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对不起,都是妈咪不好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在嫁给孩子他爸的时候,我也以为,我能和他白头偕老,但在小柔三岁的时候,他就意外去世了,也是车祸,而且还是酒驾。”

    一句话,让时初夏瞬间忘了哭。

    呆呆地看着柳媛,但柳媛的目光尽是温柔的色彩,“他刚抛下我的时候,我也觉得活不下去了,可想着,我还有三个孩子,这么多年,也过来了。”

    说着,柳媛侧首,朝此刻,噘着屁股,趴在门口偷看的两只小奶包招手。

    两只小奶包得令立马跑过去。

    柳媛一手牵过一把,然后把他们的小手放在时初夏的手心。

    “昨天,是两个小宝贝儿打电话给我,说你这几天很不开心,他们很担心你。”

    时晋白用力地点点头,“小夏夏,虽然我们也很想念小岚岚,可我们更不想你过得那么不开心,你已经好几天没有抱抱我和弟弟了。”

    陆星辰目光炯炯地看着她,“妈咪你好几天没给我们讲过故事了。”

    时初夏心口软成了一团,张开双臂,把两只小奶包搂入了怀中。

    “对不起,都是妈咪不好,是妈咪只顾着自己,忘记了两个小宝贝儿,都是妈咪的错。”

    时晋白飞快地朝陆星辰眨了下眼睛,然后两个人同时点起脚尖。

    一人一边,吧唧一声,就在时初夏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妈咪没有错,妈咪做什么都是对的。”

    “嗯嗯,小夏夏最威武雄壮!”

    这么多天来,时初夏还是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并不是勉强的笑容,而是真心地笑了。

    柳媛抬手,佣人很快就端了一碗鸡汤过来。

    舀了一勺,柳媛吹了几下,确定不烫了,才递到时初夏的嘴边,“来,把鸡汤喝了,才有精神,瘦了这么多,我看着都心疼。”

    时初夏的面上微囧,“伯母,我自己吃就可以了。”

    柳媛故作生气地问道:“是嫌我年纪大了,不想我喂?”

    “没有没有。”

    时初夏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嘴喝了下去。

    柳媛笑了,就这么一勺接着一勺,愣是哄得时初夏把一整碗鸡汤都给喝完了。

    而这个过程,陆琰就站在门口,只是他并没有进去。

    这些天来,时初夏几乎都没吃过东西,很多时候,都是他强迫着她吃了几口。

    而今天,柳媛一过来,才说了没一会儿的话,就把时初夏给哄得格外乖巧。

    “n国的那场车祸,查清楚了吗,真的是一场意外?”

    宋庭桓温和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陆琰侧身,眸光微沉,“大卡车超载,加上卡车司机连夜疲劳驾驶,错把红灯看成绿灯,发现的时候把油门当成刹车,造成了最终的事故。”

    这是n国警方在调查了两天之后,做出的最终解释。

    对于这场事故,陆琰当然有所怀疑,但查来查去,也查不出什么端倪来。

    “毕竟事故才发生不久,小夏一时走不出来,也是正常,等葬礼结束之后,回归工作,忙起来了,想的也就不多了。”

    陆琰淡淡应了声:“不管怎么样,还要多谢你和宋伯母,特意来看望夏夏。”

    宋庭桓笑了笑,“老太太最近一直念叨着小夏,知道小夏出了点儿情况,催着要跟我一块儿过来,我也很久没见老太太对一个人这么上心了。”

    自从宋父去世之后,柳媛的性子变了不少,平日里也很少会出门,一心礼佛。

    但见到时初夏之后,宋庭桓倒是发现,柳媛的性子也跟着明朗了不少。

    ——

    米岚的遗体是安葬在陆门的祖坟。

    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就下了小雨,等正式出殡,雨倒是小了一些。

    陆明非怀抱着米岚的骨灰,从车上下来之后,一路走到了坟地。

    一把把黑色的雨伞,立在墓碑前,四周一派寂静。

    在骨灰盒安放下去之后,两旁的人要往上盖土。

    陆明非忽然开口:“等等。”

    说着,陆明非把半个身子探过去,而后,拿下了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慢慢地放在骨灰盒上,紧随着,亲了一下骨灰盒。

    做完了这些之后,陆明非才退开。

    亲眼看着,黄土一点一点地把骨灰盒给盖住。

    所有的仪式结束之后,跟来的人,有不少都走了,只剩下最亲近的几个人。

    陆明非坐在墓碑前,扯过自己的袖子,很轻柔地擦拭着墓碑上,被雨水打湿的照片。

    在墓碑上贴着的照片,是在n国,在他向她求婚那天,亲手给她拍的。

    只是他死也没有想到,这竟然会是此生,他为她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陆琰拿着一把伞,盖过他的头顶。

    “明非,雨大了,走吧。”

    陆明非没有抬头,只是很轻地说道:“哥,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再陪一会儿岚岚。”

    看他这个样子,陆琰也不好说什么。

    拍了下他的肩膀,把伞放在一边,“天黑之前,记得回家。”

    没多久,原本聚了不少人的墓碑前,已经全走完,只剩下了陆明非一个人。

    不管陆明非怎么擦,没多久,照片都会被雨水重新打湿。

    擦到后面,陆明非就没有再擦了。

    “岚岚,你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害怕,你想不想我去陪你?”

    回答他的,只有悉悉率率的雨水声。

    忽然,头顶没有雨飘下来了。

    一双皮靴,停在了他的旁边。

    陆明非侧目看去,在看到来人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过来做什么?”

    来人慢慢地蹲下来,“明非,我是你的亲舅舅,是你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亲人。”

    闻言,陆明非却是冷笑了声,“如果你是想要从我身上捞钱,我可以把我名下所有的资产都给你,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方凯叹了口气,“明非,在你眼里,舅舅就只是个见财忘义的人?”

    陆明非只是平静地回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没兴趣评价,如果你不是来要钱的,现在就请离开。”

    “n国发生的重大事故现场报道,我也看了,当时,米岚坐的车,都被压扁了,但最后死的却是司机和米岚,时初夏却只是受了轻微的脑震荡,你难道都不觉得奇怪吗?”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