏牧之就慌得手足无措了,甚至连见萧铮的勇气都没有。

    时初夏笑得有些无奈,拍拍他的肩膀,“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和对方吵架了,都希望对方能去哄他,虽然萧铮看着冷冰冰的样子,但我想他也不会例外的,只要你好好跟他讲,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魏牧之张了张嘴,末了还是摇摇头。

    “嫂嫂,魏哥没事吧?”

    陆明非走过来,就看到魏牧之正在喝酒,正想去拦,却被时初夏给拦了住。

    “没事,你让他喝,就当是释放释放吧。”

    在魏牧之借酒消愁的时候,时初夏把小刘拉到了一边,“你们萧爷这几天都没来过吗?”

    小刘虽然不知道时初夏为什么忽然提到萧铮,但还是如实回道:“这两天萧爷没来过,不过两天前,萧爷曾经打电话,说是有事离开几天,让我们注意着点儿。”

    “可以把他的电话给我吗?”

    小刘立马就报了一串电话号码。

    时初夏拨过去,连着打了两个,就在时初夏因为对方不会接,忽然,电话就通了。

    传来男人冷淡的嗓音:“哪位?”

    时初夏生怕萧铮会挂断电话,赶忙把魏牧之这边的情况和他说了一下。

    电话里的声音静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陆太太,麻烦你看着他,我大概十分钟左右到。”

    时初夏还以为萧铮不会做回应,他既然肯过来,说明情况还没有魏牧之想的那么糟。

    等萧铮走进酒吧的时候,魏牧之已经醉得稀巴烂了。

    时初夏看到他,立马招手,“这边这边。”

    萧铮大步走过去,小刘看到萧铮终于回来了,感动地眼泪汪汪,“萧爷,魏处好像是失恋了,喝了好多酒,拦都拦不住。”

    时初夏跟着搭腔:“他这两天过得不太好,精神特别萎靡,再这么喝下去,人得喝废了。”

    “麻烦你们了。”

    说着,萧铮一手抓住魏牧之的手臂,而后,直接就扛着他,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看得目瞪口呆的小刘:“……”

    萧铮是直接把魏牧之给扔进了副驾驶座。

    而后,他绕到了驾驶座,想了想,还是决定送魏牧之去景秀别墅区。

    一路上,魏牧之倒是挺乖巧的,不吵也不闹。

    萧铮带着他进了别墅,先把他放在沙发上。

    转身去厨房烧水,到了厨房之后,一眼瞧见,水槽里乱糟糟的一片。

    垃圾桶里,还有好几桶吃完了的方便面。

    萧铮的眉头狠狠地蹙在了一起。

    烧好了水,拿着茶杯过去的时候,发现沙发上没人。

    “魏牧之?”

    叫了两声,转而,听到洗手间传出了水声。

    萧铮推门一看,就瞧见魏牧之正跪坐在地上,抱着马桶吐得正欢。

    一看这样子,就知道喝了不少酒。

    萧铮无奈地叹了口气,从架子上把毛巾拿下来,打湿拧干。

    而后蹲了下来,按住魏牧之的肩膀,“吐完了没?”

    魏牧之没动静,干呕了一会儿,好像是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完了,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萧铮就强迫他转过来,动作不是很温柔地给他擦嘴。

    “喝那么多,难受吧?”

    魏牧之耷拉着眼皮,任由魏牧之给他擦嘴,嗓音低哑:“难受。”

    “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就该难受死你。”

    擦完了嘴,萧铮又给他了把脸。

    在洗脸的过程中,魏牧之的眼睛睁得很大,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盯着我看做什么,酒醒了?”

    魏牧之忽然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萧铮。”

    “嗯,怎么了?”

    “萧铮。”

    “我就在这儿,你想说什么?”

    “萧铮,萧铮,萧铮……”

    萧铮头大,“魏牧之你有完没完……”

    话没说完,就被魏牧之忽然伸手,来了个熊抱。

    力道很大,差点儿没让萧铮向后仰过去,“魏牧之你发什么疯,掐死我了,快松开!”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